第245章 妮雅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巨龙的美物餐厅运转正常,凯尔顿每天从早忙到晚,累并快乐着。最让凯尔顿高兴的是,巨龙的美物餐厅外增加了一块黄铜美杜莎信物,解决了许许多多潜在的麻烦。

正如苏业所料,在新式餐具获得惊人的声誉和利润后,贵族们宛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扑向超新星商会。

但等待他们的是两座庞然巨物。

一座叫柏拉图学院,一座叫潘狄翁家族。

所有鲨鱼偃旗息鼓。

在距离第一次位面开启的十五天后,苏业再一次进入巨人丘陵,进行远超平常的冥想和成长,再一次收获大量的魔法药材。

柏拉图学院准时开学,苏业再次进入疯狂学习状态。

最大的好消息是,新学期课程不变。不好的消息是,三年级的课程会继续增加。

经历了两次试炼,每个人都有明显的变化。

同桌七人的关系密切了很多,罗隆开始经常与同桌说话。

帕洛丝是个例外。

在其他同桌五人看来,之前帕洛丝的表现就跟做梦一样,现在梦醒了,帕洛丝又恢复为那个冰冷的沉默少女。

但是,苏业有事没事就发魔法信跟沉默少女讨论学习。

虽然每次沉默少女都气得恨不得咬苏业几口。

两个人的苏洛商行也在慢慢筹备。

三个学校的奖励和魔法协会的两枚魔源徽章正在路上。

《扎克雷》的排练非常顺利,教务长拉伦斯会出席那场戏剧表演并提供一切魔法道具,雅典政务司的主官看在埃斯库罗斯和金雄鹰的面子,允许戏剧在市政广场上演。

一切都按照苏业所期待的那样发展,井然有序。

直到离城邦赛会还有两天。

夜幕降临,像往常一样,罗隆左手持剑,右手握矛,离开柏拉图学院,向家里走去。

临近门口,老管家特纳快步迎上来,露出谦逊的笑容,道:“少爷,老爷请您去大厅。”

罗隆看着这个从小跟着爷爷的仆从,心脏没来由地重重一跳。

自己出生前,老特纳就是这个家族的管家,那时候的老特纳只有少数头发是白的,而现在,满头银发。

老特纳在家族的地位很高,罗隆偶尔会以特纳爷爷相称。

罗隆清晰地记得,上一次老特纳刻意在门外等待自己,是为了转学到柏拉图学院。

“我知道了,特纳爷爷。”罗隆礼貌地说了一句,减慢脚步,迈向大厅。

老特纳微微低着头,神色谦逊。

待罗隆走远,他望着这个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利奥博先生。”手持剑与枪的罗隆走进大厅,单膝着地半跪,抬头看向座位上的爷爷。

利奥博身后缺了半边的椅背格外醒目。

利奥博少见地直视罗隆。

“苏业答应与你一起参加城邦赛会?”利奥博问。

“答应了,甚至押了一万金雄鹰。”罗隆回答。

“不错。只要拿到冠军,我们罗隆家族的名字,必将重新回荡在雅典所有贵族的耳畔。而你,将成为市政广场青铜雕像群的一员。”

“我一定努力。”罗隆情绪高昂。

“听说你有个同桌叫雷克?”利奥博似是漫不经心地发问。

罗隆心脏又重重一跳,道:“是我的一个同桌,令人讨厌的平民,处处跟我做对,也是跟我关系最差的同桌。”

“从小,你就不会选择朋友。”利奥博似是随口道。

罗隆突然死死咬着牙,用力握着枪与剑,几乎要把矛柄握碎。

他的眼前,浮现那个小小的面孔。

那个经常在梦里出现的孩子的面孔。

“雷克在调查你。”利奥博道。

“什么?”罗隆猛地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心里很清楚,雷克虽然嫉恶如仇,虽然不喜欢贵族,但绝对是一个品行良好、善良真诚的同学,之前为了苏业放弃试炼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已经知道是我派老特纳找你们的战技老师帮忙,在合理的范围内尽可能给你高分。”利奥博脸上的皱纹像是木头雕刻出来一样,无比坚硬。

“你说什么!”

罗隆猛地站起,热血冲脑,眼冒金星。

“他知道了你的事情。”利奥博的语气格外冷淡。

“我是说,你为什么要找战技老师!你为什么要作弊!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罗隆气得满面通红。

他突然想起来,之前雷克就提到过,说自己是作弊,当时只当雷克是胡说,现在突然意识到,那时候雷克就知道了什么。

“如果我的孙子能考第一,不被平民践踏,我何至于靠这张老脸去求人。”利奥博面带讥讽之色。

罗隆全身僵硬,手脚冰凉。

没想到,爷爷竟然会说这种话。

更没想到,雷克恐怕已经掌握了证据。

一旦雷克公布出去,那柏拉图学院必然会开除自己。

先被贵族学院开除,再被柏拉图学院开除,哪怕自己是贵族,全希腊任何学院也不会再收自己。

而最可怕的后果是,罗隆家族将既无名誉可言,也无荣耀可言。

敌对的家族只需要稍微花些力气,跟罗隆家族合作的贵族就会放弃合作。

整个家族将沦为破落贵族。

一旦爷爷死亡,那么整个家族就无法维持贵族区的开销,只能搬到平民区。

这一刻,罗隆耳边响起数不清的声音,全都是别人嘲笑破落贵族的话语。

那些恶毒的、尖锐的、刺耳的话语如同一根又一根长针,扎进罗隆的心脏,轻轻旋转。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

罗隆喃喃自语,无法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到这一步。

他眼眶发红,咬着牙,恨不得砸碎这座大厅。

“我们不能把你的未来,交由一个平民决定。更不能把家族的未来,交由一个平民决定。”利奥博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罗隆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惹出来的事,你来解决。”利奥博的声音让大厅化为寒冬。

“什么意思?”罗隆猛地抬起头,眼中带着警惕、抗拒,还有隐藏不住的憎恶和仇恨。

“你知道贵族的做法。”利奥博淡然道。

“不可能!雷克是柏拉图学院看重的天才,柏拉图大师一直在关注他!”罗隆道。

“哦,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些天,柏拉图大师已经收回自己的领域,全力养伤。”利奥博道。

“你难道早就知道雷克的事,一直在等这个机会?”罗隆问。

“一个给家族招灾惹祸的人,没有资格质问把每一滴血、每一寸肉都献给家族的我。”利奥博的目光格外锐利,像反射月色的刀光,好像不是在看自己的孙子,而是仇人。

“我相信,雷克不会说出去。”罗隆道。

“你选择朋友的眼光,永远这么差。看来,从此以后,我们整个家族都要看一个平民的脸色行事。他高兴,我们就不用担心,他一不高兴,我们就要提心吊胆。罗隆,你说是吗?”利奥博脸上浮现冰冷的微笑。

罗隆死死握着剑柄与矛柄。

爷爷口中的罗隆,不只是他,还有先祖之名。

“我会解决这件事!”罗隆咬着牙道。

“怎么解决?”

“用不着你管!我只要能让雷克永远不开口就可以!”罗隆道。

“那就滚出去,解决完再回来。如果解决不了,为了家族的荣誉,我只能把你逐出家族,剥夺你的名字!”利奥博的喉咙仿佛是石头做的,说出来的话每一句话都硌得罗隆耳朵生疼。

“你永远比不上父亲!”罗隆红着眼,转身就走。

罗隆迈出大厅,身后突然听到爷爷的低声诅咒。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罗隆身体僵在原地,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是第一次听爷爷说出这种话,甚至能听到爷爷咬着的牙齿在磨动的声音。

罗隆的眼前瞬间被水雾包裹。

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向外走,心中却浮现那个为了救自己,被敌人杀死的父亲。

不到三十岁的圣域战士,本来是整个家族的希望。

但是,却因为救自己的儿子,死在敌人的手中。

罗隆死死咬着牙,用尽全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我就知道,他一直在恨我,一直在恨我害死他的儿子!我就知道……”

大厅中。

利奥博缓缓扫视先祖雕像。

有两个空位。

许久之后,他轻轻打了个响指。

“啪……”

清脆的声音在大厅回荡。

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大厅外,半跪在地。

“去吧,如果他不敢动手,你们按照……之前说的,帮帮他。”利奥博静静地望着雅典的黄昏。

灰暗的天光缓缓流入他的双眼。

罗隆跑出大门,跑向平民区,不断回想雷克和别人的对话,找到雷克家居住的街道,然后询问附近的人,确定雷克的具体住址。

走到雷克家门前,他推开大门,慢慢走进去。

雷克家是典型的雅典民居,通体由岩石建造,刷着白色的灰泥。

进门走几步是小小的院子,其中一面是墙,另外三面是房间。

罗隆停在院子中,望着廊柱下面的人。

在傍晚暗淡的夜光下,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少女正手持一块棕色的牛皮,慢慢地摸索,似是在丈量大小。

少女脸上突然浮现喜悦之色,但随后愣了一下,笑容消失,缓缓转头,将左耳倾向门口。

“你好,你是来找哥哥的吗?我们应该不认识,因为我没听过你的脚步声。”少女的声音宛如空谷黄鹂,清脆悦耳。

罗隆看着这个少女,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