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Super teacher 第027章 嚣张学生会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有王校长在一边,陆彩蝶也不太好太过为难许墨秋。

“这个一天两次,一次三片,这个一天三次一次一袋,温水送服……”

接过药品,许墨秋千恩万谢,起身便要离开,衣角却被一只芊芊玉手拉住。

许墨秋扭过头,一脸诧异:“干嘛?”

“你说干嘛?给你又是打针又是开药,不要钱?你以为这是你家?还是说你觉得你可以刷脸?赶紧的,别磨叽,一共四十八块。”陆彩蝶没好气地朝他伸出右手。

“彩蝶啊……我今天……”许墨秋将裤兜翻了过来,一脸为难,小声道,“要不,咱先赊……”

“叫谁彩蝶呢?”陆彩蝶美目一瞪,喝道,“这位先生,我和你并不是太熟,你再这样,当心我告你骚扰。”

“唔……这个……”许墨秋无奈,只得把目光投向王校长。

然而王校长今天也走得匆忙,钱包手机都忘在了家里,摸了摸脑门,讪讪地道:“我也没带……”

可怜两个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全身上下拿不出四十八块钱,陆彩蝶心中万分鄙夷。

最后还是看在王校长的面子上,才记了赊帐,并让许墨秋写下保证书按了手印,这才放他离开。

得罪什么,都别得罪女人。不然,这就是下场。

低着头走在路上,许墨秋心里暗自盘算着一会儿的班会课应该怎么处理,却不想忘了看路,“纭币簧,和拐角走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瞬间被撞了个屁敦,低下头一看,好巧不巧,正是许墨秋的老熟人——廖一包,廖副校长。

廖一包虽然长得长大,但常年沉迷烟酒,身子早被淘空,揉着屁股埋怨道:“许老师,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不在办公室备课,在外面胡乱溜达什么?”

许墨秋看都不想看他一眼,更没有道歉的意思:“我……熟悉熟悉环境,怎么地,不行啊?”

说罢扬长而去,留给廖一包一个帅气的背影。

“哼!我看你还能待几天!”

回到办公室,却发现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根据推测,指不定还真是团购去医院了。

坐回椅子上,拿着学生的档案,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回想起自己上学那会儿,上课期间班主任都会不定时的出现在某个角落观察,许墨秋觉得自己也应该去看看这帮鸟人在干些什么。

打定主意后,将档案放入柜子里,拿起课本夹在腋下,倒背着手慢步朝高一三班走去。

走廊上安静得出奇,别说读书声,就连蚊子叫都听不见一声。

放慢脚步,做贼一般偷偷摸摸来到自己班级门口,透过门上玻璃悄悄往里面望去。

草!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太平间。

大多数人都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后排倒是有几名勤奋的同学飞快的翻阅着手里那厚厚的书籍,一脸猥琐,不用想便知道,手里的绝对是YY小说,窗台边更是有几队靠得很近的男女,看样子应该是情侣。

再看讲台上,物理老师唐大端正讲得眉飞色舞,唾沫星子乱飞,可惜整整一个班级,看他的人不超过三个,甚至还有两个是因为发呆。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原本安静无比的教室里瞬间沸腾起来,“嗖”一下,教室里瞬间只剩下寥寥几人。

还真是应了那句“上课风都吹得倒,下课狗都撵不到”。

哎!前景不容乐观啊!

许墨秋暗自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倒背着手朝办公室走了去。

高一七班的教室门口,一名萝莉打扮的少女一脸古怪地看着办公室方向。就在刚刚,她似乎看到了某个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心道:难不成是自己还没睡醒?

一名长发少女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嘻嘻地道:“宝儿,你在看什么呢?是不是瞅上哪个班的帅哥了?要不要我帮你牵红线啊?”

陆宝儿白了她一眼:“表瞎说,偶好像看到了一头熟人。”

“哎呀,管他那么多呢,走!我借了最新一期的《雄兵连》漫画,等会我们一起看。”

“嗷……好哦。”陆宝儿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心中却暗自盘算:不行,一定要确定一下,是不是那个家伙!

对了,手机!

回到自己的特殊VIP座位——最后一排角落,陆宝儿摸出她那粉色小巧可爱手机,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宝儿?”

“煤球,你在哪儿呢?”

电话那头的许墨秋并没有回答,一边接水反问:“有事?”

陆宝儿面带不悦:“废话少说!本小姐问你,你人在哪儿?这个月还想不想要零花钱了?”

许墨秋想了想,胡编乱造道:“我在……家里呢!”

自然不能让她知道自己也在学校,不然指不定怎么使唤自己。偏偏自己又不能拒绝——谁让她那么有钱呢?

陆明月平日里最是溺爱她这个小妹,零花钱哗哗地,毫不夸张的说,她一天的零花钱比一般白领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多。

正因为这样,陆宝儿成了许墨秋的小财神爷。平日里只要把她哄高兴了,随手就是一把钱扔他脸上。

“噢,那你给我念念,我放在电视机下面那张一百块钞票的号码是多少。”

这小妮子!还想诈我?许墨秋心中冷笑,随口报了一串数字。

陆宝儿气呼呼地对着话筒嚷道:“蛤?你果然木有在家哈!竟敢欺骗本小姐!不可饶恕!偶根本木有再电视机下面放什么钞票!死煤球,大骗子!表理你鸟!再!见!哼!”

“嘟嘟嘟”接着,完全不给许墨秋解释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同桌看着气呼呼的陆宝儿,一脸怪异道:“宝儿,你和谁打电话呢?”

“哼!一个杀千刀的牲口!气死本小姐鸟!”

“别生气啦,看漫画看漫画!”

第二节课是生物课,许墨秋照常在外面转了一圈,和上节课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比起上节课来还多了几个空位。

不行,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

自己才当上这个班的班主任,怎么也不能让他们看扁了,这特么这一把火还没烧,反倒让他们给烧成了秃顶,这个场子,必须得找回来。

而就在许墨秋离开后不久,坐在后排的几名同学开始交头接耳。

“新来的似乎拿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打听了,他是一个根本没有执教经验的菜鸟,估计是学校弄进来滥竽充数的。”

“对手实在太弱,完全提不起兴趣。”

“钢盔,不是叫你往他抽屉里放大便吗,你怎么回事?”

“那么恶心,你怎么不去?”

“算了,算了!下节课班会,咱们再好好玩他。”

许墨秋根本根本不知道,他在研究对策的同时,同学们也在想着各种办法来对付他。

上课铃再次响起,有了上午的经验,许墨秋一点也不紧张,推门走入教室,冷眼一扫,果然如他所料,那三个奇葩依然没来。

许墨秋将教案放到讲台上,倒背着手,面无表情道:“班长,人都到齐了吗?”

赵雅茹站起来答道:“报告老师,除开三贱客,还有七个人没来。”

许墨秋不解:“为什么要除开?”

伍锅魁接话道:“你看他们那鸟样,跟个变形金刚似的,像是人?”

“哈哈哈哈……”

教室里顿时哄笑一片,看着伍锅魁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许墨秋很是不解,他到底是怎么笑出来的。做人,没点自知之明真的好吗?

“安静,安静!这是在上课,不是菜市场。”许墨秋敲桌子一脸严肃道,“缺席的这几个人有请假吗?”

“报告老师,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提前走了,这是他们的请假条。”

接过那张假条,打开一看,许墨秋顿时气得头顶冒青烟,上面写着:“老师,我们集体请假,参加下午三点钟《贪玩蓝月终极加强版》的沙巴克之战。我们是主力,缺席不得。”

槽!马卖P,杀尼玛个传奇,搞得跟拯救世界一样!给老子等着,被让我知道你们哪个区的,不然老子砍得你们怀疑人生!

“咳咳……借着这节班会课呢,老师想和你们谈谈理……”许墨秋将假条塞进裤兜,转过身,一只手朝粉笔盒子里面摸了过去,嗯?入手一片冰凉,里面的东西似乎还在蠕动!

定睛一看,粉笔盒子里居然装着一条知母粗细的菜花蛇!

此刻一对三角眼正凶狠地瞪着自己,咧开的小嘴“嘶嘶”吐着鲜红的信刺。

妈妈的,不用想便知道,这又是这些学生的恶作剧。不过这次很可惜,他们遇到的是许墨秋。

遥想当年,因为家里穷,每到假期,许墨秋都会跟着村里的大人们一起去坟地捉蛇,然而第二天拿到集市去卖钱。

这种冷血动物,在许墨秋面前,还真的算不得什么,更何况还是没有任何毒性的菜花蛇。

或许是担心玩得太过火,这条蛇连牙齿都被拔掉,精神萎靡奄奄一息,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性可言。

许墨秋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一脸淡然的把蛇抓起,右手猛地一抖,“咔嚓”只听得几声脆响,菜花蛇立马就没了动静。

“多谢同学们,今晚又可以加个菜了。”许墨秋将已经死去的菜花蛇随意扔到办公桌上,拿起粉笔,唰唰在黑板中央写下了两个大字。

许墨秋淡定自若的表现,让后排的几人面面相觑,心道:看来有些小看他了!至少在胆量方面,他比之前那些家伙都要强不少。

许墨秋指着那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相信这两个字,大家都会读吧?”

然而,让他大跌眼镜的是,下面的人齐刷刷地摇头。

班长赵雅茹举手道:“报告老师,请写正楷,草书我们看不懂。”

其他人同时点头。

好吧,这倒是许墨秋疏忽了,点了点头,重新用正楷写下“理想”这两个字。

“所谓理想,是指一个人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也比喻对某事物臻于最完善境界的观念。是人们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有实现可能性的、对未来社会和自身发展的向往和追求,是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在奋斗目标上的……”

伍锅魁毫不留情地打断了许墨秋的长篇大论:“报告老师,你说得太深奥了,我们听不懂!”

还特么真是丑人多作怪!许墨秋差点没把那菜花蛇抓起塞他嘴里。

许墨秋正准备开口要说什么,“纭币徽笄妹派响起,接着便听到一道公鸭嗓子道:“打扰一下,卫生部检查个人卫生。”

说着带头那染着一头红毛,打着耳钉手里拿着剪子,一脸嚣张的男子便要往教室里面钻,而此时,许墨秋把讲台一拍,几十双眼睛顿时“唰”一下全都汇集到了他的脸上。

许墨秋看着那红毛,沉声道:“我允许你们进来了吗?”

红毛倒是有些骨气,迎着许墨秋的目光,不卑不亢道:“这位老师,请配合我们工作!不要横加阻拦。否则,我们将对你进行举报。”

“工作?”

许墨秋冷笑着走下讲台,指着红毛的头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学生禁止染发穿耳洞对吧?你连你自己都管不好,你有什么资格来监督别人?嗯?”

说着拿起他挂在胸前的牌子:“就你这样还卫生部部长?给你任命的人,脑子里面长的是豆花?”

“阿嚏。谁又在想我了?”办公室里,廖一包揉着鼻子喃喃自语。

“我只问一遍,这个门,你让进还是不让进!”

“我说了,你没那个资格,什么时候约束好了自己再来吧!”

红毛面色铁青,看着许墨秋的眼睛,咬牙切齿道:“很好!记下来!高一三班,零分!你就等着被全校通报批评和扣奖金吧,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