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酒囊饭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姬香凝侃侃而谈,夏宏远听的眼睛微亮。

他的问题,都是很随意的去问,不会给姬香凝提前准备的机会。但光是水果生意这一件事,姬香凝就能谈的头头是道。

大趋势,大数据,她似乎都了如指掌。

到最后,夏宏远忍不住问:“姬总是真准备做水果生意吗?怎么对这些数据如此了解?”

“正如你所说,姬家是不会做水果生意的,嫌格局小。”姬香凝自嘲的一笑,道:“我只是更喜欢上网查看一些关于趋势的分析资料,不管用不用的上,多掌握一些趋势数据,总没有坏处。”

夏宏远听的直点头,对于姬香凝的个人能力,他现在十分的认同。

连可能根本不会去碰的行业,她都了如指掌,更何况本身擅长的?

与之相比的姬昌明,被夏宏远随口问了一个以大数据为依托的智慧物流,直接噎住了。

他平日都是以应酬为主,哪懂这些。

再说了,自己一个马上要做总经理的人,管物流未来怎么发展干嘛?

见姬昌明答不上来,又对这个问题不以为然,夏宏远心中冷笑,暗自下了一个定义:“酒囊饭袋。”

看来身边这个司机说的没错,姬家的旁系,不可小觑!

也许过几年,直系的位置真的会被旁系完全取代。

之后姬昌明几次敬酒,都被夏宏远敷衍过去。

众人又不是傻子,看的出气氛有些低沉,都不敢吭声。

如此,使得场上的气氛更加尴尬。

姬昌明恨的牙痒痒,却没有任何办法,就算想发火,现在也不是时候。

原本预计三个小时以上的饭局,就这样在两个小时内结束。

当夏宏远站起身来,表示先回去休息的时候,很多人心里都松了口气。

这样的饭,吃起来真是让人难受。

送夏宏远离开的时候,姬昌明仍然很努力的恭维着,但夏宏远的态度并没有因此有所改变。

他只和姬昌明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便把名片塞进霍不凡的手里,道:“有机会来省城坐坐,我请你吃饭。”

“好。”霍不凡微微点头道。

“夏会长慢走,以后有时间再聚。”姬昌明跟着打了招呼。

待夏宏远的车子离开,他脸上僵硬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面阴沉。

转过身来,姬昌明盯着霍不凡咬牙切齿,却不敢再对这个司机太过份。毕竟夏宏远的态度很明确,他非常看重这个人,如果给霍不凡难堪,那就等于不给夏宏远面子。

所以,姬昌明选择把火气撒在了姬香凝身上:“夏会长远道而来,你这个总经理,怎么一点都不热情。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可能得罪夏宏远,到时候公司入不了商会,全都是你的责任!”

姬昌明心里已经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他说这些话,是为了提前铺垫。万一夏宏远真的想不开,把商会的事情搞黄了,到时候他也好找个替罪羔羊。

姬香凝只冲他冷笑一声,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招呼霍不凡转身离开。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你给我站住!”姬昌明在后面大吼大叫着,然而他喊的越大声,姬香凝就走的越快。

“这个臭女人!”姬昌明气的骂出声来。

周围人都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生怕在这个时候触他霉头。

姬香凝和霍不凡上车后,刚关车门,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霍不凡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回头看她,问:“你笑什么?”

“你没看到姬昌明那副脸色吗,他肯定气坏了。他越生气,我就越高兴。”姬香凝道。

霍不凡失笑摇头,道:“看不出你还挺孩子气的。”

“什么叫孩子气?他又不是我的朋友,说是敌人还差不多。敌人不痛快,难道我还要感同身受陪他哭两嗓子?”姬香凝低哼一声,又问道:“还没说你呢,到底给夏宏远下了什么药,他怎么突然对姬昌明这么冷淡。”

夏宏远在饭局上的态度,姬香凝始终看在眼里,无论她怎么回想,都想不出夏宏远为什么会这样。

不就是李书恒陪他聊了几句吗?那几句话,有这么厉害?

“不是跟你说了吗,和聪明人说话,只需要点到为止。你说的越少,他想的越多。”霍不凡轻轻踩动油门,轿车驶离了原地。

姬香凝坐在后排,盯着他的侧脸看了许久,直到霍不凡停在一个红绿灯前,道:“你再这样看我,我就报警了。”

“报你个头。”姬香凝呸了一声,道:“我只是觉得,今天的你,好像和之前有很大的不一样,你确定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姬香凝这话似乎有其它的意思,就像她之前问过霍不凡,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奇怪。

霍不凡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只好摇头道:“没有什么想说的,至于我的改变,可以说大智若愚,也可以说灵机一动,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奇怪。”

姬香凝哦了一声,没有再多问下去。

到了下班点,姬香凝没有让霍不凡把她从公司送回家,而是让另一个司机过来接了班。

这也算霍不凡的一点小特权了,虽然容易被姬昌明这样的人揪小辫子,但霍不凡并没有矫情什么。

总经理都让你下班了,还磨蹭什么。

回了家,他去菜市场买了新鲜的食材,等宁雪晴带着糖糖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了三菜一汤。

油焖大虾,包菜粉丝,香菇青菜,外加一份甜汤。

满屋子的饭菜香味,让宁雪晴忍不住深呼吸了两口。

霍不凡刚好拿着碗筷从厨房出来,见她站在门口,便道:“辛苦了,洗手吃饭吧。糖糖,你也要去洗手。”

“爸爸,我好饿,先吃一只虾好不好,求求你啦!”糖糖背着书包满脸哀求。

“不可以!一定要注意个人卫生!”霍不凡斩钉截铁的说,在这件事情上,没什么可商量的。

糖糖耷拉着脑袋,一步三回头,被他拽去了卫生间。

听着父女俩在卫生间里的话语声,看着桌子上可口的饭菜,宁雪晴第一次感受到了幸福的气息。

自己所憧憬的生活,不应该就是这样吗?

除了房子小了点,家具破了点,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很美好。

缓步走到饭桌前,宁雪晴低头看着几盘菜,忽然伸出手,捏了一棵青菜放进嘴里。

清脆的小青菜中,混杂着香菇的香气,油脂在口腔里迸发,又被青菜的气味快速冲淡。那种浓淡相交的味道,让人浑身都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