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诡异血液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叶青从怀中将诡经取出来,把装有神秘血滴的瓷瓶放到一旁,展开诡经。

“咦,什么时候多了一枚龙蛇符文?”

叶青惊奇的发现,诡经上又有一枚龙蛇符文亮了起来,呈现淡灰色的光芒。

“难道是因为我刚才杀了一个血尸?应该是这样了!”

先前阴灵死掉后,诡经上的龙蛇符文亮了一枚,刚才他杀了血尸,龙蛇符文又亮了一枚,所以这些龙蛇符文,应该与他杀掉的诡怪有关。

“就是不知道这些龙蛇符文,有什么用?算了,先不想了,正事要紧。”

叶青咬破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在诡经上面,问道:“我如何才能提升淬体的速度?”

鲜血仿佛有生命一般,在诡经上蠕动了一会儿,最后消失不见,但诡经上并未出现文字。

“怎么回事?难道诡经坏了?不应该啊!”叶青皱了皱眉:“还是说,我滴的鲜血不够?”

想了想,叶青咬了咬牙,从厨房拿了一把刀,在手指上割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如水一般滴在诡经上,诡经散发着淡淡幽光,血红蠕动,足足过了四五息的时间,上面才浮现出血红色的字迹。

“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现在身体虚弱,根本无法承受淬体所带来的消耗和负担。可是,时不待我,若我无法短时间内增强实力,外面的诡怪,村内的敌人,都有可能要了我性命,我该怎么办了吗?”

“难道,我真的只能等死了吗?”

“不,我还有一个办法,或许诡经上的龙蛇符文,能帮我渡过难关!”

“龙蛇符文能帮我度过难关?怎么帮?”叶青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特喵的,你倒是说话说全了啊,没听说过说话不说完,小鸡长不全吗?”

叶青无奈吐槽了一声,右手不自觉地按在那枚灰色符文上,忽然,那枚灰色的龙蛇符文化为一道光芒,没入他的体内。

“轰……”

霎那间,一股强大、磅礴的能量在体内爆开,蕴含着强大气血、生机的力量,恍若洪流一样,从四肢百骸,蔓延至五脏六腑,体内所有的暗疾、伤势、虚弱,全部痊愈。

但那股磅礴的气血、生机之力,仿佛无穷无尽一样,横冲直撞,叶青顿时脸色涨红,眼眶充血,鼻腔间喷出两条血蛇,身上的皮肤寸寸开裂,渗出殷红的鲜血。

每一滴鲜血中都蕴含着磅礴的生机,而皲裂的皮肤,亦于一瞬间愈合,而后又开裂,又愈合,往复循环不绝。

叶青清楚,这是体内气血生机之力太过庞大的缘故,而他不懂控制,身体又弱,才会如此。

简单来说,就是虚不受补!

“虚不受补,我不会被补死吧?”叶青苦笑一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是古今第一笑话了。

“对了,《伏魔七式》,现在不是淬体的好时机吗?”

忽然,叶青眼睛一亮,先前他苦于体内气血之力不足,身体承受不住,无法修行《伏魔七式》,但现在体内气血生机之力充沛,无疑正是淬体的好时机。

说干就干,叶青站稳身子,修炼起《伏魔七式》第一式来,身躯扭动,体内的气血之力仿佛受到牵引一样,立即顺着他的指引游动起来,不再如先前那般如无头苍蝇似的横冲直撞,舒服了许多。

第一式顺利完成……

第二式顺利完成……

第三式……

第四式……

……

不一会儿功夫,他便完成了《伏魔七式》一个小周天的循环,七式四十九个变化顺利贯通完成之后,叶青只觉得皮膜、筋骨、脏腑仿佛被锤炼过一样,变得强健了不少,而力气亦比先前大了许多。

“太好了,继续!”

叶青心中大喜,别人淬体,都是先淬四肢,再淬身体,最后才是五脏六腑,均因气血之力不足,无法同时进行,他却不用担心这个,体内有充沛的气血生机之力,完全可以四肢、躯干、脏腑一起淬炼,内外同修,加快淬体的速度。

不敢怠慢,叶青立即摆开架势,继续修炼起来。

“咯吱……”

桌上,那个放在诡经旁边的瓷瓶,忽然晃动了一下,仿佛里面藏着什么活物一样。

沉浸于修炼中的叶青,并未注意到桌上的异样。

晃动了一下之后,瓷瓶又微微晃动了一下,一种诡异的暗红色从瓷瓶中渗透出来,邪异而又恐怖。

“砰……”

下一刻,瓷瓶轰然破碎,一滴暗红色的血液散发着猩红、邪异的光芒,飞掠入叶青的体内。

“什么东西?”叶青眉头一蹙,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身体,但不等他反应,一种恐怖、邪诡,充满黑暗、冰冷、死亡的力量在他体内爆开,他体内的鲜血瞬间被吞噬一空。

鲜血被吞噬一空,叶青整个人仿佛泄了气一样,瞬间变得皮包骨头,瘦骨嶙峋,全身死气缭绕,若非还有一口气在,甚至整个人与干尸无异。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叶青感觉全身的生机被某种东西吞噬一空,各种充满死亡、杀戮、秽浊、阴暗的画面盘踞于脑海中,侵蚀着神魂,灵机蒙昧。

若非体内龙蛇符文磅礴的气血和生机之力不断修复着身体,维持着生机不灭,他估计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但即便这样,依旧不是长久之计,那股恐怖的吞噬之力仿佛无底黑洞一样,不停地吞噬着他体内新生的鲜血和生机。

这样下去,他迟早得死!

“瓷瓶呢?难道是那滴鲜血?”忽然,叶青目光裙桌面,发现放在诡经旁边那个装有神秘血滴的瓷瓶不见了,心里悚然一惊。

“妈的,早知道就不带回来了,自作孽不,可活啊!”

叶青顿时后悔不已,若非他一时贪心,将那滴鲜血带了回来,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境地。

悔不当初啊!

“现在该怎么办,不想死啊!”叶青猛然拍了一下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后悔已经无济于事,重要的是如何活下来。

摇了摇浑浊的脑袋,叶青上前一步,一把抓起桌上的诡经,现在这个时候,他能依靠的,只有诡经了!

待他手指碰到诡经的一瞬,诡经之上的龙蛇符文微微一颤,仿佛活过来一样在诡经上面游移不定。

一股冰凉的气息没入他的身体,充斥于脑海中的阴暗、杀戮、死亡等种种负面情绪缓缓消失不见,躁动狂乱的心绪亦渐渐平复下来。

“赶紧问问诡经?”

叶青使劲咬了一下手指,但手指内没有任何鲜血流出,他又不信邪的狠狠咬了一下,半个手指几乎被咬了下来,但就是苦逼的一滴鲜血也挤不出来。

“……”

没血?!竟然没血……他体内的鲜血,早就被吞噬一空,新生的鲜血亦不等他挤出来,便消失不见。

所以,苦逼如他,空有神秘的诡经,却无用武之地!

谁能有他惨?

“对了,那滴鲜血既然在我体内,那我能不能将它炼化,这样一来问题不就解决了!”

诡经不能用,那他只能尝试一下别的办法了,他叶青,从来没有不拼一下就认命的习惯。

根据他多年以来丰富的小说经验看,诸如这种蕴含有神秘伟力的血液,一般都是能炼化吸收的。

别人都能行,他为什么不行?

趁着体内的生机和气血之力还能抵挡那滴血液的侵蚀,叶青立即摆开《伏魔七式》的拳架,修炼起来。

《伏魔七式》一经施展,体内嗡鸣声大作,那些原本一经生出便会被血液吞噬的生机和气血,居然有小部分被生生截留了下来,淬炼着早已残破不堪的躯体。

“有效果!”

叶青一喜,急忙继续修炼起来,刚开始时,只有小部分气血被截留,但当四十九个小周天之后,大部分的气血之力已经可以受他控制,而那滴血液的侵蚀之力,亦大大减弱。

“不好,龙蛇符文的力量耗尽了!”

然而四十九个小周天之后,龙蛇符文的力量已经几乎被他消耗殆尽,而那滴血液仍旧未被炼化。如果没有龙蛇符文提供的气血和生机之力抵挡那滴血液的吞噬,弥补炼体的消耗,那么先前他所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

“对了,我记得,还有一枚龙蛇符文!”

他先前杀了血尸,刚点亮了一枚龙蛇符文,正好用来救命。

真是天助我也!

叶青一摸诡经上那枚灰色的龙蛇符文,龙蛇符文入体,瞬间一股磅礴的气血和生机在体内荡开,抵挡着那滴血液的侵蚀。

不敢怠慢,叶青又开始修炼起《伏魔七式》来。

一遍……

五遍……

十遍……

二十遍……

叶青仿佛不知疲倦一样,一遍一遍打着《伏魔七式》,他原本干瘪、枯朽的身体,慢慢变得充盈起来,血肉鼓荡,生机复苏,全身的死气已然消失不见。

而且随着身体皮膜、筋骨、血肉、脏腑一死一生,由死而生,变得更加坚韧、强健。

更关键的是,那滴鲜血的侵蚀之力,在他的炼化下已然渐渐消失,这表明他已经转危为安。

“轰……”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后,当体内那股侵蚀之力彻底消失不见的一瞬,那滴血液竟然主动融入他的血液之中,霎那间,他体内所有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一种极为玄奥、磅礴、恐怖的力量扩散至身体的每一寸,每一分,每一毫。

“好强的力量!”叶青全身皮肤血红,毛孔舒张,血气喷薄,散发着灼热的力量和光芒,仿佛一轮血日,甚至整个房间都被晕染成了血红色,明亮如昼。

叶青先是一惊,紧接着便是大喜,这很明显是那滴血液内蕴含的力量,只是这时那些蕴含于那滴血液之中的阴暗、死亡、冰冷、寂灭等与生机有悖的力量,早已被磨灭,只剩下纯粹的气血之力和那滴血液中最本源的力量,玄奥莫名。

单就这一滴血液中蕴含的气血之力,就比那两枚龙蛇符文提供的所有力量加起来还要强,而且这还不包括血液中蕴含的那种玄之又玄的力量。

若不是他先前机缘巧合,将身体淬炼了一番,与刚开始那具孱弱的身体不可同日而语,单就这滴鲜血中蕴含的力量,瞬间就能将他撑爆。

即便是这样,他的皮肤上亦裂开一条条细碎如蛛网般的纹路,渗出缕缕鲜血。

“咳咳……这么雄厚的气血之力,不能浪费,修炼,修炼!”干咳了两声,叶青鼻腔间喷出两条血蛇,虚不受补啊!

抹了一把脸上的鼻血,叶青摆开拳架,走桩伏身,修炼起《伏魔七式》来。

“呼呼……”

拳架如薪,身体如炉,一招一式之下,叶青皮肤通红,红芒如日,云蒸雾绕,灼热似火,皮膜、血肉、筋骨、脏腑如置铜炉烈火之中,一点点的打磨,熬炼,愈发坚韧、强壮。

修炼不知时日,当窗外的阳光如潮水一样透过狭小的窗户,淌落一地时,叶青的皮肤肌肉忽然变得犹如钢铁一样幽沉坚硬,体内传来一阵虎豹雷音,血液哗哗轻鸣,恍若洪流;脏腑嗡鸣,心脏一鼓一缩,发出一声犹如天鼓雷音般的巨响,一种恐怖、宏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啪……”叶青猛然握了一下拳头,周围大片空气仿佛被捏爆了一样,轰鸣声大作。

“皮膜韧如丝,肌肉坚如铁,血液壮如河,筋骨硬如刚,脏腑固如玉,心脏响如雷,淬体大成的标志,我这是淬体大成了?”叶青眼睛一亮,记得《伏魔七式》上关于淬体大成的描述,和他现在的状况很相似。

“咔嚓……”叶青扶了下桌子,整张桌子直接垮塌了下来,一时不妨的叶青踉跄退了几步,而坚硬的青石地面上,直接留下几个深达数寸的脚印。

“这……好大的力气?!”叶青双目圆睁,咕噜咽了口唾沫,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继而嘿嘿傻笑了两声。

这种力气,比先前不知大了几十倍有余,体魄亦是如此,甚至在他的感觉中,他的力气,可比淬体大成所谓的一匹烈马之力要大得多,生撕虎豹都不在话下。

“哈哈……太好了,淬体大成,而且不是一般的淬体大成,总算有点儿自保之力了!”叶青兴奋地跺了下脚,半条腿直接陷入地面之中。

他明白,这是由于他力气增长的太快,一时无法适应的缘故。

“仅仅用了半天时间就淬体大成,啧啧,我真是个天才!”感受着体内恐怖的力量,叶青不由N瑟了一句。

拳架如薪身似炉,血气洪流煮山丘;

筋骨脏腑釜中泣,举手若仙镇千秋。

这首歌诀,说的便是淬体的方法和过程,拳架如薪火,身体是铜炉,血气如水源源不绝,熬炼筋骨则如釜中煮物,三者如一,相辅相成,剔除杂质,去芜存菁,最后体内血肉、筋骨、脏腑共鸣,如似仙音生仙佛,举手投足之间气力如山而不竭,永镇千秋。

叶青有《伏魔七式》,体内又有源源不绝的气血之力,正好契合了其中三味,故而他才能用不到一天的功夫,淬体大成。

当然,这其中机缘与运气,占了大头!若是没有诡经,没有龙蛇符文,没有那滴鲜血的话,别说是淬体大成了,狗屁都不是!

“不对,好像……不止如此!”

叶青稍微感应了一下体内的状态,在他的感觉中,除了身体变强了以外,他体内的血液,也好像有些不对劲儿,血液涌动,黏稠如汞,比先前浓郁了不止数十倍,每一滴血液中都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

更关键的是,此时血液不断分化,相互间亦不停地争斗、吞噬着,仿佛一头头猛兽,充满了侵略性和吞噬性,而血液中的这种侵略性与吞噬性,亦使他有一种吞噬某种东西的渴望。

准确点说,是对鲜血和生机的强烈渴望。

“咕噜……”

想到这里,叶青体内的鲜血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欲念一样,愈发狂躁和不安,嗡鸣作响。

“咳咳……这是那滴鲜血的吞噬之力。”他吸收炼化了那滴鲜血,所以自然继承了那滴鲜血所蕴含的吞噬和嗜血之力。

叶青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剧烈的疼痛感使他镇静下来,心底那种嗜血的渴望亦渐渐被他压了下来。

“算了,先继续修炼吧,适应一下体内的力量!”目前看来,这种嗜血本能对他的影响并不是很大,能忍下来,就是不知道以后是福是祸?

走一步看一步吧!

叶青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事,继续修炼起来,以期能早点适应体内的力量,并且进一步炼化体内残存的力量,增强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