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高调,才是最好的自我保护!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说。”

沉寂黑暗的空间里,忽然传来了一个淡漠的声音。

这个声音让赵泰鸿浑身一颤,声音变得断断续续:“就是……我的任务,失败了。”

“失败了?”

那个声音微微一愕,旋即变得更加冰冷:“怎么会失败?让本就破产的林氏集团变得永远无法起来,这不是很简单的任务吗?”

“我……我不知道啊……那个林轩,自从他醒过来后,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赵泰鸿越说越心酸:“他不但找来了商界赫赫有名的付承琉和许闵东,甚至还找来了周飞帆,并让他们成为了林氏集团的新股东!”

“周飞帆?!”

那个声音明显很是讶异:“周羡的儿子……金融领域被称为传奇的周家之子……居然会加入林氏集团?”

“这不可能!”

那个声音忽然冷了下来,甚至还颇有些气急败坏:“连我们重金诚邀他都不愿意给面子,又怎么可能会加入一个已经破了产的林氏集团!而且还是以股东的身份加入!”

“我不知道啊……”赵泰鸿瑟瑟发抖,几乎差点哭了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那个声音忽然冷静了下来,似乎有些喜怒无常:“以后若是没有接到我的消息,就再也不用来这里了。”

“那……那下个月的钱……”赵泰鸿小心翼翼地问道。

原来,林氏集团倒台后,他还能活得这么滋润的原因竟是因为有人花钱让他彻底搞垮林氏集团!

“呵,任务失败,你以为你还能领得到钱?”那个声音冷笑了一下,“我不收回你这个月的钱就不错了!”

“!!”

“不……”赵泰鸿双眼瞪大,惊恐不已地望着前方:“我不能没有钱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啊!”

“再多说一句,我把你剁碎了喂狗!”

赵泰鸿顿时乖乖地闭上了嘴巴,离开的脚步变得虚浮无力,就连背影都彻底地佝偻了几分。

“哼,本来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还想着谋取利益?”

黑暗的空间里,如鬼灵般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林氏集团……林轩……呵呵呵呵……”

“你们的对手,可是一头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啊……我很期待,你们若是知道了他的身份后,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相信那一天,不会很远的……”

————————

“合作的事情都谈完了,需要我送送你们吗?”林轩站起身来,笑眯眯的说道。

“不用了,林氏集团破产,你的车也没了,还怎么送我们?”付承琉哼道。

“哈哈哈,付叔这话虽然难听,不过嘛,是这个理儿。”周飞帆笑着说道,“要不我送辆车给你?要啥你随便挑,林氏集团要想起来,这领头人就必须得先有个范儿啊。”

“好啊,那我就要一辆最新的兰博基尼Aventador,这不过分吧?”林轩笑着说道。

周飞帆愣了一愣……兰博基尼Aventador,那可是最少六百多万,最高九百多万的车子啊!

周飞帆没想到他一上来就是狮子大开口,打趣着说道:“九百多万的车子,你这一要,就差点要我老命了啊。”

“这对你鸿运集团的少爷来说,都不是事儿。”林轩摆手说道。

笑话,身为华夏排行前十首富的儿子,九百多万还能算得上是要老命?

“林董,请听我一言。”许闵东微笑着说道,“飞帆送你车子不是不可以,但是……送这么贵的车子是否有些不妥?”

“哦?愿闻其详。”

“虽然我们与贵集团之间的合作已经达成,但是现在的林氏集团仍然没有自保之力,如果我们成为我们贵集团新股东的消息泄露出去,我们三个绝对不会怎么样,但贵集团……却极有可能遭受对手的围剿。”

“而且如果飞帆真的送了你这么一辆车子,无疑是在向外界宣布,你和周飞帆关系匪浅,这无疑会更让一些人眼红,从而大肆攻击林氏集团,争取在你们还没有和飞帆进行深入合作之前搞垮你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世上有太多的人愿意为了利益而彻底地失去了自己的理智。”许闵东大有深意地说道。

“我建议,前期行事极尽低调,同时我们三个成为林氏集团新股东的消息要绝对保密,等到林氏集团的‘保护罩’成型,再行宣布也不迟,而且等到那时候,林董也可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步调。”

许闵东说出的这些话,绝不仅仅是经验之谈那么简单,更是在提醒林轩,不要高调行事,否则容易招来灾祸。

而他之所以愿意对林轩说这么多,更多的还是因为他是楚云天的朋友。

然而,林轩却是浅浅一笑,点头说道:“许董说的话我都明白,只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

“你一味的低调,的确会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保全自己,但……这换来的却只有别人的欺凌。”

林轩微微昂首,一股凌然之气不经意间流露而出:“人们总是会经常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更不用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许闵东:“……”

“对我来说,我绝不能接受在被人欺负了之后,还要忍气吞声的这种状况。”

林轩说道:“哪怕他们对弱小的我看不上眼,但总会有些苍蝇来自找所谓的优越感,不是吗?”

随后林轩微微一笑:“虽然高调行事的确会让麻烦接踵而至,也会让公司有陷入万劫不复的可能,但我们如此高调,如此张扬,在别人看来,未必不是一种极有自信心的表现。”

“我们在他们面前高调行事,会让别人觉得我们夜郎自大,却也会让更多的人投鼠忌器。”林轩微微一顿,笑着看向这三个大佬:“而你们,就是他们所忌惮的那个‘器’。”

“可是许叔说的是林氏集团的自保能力,并不是你们借助我们的力量所展露出来的威慑作用。”周飞帆皱了皱眉头。

“哦?难道你认为我们林氏集团没有自保能力吗?”林轩挑了挑眉头,“那也只是表面上罢了,我仍然有很多足以保护林氏集团的底牌。”

他自己,就是最大的底牌。

林轩端起一杯茶,朝他们敬了敬:“高调,才是最好的自我保护。”

————————

林夏柔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听到林轩同意后走了进来。

看到那三个新股东不在,她下意识地问道:“他们走啦?”

“对啊,临走前周飞帆还送了我一辆车子呢,待会让最近的4S店送来。”林轩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