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下)

    这笑眼间顾盼生辉,流光溢彩,竟让人挪不开视线。但听哐当一声,不知是谁打碎了杯子。

    “唉呀,四哥,你没烫到吧?”银姬这一喊才让众人回过了神。一旁的太监赶紧过来擦拭打扫。

    北野萧微微涨红了脸,报赧道:“好久不曾相见,想不到妹妹越发的漂亮了。”

    “四哥不也越发得帅气么?”银姬笑道,心里却暗道:十天前我还去过你家,拿走了你小老婆房里的一只玛瑙钗。听说第二天那小老婆险些将整个四王爷府掀翻。想想就好笑。

    “咳咳——”北野明咳了两声。

    银姬注意到在这个沉重的气氛下应该说一些符合沉重气氛的话题比较好。“皇上,宫中发生了什么事了?”

    “一个自称是“美少女”的窃贼昨晚竟然行窃了皇宫。”北野明解释道。

    “啊?”银姬惊讶地叫了一声,“这还得了?皇帝哥哥可有少了什么?”

    “没什么,皇上只是少了个古董花瓶而已。”一边的北野木道。

    咦?她昨晚明明没有拿古董花瓶啊?说谎!“皇帝哥哥,那盗贼只偷了一只古董花瓶?”直直地看向高高在上的北野锦,会不会他记错了?

    北野锦眉头皱得更紧了。

    “确定是“美少女”偷的?”银姬再次问道。

    北野明将一张纸拿给她看:“这上面画的符号没有错。头上两个角,角下还有根线,这就是“美少女”惯用的标记。”

    银姬的嘴角抽搐了好一会。她此时此刻真想说:这不是符号!这是漫画。那不是角,是发髻!那不是线,是头发!他、他竟然玷污了她心目中的美少女战士……

    “这“美少女”胆子不小,常年行窃于王公大臣的府邸,手段甚是高明,从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也没有人见过此人的面貌。”北野木接口道。

    王公大臣的肥水多嘛,好东西自然也多。再者,自己怎么说在21世纪也是混得赫赫有名的神偷啊!哪起重大的案件没有她的参与?!例如2004年瑞典的《呐喊》和《麦当娜》就是她策划的,2005年的切尔西俱乐部的吉祥物“斯坦福桥狮”也是她顺手牵羊轻而易举拿回家的,毕加索的《马头》和《玻璃杯和罐壶》也被她一不小心拿走了,一幅挂在厕所,一幅挂在厨房。国际刑警广发通缉令都不能耐她何,你们这些古人若能发现蛛丝马迹,她就金盆洗手不干得了。银姬如是想。

    “臣弟发现这个盗贼每次偷窃都与一般盗贼不同,别的盗贼都是在子时到丑时,等所有的人都睡了才行动,而这个盗贼却反其道而行之,选择的都是戌时左右。”北野明分析道。

    银姬暗地里将哥哥话里的时间换算成自己易懂的时间说法。子时指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丑时则是凌晨一点到三点,戌时指七点到九点。

    银姬绕了半天终于绕明白了,无奈地看了自己哥哥一眼,暗暗道:谁叫哥哥和宠妾们演春宫戏都是在晚上八九点后呢!之间还有那么长时间只好出去带些喜欢的东西回来喽。本来嘛,她在这里没有一没电视二没电脑三没收音机,连个听音乐的东西都没有,每天的生活又这么无趣,为了更好地活下去,只好寄希望于晚上的那么一点点的激情戏。她也是无可奈何的啊,要怪就怪老天无缘无故将她带到了这里。至于为什么不在三更半夜行动呢?一是因为那个窗户上的洞太小了,每次偷窥后都头晕眼花,而且入戏过多都要消耗相当的体力,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行动;二是因为自己的手段高明,是不是三更半夜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这个盗贼甚是嚣张,臣弟已经派了六扇门去抓捕了。”

    谁?谁要抓捕我?银姬循声望去,原来是三哥北野木,这个仇她记下了,今晚就去他家牵样东西走,听说他府上有块宝玉,那块玉不如就借她玩几天。但是通常她借了就不还的。不!转念一想,不如今晚到他家一饱眼福。就这么定了!天天看哥哥的屁股都看腻了,今天得换换口味。

    啪——

    银姬吓了一跳,顿时回过了神,惊恐地看着盛怒的皇上,他不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吧?

    “皇上息怒,臣弟一定追回那个古瓷花瓶!”四王爷北野萧惶恐地立即从椅子上跳下,单膝跪下。其余的人都一古脑地跟着跪下。等银姬回过神时才发现满屋子的人只有自己还站得笔直的,还不知道怎么办时一只手拽住了她,将她硬生生地拉倒。龇牙咧嘴地疼得直吸冷气,偏头一看,原来拉他的人是四哥北野萧。这个仇她也记下了,此仇不报枉为人,明晚就去他府上偷窥!

    上头的人叹了口气:“你们起身吧。”

    “谢皇上!”

    银姬嘟着嘴,哭丧着脸,膝盖直犯疼,却又不敢揉,可怜兮兮地瞧了眼自己的哥哥北野明,眼睛里包含着委屈的泪水。北野明不留痕迹地将她拉坐在自己的椅上,责备地瞪了她一眼。

    “抓到那个自称“美少女”的盗贼后立即报于寡人,寡人要亲自审问!”

    “臣弟记住了。”三王爷、四王爷不明所以地面面相觑。

    “启禀皇上,皇后亲自做了几样糕点,现在人正在门外,要不要……”皇宫大总管汪全上前一步禀道。

    皇上北野锦眼风横扫,激得汪全一身冷汗。汪全战战兢兢地弓着上半身,头都不敢抬,低低地应道:“是,奴才知道了。”

    “咦?苏姐姐做的点心?我要吃!”银姬大叫了一声。摸着饿扁了的肚子。心里惦记着那些糕点,这肚子叫得更欢了。“哎哟……”哥哥竟然踢她?还、还朝自己乱眨眼睛。哼!难道知道自己今晚不去给他捧场就趁机报复?抛媚眼今晚也不去捧你的场!

    “嗯……”北野锦沉声道,“宣皇后。”

    可怜汪全已经退身到了门外,无辜地被怒斥了一顿后终于委婉地劝走了皇后,谁料皇上又宣皇后进去,把他弄的里外不是人。皇后凌厉又得意地瞪了他一眼,亲自端着糕点的盘子,仰着脖子从他面前傲慢地走过。汪全全身颤抖,得罪了皇后以后等着给他穿小鞋吧。

    “苏姐姐。”银姬起身迎了上去,眼睛却直勾勾地盯向那个糕点的盘子,还没等那盘子落桌便酥指捏起一块送进嘴里,肚子早饿扁了,哪管是什么滋味,只知道随口道:“好吃,好吃。”

    苏皖语一听乐了,开心地掩嘴道:“若好处就多吃些。”眼睛对上北野锦的,福身道:“臣妾给皇上和各位王爷请安,不知今日臣妾可有扰到各位?”

    “皇后万安。”三位王爷起身,弯腰表示尊敬。

    “没有,没有。我们就等着吃苏姐姐的糕点呢!”嘴里嚼着,喉咙里咽着,手里拿着。说完又一口喝光了哥哥的茶水。

    北野明看她狼吞虎咽的全不顾大家闺秀之态,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擦去她嘴角的碎屑,在她耳边低声道:“少说话。”抬眼间神色不自然地瞄向上方的北野锦。

    不说话正好可以多吃,银姬倒是很乐意。

    “皇上,你不尝一尝么?”苏皖语殷切地看向北野锦。

    北野锦淡淡地摇头,却看着银姬吃。银姬吃的很欢畅,听见了北野锦的话,又偷看见苏皖语的失落,想起他们的关系似乎不太和睦。突发奇想要撮合他们,便捏起一块糕点走上去:“皇帝哥哥,苏姐姐的手艺不错呢!你尝尝看。”

    “放肆。”北野明有些急地喝道。

    银姬素来不怕他这个哥哥,反倒挑衅地朝他努嘴,依旧将手中的糕点递了过去。

    北野锦眉头皱得又紧了些,愣愣地看了这桂花糕半晌。

    “皇帝哥哥尝尝嘛。”银姬撒娇道。

    北野木和北野萧具站起了身,面面相觑交换着眼神。

    北野锦似乎无奈地微叹了口气,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揪眉咽下。抬头看见银姬企盼的眼神,敷衍道:“的确不错。”

    银姬得意的笑了。真是倾城的华容,让满室的鲜花都失掉了光彩。然而看到她的笑容,这一室的人的表情都不同的。北野锦嘴角微翘,北野明若有所思,北野木和北野萧各怀心思,苏皖语则看着她的手发呆。

    微妙的气氛流转弥散,最终化为跳跃的阳光,泻到更广阔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