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中

    “依臣看这“美少女”似乎是个小孩的个性,只是单纯地恶作剧。”北野明分析道,“既然这样不如设个陷阱将其捕获。”

    银姬撇嘴。你们的陷阱我肯定都会知道,怎么可能会捉的住我呢。不过这些人中只有哥哥比较聪明。

    太后按住心口不住地哼哼,看来是悲伤过度,只好被抬进寝室休养,皇后也跟着去了。剩下的几个人在商量着如何设陷阱。

    银姬在一旁吃糕点吃得乐乎其乎,勉勉强强将他们的计划都听入了耳内。对于整个计划北野锦似乎并不怎么赞同,尤其是要让他以“玉玺”做饵时。

    “皇上,舍不住孩子套不着狼啊。”北野木劝道。其实只要能捉到那“美少女”他什么都舍得!他的这番话很快得到了北野明的赞同。

    “是啊,皇上,臣定会部署周到,不会让玉玺有任何损失。”北野明再三保证。

    “皇上,这盗贼一日不除,国家永无宁日啊。”众人互递了眼色,齐声劝道。

    “哥哥们说得对。”银姬打着饱嗝,横插进一脚,“计划都很周到,定会抓住他,除非他是……是……”尾音拖了老长,“是神!”

    “是神是鬼明日见分晓。”北野明不悦地拍着她的脑袋,“臣先行告退。”

    “银姬……”北野锦在他们身后低唤了一声。

    银姬匆匆转头对他笑了笑后疾步跟上了北野明身后。自从上次委婉地拒绝了他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异常尴尬。

    “银姬……”北野明压低着头,挣扎了许久,“你下午就离京,去个远一点但漂亮的地方玩一玩,好么?”

    银姬刚要诧异地问为什么,但抬眼看见他阴霾的面容时顿时明白了。不做声,静静地跟在他旁边在宫中慢慢走着。

    “我还有个五哥么,怎么我都没见过他?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这是她心里一直想问的,索性都问了出来。

    北野明明显吃了一惊。“谁和你说的!”

    “我知道太后将我指给了他。”垂了垂睫毛,“你别问谁告诉我的,只需回答我的问题!”

    北野明低吟不语,面对银姬的眼睛目光不住地躲闪。“他只是个傻子,自小失宠于父皇,在你进宫前他便被遣到了很远的地方了。对于他我并不想说太多……”

    很远的地方……就是离京都很远喽!

    “你放心,哥哥就算拼掉所有也不会让你嫁给他。”

    离京都远、对方又是个老实的傻子……那她做什么事就不会受约束!也不用受老巫婆的气,也不用看着皇帝哥哥尴尬,也不用看着三哥别扭!

    “银姬,你相信哥哥。就算不做王爷我也会保你周全。”

    “不了,”银姬吸吸鼻子,停下脚步看着他,“哥哥你总是让我感动。从小你就疼我,照顾我。为了我你受了不少委屈。好不容易熬过了皇位之争做了王爷,如今终于能手握部分兵权,妹妹不希望你功亏一篑。”

    “银姬,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可以放弃这些……”手抚上她细致的容颜,“你是哥哥自小疼爱的妹妹,哥哥不能让你受了委屈。哥哥不在乎那些。”

    一瞬间的感动就此侵入心底深处。银姬撇开脸,离开了他的指尖温度,闭上眼不知在想什么。

    “哥哥,你难道忘了你母妃的惨死么!”半晌,银姬厉声责喝道,“你忘了你还说过要为我的全家灭门讨回个公道的么!”

    “我……”

    “现在只要再努力一点,就一点点,所有的都会实现了。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即使你要放弃我也不允许!”银姬此时脸上是少有的认真和严肃,“我决定嫁给那个傻子。我等你有实力接我回来。”

    她倔强地走在最前面。

    虽然她本不应该是这里的人,但她也是经历了婴儿时期直至长到了这般大,其中的人情冷热却是真真实实的。一直是孤儿从来没有体会过父母关爱的她在这里尝到了幸福的滋味,然而家族被灭,尤其是疼爱她的父母血肉模糊横死在眼前的画面是无论如何也磨灭不掉的,得而复失的心痛永远是一根刺,在心中拔不出。

    她知道她不单单是为了玩才说那些话的。

    两人沉寂地进了等在宫门外的马车,马车摇摇晃晃,他们面对面坐着,都不说话。北野明凝重地看着车板,粗重地进气呼气。银姬也不看他,脑中盘旋的都是刚才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休息了很久了,该是时候为这个世界的父母复仇了。

    回到王府后北野明径自进了府。银姬知道哥哥在生自己的气,便独自回了房。

    王桂见两个主子自进了宫就变得奇奇怪怪的,也不敢问,明哲保身地低头跟在王爷的身后。

    银姬一头栽进自己的床下,来回在被子上翻滚。突然她意识到一件很棘手的事!等她出嫁后“美少女”自然也就从京都消失,自己不就自动成了嫌疑犯了么!

    左想右想决定来个金蝉脱壳。

    将以前盗的东西从床下面找了出来,又寻了块破布打包好后先扔到一边准备去北野明那探探底细。

    刚走没几步就看见了王府的总管王桂。“王总管,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是王爷让奴才送进宫的东西。”

    “给本公主瞧瞧。”也不等他答应,一把夺了过来。一看,原来是用来擒她的初步计划书。

    “公主,公主,您慢点拿,别给撕了——”王桂生怕这祖宗手一抖把这张纸弄得少胳膊断腿的。

    “咯,你快送到宫里去吧。”细细看了两遍后装作不以为意地还了回去。想不到哥哥想用激将法逼她出来。

    转身瞥到了晨儿手捧饭菜正从对面的走廊经过,忙上前喊道:“晨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