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上

    皇上选妃之日就是银姬出嫁之时。说不清是悲哀是欣喜,银姬由着喜娘在脸上施粉描红,穿金戴玉。看着镜中更加美艳的自己一种别样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这便是新娘子么?”

    “您当然是新娘子啦!”喜娘笑得皱纹都勾勒了出来,“从奴家这里出嫁的新娘子没有天上的星星那么多也有十个手指了,从没有像公主这么漂亮的!瞧瞧瞧!简直呐就是天上的七仙女下凡了!”

    “公主您怎么不高兴?您的嫁妆听说可是京都百年来陪嫁陪的最多的呢!不知羡慕死了多少家的小姐。还是王爷疼您!”小兔子也是一身的新衣,兴高采烈地拿起黄金做的桂冠小心翼翼地往公主头上戴。

    “重死了!重死了!”银姬突然发火,一把推开了她。然而看着小兔子摔在地上时她却傻了眼,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小兔子仓惶地爬了起来连忙查看手中的桂冠有没有受损。

    门“吱呀”地被推开了,折射出一道人影。

    “哥哥。”银姬从镜子中看见了来人,立马回身,开心地迎了上去。

    北野明铁着一张脸,看着银姬身上的红艳艳的衣服有些怔神。

    “哥哥,我今天漂亮么?”银姬搂住他的胳膊,笑得很是灿烂,“人家这两天都没有看到你,你到哪儿去了?”

    北野明捏住她的下巴,深深地看了一眼:“你长大了,不再是个小女孩了……”发觉自己说了不相干的话,连忙改口道:“吉时都快到了,该戴的怎么都还没戴?”

    “回王爷,快好了!快好了!”喜娘赶紧出声圆场,抓过银姬就往梳妆台带。

    北野明看着她极不情愿地戴上黄金冠后亲自取来了喜帕,站在她的身后,凝视着镜子里的人,细细地端详。“今天你很漂亮。”

    银姬羞涩地低下了头。

    喜帕慢慢地盖了上去。

    喜娘塞给银姬一个苹果,尖声叫道:“吉时到——新娘上轿了——”

    按照习俗,银姬被蒙着头由北野明背着。感受着他手掌托着自己身子的温度,抓着苹果的手指微微颤抖着。

    一段极短的路走得特别漫长。

    王爷府门前的鞭炮噼里啪啦地响翻了天。

    “等我接你回来。”

    在银姬临上轿前他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只见那红盖头刚动了动却瞬间被正在忙活的喜娘挡住了。北野明不知她是点头还是摇头,待再问时已经起轿了。

    “王爷,卑职会将公主平安地送到泰州的五王爷府的。请王爷放心。”负责护送的一名官员对北野明抱了抱拳,“行轿!”

    “银姬记住刚才我说的话——”北野明朝已在走远的花轿高声地吼道,“记住我说的话——”

    “王爷……”晨儿上前扶住了他,“银姬妹妹已经走远了。”

    鞭炮声响得更加欢了。

    围观的百姓都争相欢叫着。

    银姬坐在轿内早已经哭花了妆容,捏着苹果的手指都泛了白,绣着鸳鸯戏水的红盖头被掀翻随意地扔在了脚下。和北野明生活了十多年,一步都不曾离开过,如今远嫁他乡,不知何时才会相见,如何不叫人断肠。

    “哥哥——”想起父母双亡时是他想办法逗自己笑,还在宫内时被势利的奴才们欺负了也是他为自己出头,甚至为了她不惜得罪现在的太后……忆起往昔的点点滴滴,心酸的滋味越加蔓延开来,止不住地哭泣。

    “新娘子刚出嫁都会这样,公主您别哭坏了身子。这离开娘家哪有不伤心的,只求嫁过去的夫对自己好就行了。”随轿的喜娘叹了口气。

    “呜呜——”小兔子走在轿子一侧,情不自禁地也哭出了声,“奴婢也舍不得王爷和王管家……”

    银姬哽咽地擦了擦眼泪,硬撑开眼睛逼着快要流出的眼泪倒流回去。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不管多么辛苦她都要坚强下去。

    最终苦涩化为了沙哑的三个字:“北野明……”

    银姬坐在花轿上坐得脚都麻透了,一碰不知是疼还是痒,激得她不敢挪动。从衣服里掏出手表,一看时间她就要发疯了,已经整整走了八个小时了!中途只塞给了她两只白馒头!哪有这么虐待新娘子的!

    拨开了轿帘向外看去,太阳都快落山了,周围是一大片的树林。难道今晚要露宿山林?会不会碰上山贼?会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带队的那官员高声道:“大家快些赶路,到达前面的那个小镇后就可以休息了。”

    “是……”轿外的小兔子已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腿脚发软地蹒跚前进。

    终于在天完全黑透之前他们进了镇,那镇上的七品芝麻官早在镇子口等待多时,一见他们忙不迭地讨好道:“大人您辛苦了,下官已经准备好了客房。”接着拍马屁地绕到花轿旁谄媚地道:“公主您受累了,下官早为您准备了饭菜和热水,所有公主您想要的奴才都会为您准备……”

    “知道了,知道了!大人您快带路吧……”小兔子气喘虚虚地催促着,“公主还等着休息呢。”

    “是、是。”

    银姬被好几个人扶着下了轿,这轿子做得她头昏目眩,直想睡在地上不起了。

    “明天还做坐轿子?”惊恐地问道。

    “回公主,明天改坐船了,大约后天就能到了。”带队的官员回道。

    “太好了……”银姬终于舒了口气。

    坐船当然是太好了,她可谓是从上船一直睡到了下船,中间都没有醒来过。

    “公主,下船了。”

    “嗯……哥哥我要吃鸭……桂花暖鸭……”

    “公主,五王爷的人来接您来了!您流口水的样子可不能给外人看去呀!”小兔子来回死命地摇。

    银姬狐疑地伸手擦擦嘴角,果真粘湿湿的!拿起小兔子的袖子一阵猛擦。“五王爷的人来了?”

    “就在等着您呢!大家只等您了!”

    “怎么不早叫醒我!”对着小兔子的头一阵狂敲。

    “人家明明叫不醒你……”小兔子委屈地摸摸头,咕哝着将地上的红盖头重盖在银姬的头上,搀扶着她出了仓。

    守在外面的喜娘吆喝道:“新娘子坐轿啦——”突然又惊叫道:“苹果呢?公主您手里的苹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