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中

    鉴于这次行动的失败,银姬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去那个花楼了!改为去其他青楼。

    不过今天那个女的叫床叫得好假!

    说起床,为什么银姬把盗、摸来的宝贝放在床下却没有人看见呢?这是因为这里的床的下摆都是用木头围的密不透风,而银姬通常喜欢从下摆拆下一块木头再拼装上去,这就造成了她永久的藏宝地点。

    将那玉佩塞进床下后,爬上床,挤进里面。将北野弦往外踢了踢。“床我占四分之三,其余都是你的了。可别说我欺负你。”说罢有将他往外挤了挤才舒坦地翻身睡去。

    “公主!公主!已经晌午了,您得起床了!”

    “晌午怎么了……”银姬翻身继续睡。

    “姑爷早就起床了,您再睡可就被人笑话了!”继续在她耳边唠叨。

    “小兔子我讨厌你!”银姬坳起身子冲天高喊一句又倒头睡下,被子都堆在了头上。

    小兔子转了转眼珠,故意装作毫不在意地道:“听说姑爷今天是去联系他的舅舅去了,不知能不能救咱们的二王爷。唉……”

    “那傻子回来了么?”银姬迅速坐起了身。

    掩嘴偷笑了一会突然惊讶地瞪起眼睛:“公主您怎么能这么称呼姑爷?”

    “你再废话我拔了你舌头!”狠心地戳向她的头,“说,那傻子呢?”

    “还、还没回来……”

    “去,把柳总管找来。我有事问他。”银姬想了想,以贼快的速度下了床,喝了漱口水后坐到铜镜前打理打理了自己的头发。

    “福晋。”恭敬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柳总管,王爷呢?”

    “去找李将军去了,还没回来。”

    “他的舅舅手握的兵权很大么?”

    “嗯……是的。”

    “将军在泰州么?他怎么找得到?”

    “李将军不在泰州,但王爷自小和将军就有一种特殊的联系方法。所以福晋不必担心。”

    如此一说银姬倒真放了心,看来这傻子真的没有拿她消遣,而且办事速度挺快的,待会儿他回来了得好好奖赏他。“嗯,知道了。对了,今天中午我要吃鸭子。你们这最出名的鸭子叫什么?”

    “黄酒焖鸭。”

    “就吃这个!叫厨子们做。另外那个什么糕点的?就是比较香的,好像还有梅花味的……”银姬很想吃昨晚从厨房顺手牵羊的那种糕点。

    “梅花糕?”

    “大概是吧!端一盘给我。”半晌叫道:“得现做的!”

    “是。”

    咬着手指,看着盘子里被风卷残云得只剩下骨感美的鸭子,银姬打了个响亮饱嗝。

    “公主您别再丢人了……”小兔子红着脸警惕地看着站在一旁的其他侍女,咬牙道。

    银姬无所谓地又捏起梅花糕美哉美哉地吃了起来。

    “王爷,您终于回来了!饿了没有?”

    银姬听见柳总管的话后立即从桌边蹦了出去,远远地瞅见那美若柳枝的身形,狮子般扑了上去:“瞧着一身的汗……累了吧,我给你锤锤。”无比谄媚地将他嗯在凳子上,霍霍地给他锤腰。

    “姐、姐姐。”北野弦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

    “不习惯?那就不锤了。”银姬赶紧收起两只拳头,嘻嘻地傻笑道:“怎么样?怎么样?你舅舅……咱舅舅答应了么?”

    “舅舅说帮二哥哥得有条件。”

    “什么条件?”银姬当下警惕地离开了他三丈远。该不会是……要她以身相许吧!她不要——不要——

    “舅舅说我不会懂,他会和二哥哥说的。”北野弦眉开眼笑地吃着糕点,兴奋地道:“舅舅夸我成亲后懂事多了!姐姐,成亲后为什么会变懂事呢?”歪着脑袋,眨着大大的眼睛。

    “这个……”说深奥了他怕是也不明白,说简单了……这怎么说简单呢……瞥着周围五王府的人,只好往暧昧方向说了……“每天晚上我们在床上玩是时侯就代表你长大了,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

    一旁的丫环瞬间涨红了脸,害羞地不敢抬头。

    “玩?我们玩的什么?”北野弦还是不懂。

    “……”想劈死这个人……“我们在床上……”银姬欲语还休。

    “咳咳——”柳总管咳嗽着张老脸,“王爷,下午您还要习画。”

    这个死总管总算出来扯开话题了!非要等她把话说这么暧昧才站出来,是何居心?难道对闺房乐事也敢兴趣?真是八卦!银姬将这老头从头到脚鄙视了一遍。

    “我不要习画!”

    “王爷,这是将军吩咐的,而且燕先生早已在等候了。”

    “柳总管我好累,我不要去!”北野弦就像一个撒娇的孩子般蛮横地耍着赖。

    “王爷!”

    “乖,”银姬搓着他可爱的脸,这个老头真是的,连孩子都不会哄!“乖乖啊,我陪你一去好不好?我知道你画的画最棒了,带我去看看吧。”

    “嗯。姐姐,我画的画很棒的。”北野弦骄傲地仰着脖子,“现在就去吧!”

    柳总管一眼奇光地看着银姬,露出赞叹之情。

    那个教北野弦画画的女子叫燕解语。银姬第一次看见她时她穿的是白色的纱衣,质料很高档,是有地位的人才能穿的。她的身腰很是妖娆,风吹起她的衣摆,远远看去好似是条白蛇在缠绵着腰肢。但她却戴了条白色面纱,遮挡住她的整个脸,除了一双眼睛。

    银姬当即就很肯定地判断她是为难得一见的美女,因为她的眼睛很美。

    燕解语看到银姬时明显地愣住了,可能是被迷住了。凡是见了银姬而不着迷的那他就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