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晚色无边际,茫茫尽眼愁 下补

    银姬有那么一瞬间是沉默的。“她已经死了,而且她并不是我的母亲……”

    那次宫变她还记忆犹新,先皇一驾崩贵妃便被赐死陪葬,那天哥哥很是沉默,却没有哭,但是她知道他的心早就哭干了。然后他带着她离开了皇宫,住进了现在的府邸。

    北野弦还想再问什么,但见到银姬将头埋进他的肩窝处,月光泄在她的身上有种凄凉,伸手抚上她的背,在她耳边道:“姐姐不要难过,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命运是不可预测的,今日信誓旦旦的人到了明日可能会将这要保护的人儿伤得体无完肤;可能会作践她而只是为了博那新人儿的一笑;可能会瞧也不瞧她一眼,任她肝肠寸断,自生自灭。这北野弦如今也给了这么个誓言,但他究竟会是怎样的人呢,谁也不知道,只有让命运的齿轮去告诉未来的人儿……

    银姬闷闷地点点头。将头更加埋进他的颈窝处。这份依存让她很安心。依赖就此无声无息地发了芽,生了根,悄无声息。

    回了二王爷府,泡了个澡,银姬回到房里时北野弦已经睡着了。看他湿漉漉的头发就知道他也是刚洗完澡的。

    “小傻子,醒醒,”银姬摇晃着他,“头发不擦干会头痛的。”

    “嗯……”北野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睡眼朦胧,“姐姐……你帮我擦吧……”说着动了动身子将头枕在她的腿上。

    “哎哎哎!”银姬推着他,“我不是枕头啊,快爬起来,你不知道你比小猪重啊!”又使劲地推了推,他还是没有一点反应,一看,又是睡过去了。泄了气地看着他,端详着他的睡颜,“你这家伙怎么会长得这么好看,把我也要比下去了。不对,我可是天下第一绝世美女,怎么可能被比下去。哈哈——”笑着笑着就变成了干笑,带了点苦涩,“哎,若我有你这么单纯就好了,天天躲在哥哥的羽翼下,吃喝不愁,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没有仇恨,没有悲伤,没有算计……你这个小傻子,永远就这样知不知道?不要变,永远就这样。”

    手上拿着的干布擦着他的头发,搓揉着,“你这家伙吃了什么,怎么脸头发都这么有光泽呢?真是苍天不公啊——”

    干布从他的头发擦到了他的颈部,再擦到了他的脸上,目光便停留在了他红嘟嘟的唇上。“嘴唇好红啊,真的没有涂口红?”不甘心地用食指小心地碰了上去,来回地蹭了两下,这嘴唇更加红的鲜艳了。“好像樱桃啊,我好久没吃了,现在尝一尝没有问题吧……”

    “只是尝尝樱桃,又不是轻薄他,没事的,没事的。”银姬就这么自言自语地倾下了头,披散的头发垂在两侧,单手扶住他的下巴,浅浅地吻了上去。轻轻一吻好像并不够,于是用舌尖挑开了他的双唇,细细地舔舐。

    “嗯……”北野弦嘤咛一声。

    银姬赶紧松了口,双颊通红,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顺着砰砰直跳的心口,粗喘着气。刚刚她差点不能自拔。

    偷偷地看着腿上的北野弦,他微张着的口似乎是邀请她再一亲芳泽。

    “呸呸呸,我怎么成淫魔了!睡觉睡觉!”说罢狠心地踢开腿上那诱人犯罪的“魔物”,吹了灯倒头就睡。

    “姐姐……”被这一踢北野弦倒是醒了。

    “你做噩梦了,继续睡!”没好气地翻身背对着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在见他呀……汗死!

    “哦。”北野弦迷迷糊糊应了声,身子移了过来,靠着她继续睡了。

    银姬的身子扭了又扭,见甩不开他只好作罢。将头埋进薄被里,祈祷周公快些来找她喝茶。

    折磨人的夜才刚刚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