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中

    银姬没有说话,而是和他一样看着池中游来游去的鱼。

    “注意为上。”北野萧补充了一句后就从她身边离开了。

    哎?哎?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走了……人家肚子里的话还没说呢!都是钗子惹得祸啊!

    “银姬!”

    谁叫她?没看见人家心情不好么?便摆了脸色去瞪那人,这一瞪把魂瞪去了三分。“皇……皇帝哥哥……”赶紧扯动嘴部肌肉硬拉出一丝笑容。

    “银姬,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北野锦伸手将她头上的一片叶子拂开。

    “没有……”银姬低着头,鼓着嘴巴,眼珠溜了溜,突地抓住他的袖子道:“皇帝哥哥,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让人去我哥哥府上给我拿支钗子?”

    “可以。”北野锦见她愿意和自己亲近,惊喜不已。立马招来一个太监,要他速去速回。

    “等等,”银姬叫住了那名太监,“你去了后就找一个叫小兔子的婢女,对她说我要一根镶有黑珍珠的玉钗。”

    “是。”那太监领了命,恭顺地走了。

    “黑珍珠?”北野锦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像四弟家也有一颗黑珍珠,很是稀有。”

    “是么……”嘿嘿,那珍珠就是四哥家的,不是好像。

    “四弟的母妃家族富可敌国,也难怪会有如此的珍珠,比寡人皇宫里的都大。”

    银姬一惊,抬头去看他,电光石火间竟在他的眼底捕捉到了一丝狠光。不妙,四哥有危险!

    四哥,刚才你还要我小心皇上,现在该小心的是你了!

    银姬用丝帕掩嘴,开心地笑了:“原来皇帝哥哥嫉妒四哥有颗比你还大的珍珠!呵呵——”有意深深地瞅着他,“哪天我们去海边捕扇贝去,说不定得到的珍珠比他家还大呢!”

    北野锦深深地被她的笑吸引住了,尤其她的眼睛里闪动着调皮的光泽,更是让他不能转目。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上她的脸颊。

    柳树下,他们就这么对望着,女子一脸的嫣笑,男子则是深情的对望。

    “皇上……”苏皖语身着正统的凤服,站在不远处,满眼都是深深的痛苦。

    北野锦赶紧收回了手,讪讪地道:“皇后有什么事么?”

    苏皖语抑制住欲哭的情绪,努力含笑道:“群臣……已经在御花园等候多时,太后邀皇上一起过去。”

    银姬侧过脸,庆幸地用手抵住心口。还好苏姐姐露脸露得及时,不然她都怕北野锦会俯身亲她。

    “银姬,寡人先去一下。”北野锦有点不舍地回望她。

    “嗯。”银姬点点头。

    苏皖语跟在北野锦身后,临走前特别有深意地用眼角瞥了银姬一眼。

    银姬吐了吐舌头,转身之际正好看见了北野萧在池子另一边看着她。他那是什么表情?好像在嘲笑她!天地良心,她刚才可是为了他才恶心巴拉地演了那么一场让人呕吐的戏的,他不感恩戴德,还以一副死样冷眼旁观。他奶奶的!

    气愤地绕了过去,没好气地冲着声音喊道:“四哥!”

    北野萧斜瞄了她一眼,展开手中的那把扇子,翩翩地扇了扇,背着她清冷地道:“不要玩火。否则火大烧身没人救得了。”

    “小心先烧了你。”银姬白了他一眼。

    “先烧我倒还好,起码你还能逃些日子。”北野萧自言自语道。

    “什么?”银姬只看见他嘴皮子动了几下,愣是没听见,只好粗声粗气地提醒道:“皇上看上了你家的钱了。小心被拦路打劫!”

    “呵呵——”北野萧倒是笑了,“银姬关心四哥,这倒是头一回。行,四哥记下了。”

    这这这……什么人!心不甘情不愿似的!真是那个什么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哈哈,”北野萧笑得更加放肆,“今天我们就要站在这看一天的风景么?北野弦的舅舅回来了,你不去拜访一下么?”

    “什么时候回来的?”银姬倒是不知道。

    “现在应该就在御花园了吧。”北野萧眯着眼,仿佛能透过层层的人群和建筑,看向远处,“你三哥去了,我们也去吧。”

    “哦。”银姬跟着他身后走着。

    为什么北野萧明明对她这么冷淡,但她只是在心里发牢骚,却并不讨厌他呢?

    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答案。只是四哥让她恨不起来。如果真要个答案的话,那应该是小时候在她受欺负时,他虽然没有像哥哥那样为了她强出头,打抱不平,但是却总在暗地里帮她。这种雷锋式的精神是她崇拜的吧。

    或许,等到好几年后她才会为今天的问题寻求到一个答案。

    北野萧一路走着,就有一路的人为他让路。人人视他为罗刹,避之不及。

    原来四哥这么强势!

    到了御花园,太监一看来人是谁立马就谄媚地前来迎接。“四王爷,公主吉祥。皇上和太后都在园子里呢,可要奴才带您们去?”

    “不了。”北野萧很是简洁,“可看见五王爷?”

    咦,干吗问那傻子?银姬不明所以。

    “回王爷的话,看见了,就在太后身边呢。”太监点头哈腰,就差摇尾巴了。

    北野萧点点头,便不去理他,径自进去了。

    银姬紧跟其后,调笑道:“四哥很在乎北野弦么?怎么单单地问了他?”

    北野萧蓦地停下脚步,扇子遮嘴,声音轻飘飘的:“我可不想再多个妹妹。”

    嘛意思?银姬对于他的天书一向不是很敏感,当下有点懵。抬头努力地想从他的眼睛里得到什么提示,却发现他好像在盯着某处看得出神。顺着他的视线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