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觉来盼庭前,一鸟花间鸣 上

    这一章重写了。亲们再看看。

    银姬回到二王爷府时,王桂赶紧出来迎接,大叫着:“公主,您回来了!”愣愣地在她身后找了一圈,“五王爷呢?”

    “太后留他在宫中过夜。”银姬往府里走,“小兔子呢?让她给我备水,我困死了,也累死了。”

    “她已经在准备了。”王桂突然压低了声音,“王爷回来了。”

    银姬步子一僵,不敢置信地看着王桂,“谁回来了?”

    “是王爷从前线回来了……”王桂仍然压低着声音,“刚才王爷进了宫,现下回来了。”

    “进宫?”这么晚进宫干什么?“快带我去!”

    拐过王府里的一个小小的后院,赫然映入眼帘的是那个许久不见有些消瘦的侧影,衬着几根萧条的竹影,显得有几分身在异乡的沧桑。

    “哥……”银姬突然不敢喊他了,怕这是梦,一喊就变成泡沫消散在空气中。

    北野明闻声慢慢转过身子,喃喃地道:“银姬……”

    “哥哥……”银姬还是小心地上前,数种情绪交杂着,不知是哭还是笑,却不敢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站在在他旁边。

    “银姬。”北野明抱住她,“我回来了。”

    银姬将脸埋在他的胸膛内,呼吸着属于他的气息,感受着他真实的存在。良久,她扁着嘴责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一直在等你!”

    北野明微微地一叹,亲吻着她的发髻,“对不起……我回来了。”

    “嗯。”银姬从嘴角拉出一丝笑意,反手抱住他,将整个人更加靠近他。突地,伸手掐他的脖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啊!你这丫的永远别回来好了,直接住火焰山得了。好了,放开我。搂搂抱抱成何体统,男女授受不亲。”看着北野明云里雾里的模样,银姬这才满意地笑了。

    “几日没见,你的脾气见长了。”北野明放开了她,看着她明艳的笑容,摸摸自己的脖子,没奈何地摇头。

    “哪里哪里。哥哥谬赞了。小女惶恐万分。”银姬昂着头,“话说今天的星星怎么少了。”

    听着她风牛马不相及的话,北野明更是乐了:“看到我这么个帅哥在这,都躲起来了。”

    咦?哥哥自从上了战场怎么变性了?申明是性格,不是性别。从前他一向是不开这种玩笑的啊。依他以前的性子,她一掐他的脖子,他肯定是皱眉,然后喝道:“银姬,别胡闹!”要不就是“放肆!”,更不会和她开玩笑讨论星星怎么少了的这个问题的。难道……难道……这不是哥哥,是个妖精?说不定是树精或者是狐狸精,再不然就是蚌精。

    银姬想到现在风黑月高,正是妖精作祟的最好时机,背后一片恶寒,连连后退几步,与之保持安全距离后抽搐着嘴角道:“你……不是我哥哥!说,你是谁!”

    北野明顿时脸色一沉,抿着嘴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我……”

    “你模仿我哥哥的声音很像,但我哥哥绝对不是这样说话的,你是哪一路的妖精!你不说我就喊人了。”银姬大声恐吓道。

    “好了,银姬,别胡闹了。”北野明皱了下眉。

    呃?他是哥哥……“吓死我了,刚才你干嘛那样子跟我说话,害我神经紧张。”银姬拍了拍心口,这才是北野明嘛!皱着眉时总给人一种透不过气的威严。

    “我刚才哪样子说话了?”北野明好笑地看着她。

    “你开玩笑我不适应。怪怪的。”银姬偏着脑袋道。

    北野明一阵深深的叹气,“你不喜欢我那样?”

    “也不是……”银姬有点纠结了,“那比较不像你。反正感觉不好就是啦。”

    北野明听罢正了正脸色:“太后过生日热闹么?”

    银姬点点头。

    “太后有欺负你么?”

    银姬垂下了眉睫,顿了好久,终究摇了头。

    北野明沉默了。伸手摸着她的发,“没多久哥哥就会为你讨回一切的。”

    “嗯。”银姬点头,笑了笑,“想不到哥哥去了次前线,打仗回来后整个人都帅呆了!”

    “又不知和谁学得这些话。”北野明宠溺地捏着她的鼻子。

    “中国话。”银姬吐吐舌头,摸上他的脸,“好有男子气概的说。皮肤好有光泽,古铜色的耶。连脖子也是!我看看是不是全身都晒了的……”手顺着脖子一路向下,扯着他的衣襟一路向下开去。

    北野明的眼内闪着某种情愫,看着她,任由她逐一拉开自己的衣衫。“五弟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他呀,他被太后留宿皇宫了……”银姬应了应,此刻的眼睛正光芒大盛,话说她有多少天没有看过哥哥的身子了!真是古铜色的啊,超赞!看着北野明衣衫半坦着,她咕噜咕噜地流着口水。

    “你和五弟没有圆房吧?”北野明试探地道。

    “嗯?”银姬霎时红了脸,看向他,有点扭捏,“你干吗问这个?”

    “我……”北野明目光躲闪着,“我……随便问问……”

    “女孩子的秘密男孩你别猜。”银姬打着哈哈,“哥哥,我摸摸好不好?”

    北野明捉住她不安分的手:“不好。”似笑非笑。

    “……”银姬伸手触了触这古铜色的皮肤,诱惑啊。妥协道:“你是我哥哥,我就不瞒你了。我和他……没有圆房,有圆床。”还想再触触这散发着阳光气味的皮肤时,手却又被一把抓住了。抬眼迷茫地看着他。

    “银姬……”北野明犹豫着,隐藏着,踟蹰了许久,方才续起勇气问道:“你喜欢哥哥么?”

    此时的北野明长发垂直而下,好看地弯着嘴角,胸前的衣襟被风吹得一开一合,性感的长颈和锁骨忽隐忽现。

    银姬的脑袋开始便浆糊了。茫然地点点头,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喜欢……”

    北野明满意地笑了,邪魅地将头发全都甩到右侧,露出半坦的左肩,勾着她的下巴问道:“哥哥好看么?”

    “好看。”哇噻,哥哥好性感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月光男神?口水哗啦啦——

    北野明得意地笑了,他的小人儿正一步步走进他的陷进。“想不想摸摸?”

    “想。”字音还没落,狼爪就已经上前了。

    在她的手触到自己的一刹那,北野明肃下一张脸,抬起她的下巴,对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银姬,记住,你喜欢的只能是我,你能摸得也只能是我北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