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今年花似去年好 上

    锁银殿,好漂亮的殿,脚刚踏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簇簇娇艳的花,而且都是她喜欢的颜色的花,还有那不生蚊虫的樟树,时不时就是一股幽香。

    “锦,您看呀,那鸟好漂亮!”

    银姬顺着那声音看去。一个红衣女子嘟着嘴坐在一身龙袍的男子的身上,双手勾住那男子的脖子,一个劲地撒娇道:“锦,你好坏。哼,看臣妾不咬你。哼。”

    银姬看着这一幅的皇帝妃子图,不敢动,生怕破坏了这一切。

    “你是谁?”一个丫环凶巴巴地问道。

    这一问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北野锦看了过来,明显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就去推那女子。女子不明白为什么皇上突然要疏远自己,看着银姬,又看看皇上,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低着头黯然地从皇上的身上爬了起来。又是黯然。

    “皇帝哥哥。”银姬尴尬地叫道。

    “奴婢该死!”那个丫环意识到以下犯上了,忙不迭地跪下了。

    “你是新来的吧,不认识我很正常……”

    “拉出去重责二十大板!”北野锦素着张脸。

    立即就有太监来拉那丫环。

    “皇上,您就饶了……”那女子张口求情,话却说了一半便不说了,更加低沉地低下了头。

    银姬看着那丫环被拉了出去。呃?她似乎破坏了一切。“这位姐姐没见过我吧,”银姬试着开话题,“我是……”

    “臣妾参见公主。”女子俯身行礼。

    “认识我?”银姬奇怪地指着自己。只怪自己太出名了。

    “银姬你……”北野锦欲言又止。

    “我是来看望太后的,遇到了皇后……就来看看你了。”银姬嘻嘻地笑着,怪别扭的,“这位姐姐叫什么?”

    “臣妾叫唯梦。”女子开看口,声音却是很低,似乎不敢说话似的。

    唯梦和这锁银殿又有什么关系?她还以为她叫锁银呢。“唯梦姐姐啊。姐姐一定很漂亮,我还没有见过你呢,让我看看吧。”

    女子似乎很为难,左右回避着。银姬托住她的头,耍赖道:“就看看嘛。”

    “银姬……”北野锦很为难地开口了。

    “皇帝哥哥你别管。我就看一看嘛!”银姬终于抬起了她的脸,一看之下瞬间犹如电击。好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儿看过。有些茫然地看向北野锦。

    北野锦有些尴尬地偏过头,负着手。

    唯梦再次低下头,躲躲闪闪的在隐藏着什么,忽努力地笑着,“臣妾去给公主沏茶。”便走了。

    好奇怪的感觉。“皇帝哥哥,这位姐姐我在太后大寿上怎么没有看见过?”

    北野锦神色一顿,怅然叹气:“母后不喜爱她。”

    呃……“这样啊,不喜欢她什么?我觉得她很乖巧。”然而收到的只有他更复杂的神色。

    “公主您喝茶。”唯梦端上了茶杯。

    玫瑰花茶?是她爱喝的。“姐姐你也喜欢喝?”

    唯梦摇摇头,“我不喜欢。”

    不喜欢怎么会有准备?貌似北野锦也不喜欢喝的,怎么回事。怪怪的。

    “皇上,皇上,太后找您呢!”汪全急急地跑了进来,见了银姬立马弯腰,“银姬公主吉祥。”

    北野锦看了眼银姬:“我先去了。”

    “臣妾恭送皇上。”唯梦款款下拜。

    皇上都走了,她留在后宫似乎不太好,也是时候该走了。“我……”

    “公主,臣妾有话对您说。”唯梦还是低着头,“请随臣妾来。”

    银姬犹豫地点点头,随她来到了内室。

    “公主您对皇上是什么感情?”

    “我对皇上?”银姬不解,干吗问她这个,盘问?“以你的地位不配问我这个问题。”

    “那么公主见到我的脸是不是很震惊?”唯梦语气平静。

    银姬想了想,还是不解地点了点头。

    “那么您照着镜子,再看看臣妾就明白了。”

    银姬半信半疑地接过一面铜镜,照了自己的脸,再看看她的脸。轰隆隆,惊雷穿肩而过,冰水醍醐灌顶,愣是震得她动弹不得。

    “呵呵,”唯梦苦涩死笑了,“这就是我得宠的原因。我有着和公主相似的容貌,也可以说我是借着公主您才住进了皇宫。”

    “你胡说什么!”银姬定了定神,“你住进这里是因为你是妃子。”

    唯梦苦笑地摇摇,悲伤地看着窗外:“公主可知这里的一切包括那些花花草草是按照谁是喜好摆放的么?我不喜欢太过艳丽的花,不喜欢樟树的气味。我喜欢吃面,却吃不到,我不喜欢吃鸭却要天天吃。这一切是为什么……”

    “你在乱说什么!”银姬惊慌地呵斥道。她怕知道这一切,然而她却早一步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只期望谁也不要说出来,那么她可装作一切都不知道。

    “这一切只因为皇上心里爱着的女子喜欢明艳的花,喜欢樟树的清香,她不爱吃面条,却很爱吃鸭。”唯梦的心在流泪,“他希望我是那名女子,或者就把我当作了那名女子,所以我得扮成那名女子,以另一个人的身份活着,接受着这一切。”

    银姬深深地吸着一口气,硬下心道:“你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公主可知道这座宫殿为何叫锁银殿?皇上想锁住的人不是我,而是……”

    “够了!”银姬手掌一挥。

    唯梦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捂着脸,却笑了:“但是这里却是我在住着!皇上宠的人也是我!”

    “你疯了么!乱说话可是会没命的!”银姬转过身子,不去看她。

    “臣妾逾越了。”唯梦怆然地靠在墙上,“我只想和那名女子说,既然不喜欢皇上可不可以把皇上让给我,让他就这么爱着我,也让我能这么继续地陪在皇上身边。我不希望看到皇上再为那名女子伤心……”

    银姬已经走到了门边,听她这么一说身形一搓。良久之后微微侧过脸,“那么,现在我可以代替那名女子对你说,”手紧紧死抓住衣襟,“你可以就这么陪在皇上身边吧,可以让他就这么爱着你吧,也可以不要让他再为谁哭了。”

    “谢谢公主。”唯梦哭了,却也笑了,“谢谢公主成全。其实我希望皇上能为我哭一次,哪怕只有一次我这辈子也值了。”

    银姬逃也似的逃出了锁银殿。

    锁银殿,是想锁住她么?可是她是谁也锁不住的。就算是皇帝也是锁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