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人之初性本善 下

    “药好了就给我吧。”银姬叹了口气。

    “是。”小兔子将药碗端到了她的面前,看了眼银姬红红的眼睛,垂下头道:“公主,有句话我不知该说不该说。您有点不像您了。以前您是多么地无肝无肺啊,不管谁生病的要死您也不会皱一下眉的,照样一觉到天亮……”

    “放肆!”银姬随手将桌上的茶杯重重地掼在了地上,头上的珠钗晃了又晃,“我以前一再纵容你,你就真没大没小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在嘲笑你家的主子,看来你是活得太久了!”

    “主子饶命!”小兔子吓得直接跪了地,“奴婢一时嘴快,鬼迷了心窍,说了不该说的话!公主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死了就伺候不到你了!公主----”

    银姬深深地急吸了数口气,压下心头的那无名之火,指着一旁是水盆:“换盆冰水过来。”

    “是。”小兔子连忙端着水盆逃也似地溜了出去。

    “我以前难道真是那般无心无肺么……”银姬将手按在心口,闭上了眼睛。她本非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自然也当作是一场戏,上天既然给了她做“演员”的身份,她自然要卖力地演下去。可是自从八岁失忆后她发现丢失的只是在这里的记忆,另一个世界的景象反而根深蒂固,时常在眼前流连,大概是上苍不许她忘记自己真正的身份,可能有朝一日她还会回去,那么,这里的一切不就是海市蜃楼,卢浮幻影了么。那她干吗还要演得这么真?

    对!干吗要这么真!谁生谁死又关她什么事?!可是。就是有几个人她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如果要放下就得给她个放下的理由。如果以后她找到了理由,那么她一定能果断地放下。

    坐在了床沿边。端起那碗药,勺子在汤药里不停地画着圈圈。吹了吹。对床上的人轻轻地道:“小傻子,吃药了。”盛了浅浅地半勺吹了吹就对着他的唇喂了下去,明明只有半勺他还是喝不进去。

    咚咚----门被敲了几下然后才推开了。是柳总管的声音:“福晋,燕老师来看望王爷了。”

    “我听说王爷生了病,不能来上课。所以我来看看王爷。”燕解语在房门口道。

    是啊,北野弦不能去上课了。“进来吧。”银姬淡淡地道。如果不是她应邀给小傻子灌输残暴地思想,她也不会出这种馊主意害了他,当在便有些恨她。

    燕解语走上了前,竟没得到允许就伸手去把了脉:“王爷风寒入侵得不清,高烧不退,脉象紊乱。”

    银姬皱着眉道:“大夫也是这么说的,想不到燕老师也懂医理。”

    “自小学过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燕解语接过银姬手中地药碗。闻了闻,“这药不差。”

    什么叫不差,难道以为她会在里面下毒么?银姬非常不快。就欲翻脸。然而燕解语下面的举动却着实让她吃了一惊。燕解语毫不犹豫地在自己的手指上咬了一口,将渗出的血尽数滴入了药丸之中。

    “你这是干什么?”银姬惊恐地看着那些血在汤药中凝固消散再隐于那浓黑之中。

    “古时候有割肉救母之说。想必人的血肉是能起死回生地。我只不过想试一试。”燕解语风轻云淡地将药碗递给了银姬。“福晋快些给王爷喂药,药一凉可不好了。”

    “你……可是喜欢王爷?”银姬盯着欲退下的燕解语的背问道。

    燕解语微微一僵。随即回过身,淡淡地笑了笑,眉眼中隐藏了无限的忧伤:“福晋为什么会这么问?王爷的心都在福晋的身上,而我只不过是王爷的老师罢了。告辞。”

    门被关上后,银姬的目光落在了药碗内,真的要喂这药么?然而她也没有主意,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如搏他一搏。狠下一条心,舀了半勺就着他地嘴喂了下去。大概是里面夹杂的血气味重了些,熏得北野弦皱了眉,然而却是喝了下去。银姬一喜,趁着他有吞咽的意识接连喂了几勺。

    “公主,”小兔子可怜兮兮地挨近了,“冰水换好了,奴婢给王爷换手巾。”

    “小兔子,我以前真地如此没心没肺得那么明显么?”银姬看着她给北野弦换是毛巾时问道。

    “奴婢说错话了“你不敢对我说实话么?”银姬拉住她,“我对你不好么?你说实话我不怪你。我现在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小兔子。”

    “公主,”小兔子跪在了她地身前,“小兔子地命就是公主您的,奴婢实话什么都敢对公主说。公主以前只是对一切都看得开,什么事都没有放在心上过,并不是没心没肺……”“好了,你退下去吧。”

    “公主您不吃饭么?”

    “不想吃。你下去吧。”

    门外艳阳高照,暖风抚人面,然而阳光只是泄了窗台一尺,怎么也跳跃不到屋内。床帐被风吹得飘了飘,轻轻地掩着床上地人。

    “公主在伤心么?”缭缭绕绕的女音自屋顶上空传来。

    “谁?”银姬睁大眼珠盯着屋顶大喝一声。

    “公主小声点,惊到了不该惊动的人可不好。”一袭红纱旋转着洋洋洒洒地落在地上,“教主派我来保护公主的。”

    “是你?”银姬认得她,她们见了不下三次了。

    “是我。上次公主托我找的人也已经找到了,托的信也给您带到了。”女子斜瞥了床上之人,“好一个绝色美男子,可惜生了如此大病,怕是生活不能自理喽。”

    “你都知道?”

    “都知道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女子故弄玄虚地对着屋顶溜了一圈眼珠子。

    银姬捂住嘴。低下声:“监视我的人倒底有多少?”

    “不多不少,算上我地话大概五六个。”女子摆弄着手指。五六个?这么多!“背后的主人你可知道?”

    “不知道,”女子低头邪魅地笑了笑。“不过算上我大概是四家主子。”

    四家?还有一家是谁?“这么多人你怎么敢堂而皇之地在这里和我说话?”

    “哼哼,用药迷了他们不就是了。”

    药?“那你还不如给我杀了他们!”

    “不行。教主特地吩咐道不好。免得打草惊蛇。”女子摇摇头。

    “监视我的这么人,你随便杀了其中一家,他们怎么知道是我派人下地手,说不定会狗咬狗,自相残杀。也就惊不了蛇了。”

    女子神情一顿,随即拍拍手:“真是好计谋,好头脑。我禀报了教主,教主一定会赞成的。不过,教主要我问公主一件事,公主地肩部可是有一块胎记?”

    “胎记?”银姬下意识地去捂肩,“问这个做什么?”

    “教主没告诉我原因,公主不想说那就等以后教主亲自来问你吧。”

    “你们教主呢?有没有训练什么教徒?”

    “训练?”女子扬了扬眉,“圣女预言这世上有一名女子不是本世中人。会害了教主,教主正在外寻找那名女子。”

    呃?不是本世中人,找的不正是她么?那是个什么样的圣女。连这个也能算出来!

    “其实我这次来见公主是因为看见了十分有趣的事,想对公主您说一说。”

    “什么事?”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听那有趣的事。

    “昨晚王爷落水时……”故意拖长了音调。其实王爷本来是不可能落水地。只不过呀是有人动了手脚,比如用鞭子缠了王爷的脚啦或是有意用石子打了王爷的腿什么的。反正是王爷落水了,可这竟引起了两家黑衣人互相残杀,场面好激烈啊。”

    北野弦不是正常落水的!“哪两家?”

    “不知道,只不过有一家的武器很特别,形状好似咚咚----“福晋,知府大人来探望王爷了。”

    钱大宝的消息挺快的啊!银姬转眉之际那红衣女子早已经不在房中了,想不到竟是如此地来去自由。银姬拽紧了拳头。“知道了。”

    到了前厅钱大宝送了根极品人参,表露了担忧之情,知道银姬此刻没有会客的心情,也不多坐,留了孜媛就和钱元宝回去了。孜媛挂着淡淡地愁眉道:“王爷的身体可好?今早我公公在药房看见王府的人在抓药才知道是王爷病了。”

    原来是这样。“难为你公公了。王爷是高烧不退,吃了药也没有好转,大夫说若两日不醒便会性命攸关。”

    “这么严重?”孜媛暗暗吃了一惊,“怕不是被人施了什么巫术有意害王爷?是有人故意害了北野弦,但巫术一说她一个现代化地人是不会相信的。“王爷不小心落了水。”

    “落水?落水不过感冒打喷嚏,怎么可能会如此严重!”孜媛张大了嘴,“肯定没这么简单。”

    孜媛地意思是说除了落水肯定还有人施了巫术,而银姬听了后却眼睛一亮。是啊,落水怎么会如此严重?难不成是有人暗中下了毒?北野弦救上来时还是好好地,还和她说了话,怎么回房的一会儿功夫就严重了。

    “福晋,我听说泰州地光孝寺特别灵,不如我们去那拜一拜求王爷身体健康。”

    拜佛一事她是不会信的,当即道:“等等吧,说不定王爷今晚会好转。”

    “也是。”孜媛咬了唇不再说话了“天色不早,你快回去吧,晚了会不安全。等王爷醒了我会派人去府上通知的。”

    孜媛点点头。

    然而北野弦却是一夜未醒,第二日又将那李大夫请了来。李大夫把了把脉立即摇头,背起出诊箱就往外去,“准备后事吧。”

    银姬彻底地被怔住了,忘了该如何反应。倒是柳总管反应的快,大声哭了出来:“我的王爷呦----”他这一哭府上的所有丫环家丁也齐声哭了出来。

    “够了!”银姬含着泪,拍了桌子,“王爷还没死呢!谁哭就跟着陪葬!”

    “可是王爷……”

    “你们给王爷喂药。柳总管给我备马车,去知府。”

    马车火急火燎地到了知府门,孜媛就匆匆跑了出来。

    “姐姐,那个光孝寺在哪?快带我去。”

    孜媛听她声中带戚,便知不好,赶紧上了车,对车夫道:“往西北走。福晋,王爷怎么样了?”

    银姬只是摇头。

    到了光孝寺,下了马车,银姬吩咐道:“小兔子,请方丈为王爷诵经祈福!”

    方丈一听是给王爷祈福,赶紧召集了全寺的僧人赶到了大雄宝殿。银姬和孜媛早已经跪在了那。方丈使了个眼神,所有的僧人就两边排开,开始诵经。

    佛香缭缭。银姬暗自祈祷道:菩萨,你可要保北野弦没事。他没做过坏事,命不该死,您就救救他吧。菩萨,我知道世上凡事都要一物换一物,我银姬发誓,如果您能救了那小傻子我就宁可一辈子都在不回去了,真的,就永远老死在这个世界不回去了!

    诵经声不绝于耳,低低沉沉,如飞蛾般在宝殿是四周不停地旋转,不停地兜着圈。

    不知已经跪了多久,方丈走了过来:“施主,您已经跪了几个时辰了,一切天意注定,执着久了也还是没有结果。佛祖自由安排,您请回吧。”

    “方丈大师!”银姬急切地喊出口。

    “施主,空中有相,相中有空。一切皆是注定,何不顺其自然。老衲已向佛祖禀明了一切,一切就看佛祖的意思了。老衲告退。”

    众僧人陆续退了出去。

    “福晋您别伤心,说不定王爷已经醒了在等你呢。我们回去看看吧。王爷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银姬吸了吸鼻子抓住她的手,坚定地看着她:“好,如果王爷这次没事我以后一定会让你们钱家加官进爵,从此荣华富贵。”

    “福晋,我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您说我是您的姐姐,而我只不过是尽一个姐姐的责任罢了。”孜媛咬着下唇。

    “我银姬今后定不会亏待你。”银姬心中一动,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不知真的是否是天意,还是苍天真的愿意用她的一生做交换,当银姬悬着一颗心踏进王府时柳总管喜极而泣地小跑了过来:“福晋,王爷、王爷他、他醒了!”

    银姬的心随柳总管的话跳了又跳,待到最后一个字时全身崩溃了,不是悲伤地崩溃,而是松口气时的那种没有预防的崩溃。

    “王爷一直在叫福晋呢,福晋您快去看看吧!”柳总管擦了擦眼泪,高高兴兴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