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心绪乱飘似无期 中

    静言?!银姬快步赶回了房,推开门就看见了静言衣衫不整地趴在地上,而北野弦则是愤怒不已地将墙上挂着的剑取了下来,见势就要刺下去。

    “啊!福晋救我!救我!”静言看见了救星,痛哭流涕地大喊,好不可怜,“福晋救我……”

    “你疯了。”银姬上前挡开北野弦的剑,“究竟怎么了?”

    “呜呜----”静言忽地大声哭了起来,特别委屈似的。平常人一看她凌乱的衣服都会以为她被欺负了,凡是血气方刚的男儿皆会替她打抱不平。

    “银儿,她竟然偷袭我!”北野弦激动地拉住银姬的手,“我睡得好好的,她突然来摸我!”

    “什么?她一个女孩子家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你没有勾引她?”银姬此话虽是对北野弦说的,然而眼睛瞟得却是那地上的静言。

    “银儿,我没有!”

    “呜呜,我不活啦----我不要活啦!”静言突然爬了起来就往外冲。

    已经使了个眼色让那些人拦住了她。

    “看来静言姑娘是看上咱们的王爷了,可惜那晚我已将你许给了四哥,你怎么不早点表白心意,说不定我会同意让你做个小。”银姬故作惋惜的道。

    “银……”

    银姬捂住了北野弦的嘴,示意他不要说话。她接着道:“不过……你既是四哥的人了,就要守妇道。你若寻死我也不拦你,大不了我给四王爷再找一个,这两条腿的蛤蟆没有,可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静言姑娘你说是不是?”

    静言逐渐止了哭声。焦躁不安了起来。

    “带下去,交给四王爷回来定罪。”银姬命令道,倏地在房门口瞥到了一个胖胖的人影。见这人影就要溜走忙喝道:“是艾大人么?”

    “呵……呵……福晋,王爷。”艾冬低着头走了过来。

    “艾大人在王府住得可舒适啊?”

    “谢福晋关心。臣在王府住得很是安心。”

    “这就好。”银姬一边说一边示意北野弦穿衣,可那家伙好想看不懂眼色似地,只是在笑。“艾大人,王爷身份尊贵,多少女子都想攀龙附。见怪不怪。那女子也是贪慕虚荣……不知艾大人可是明白?”

    “明白,明白。”艾冬连连点头,“臣刚才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不是的,艾大人你明明是看见了也听见了。”银姬谆谆善诱道,“只不过是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地事,说都不值得说的事罢了。”

    “是是。不值得说地事。”

    “好了,艾大人回去歇息吧。对了,李将军说以后会重用大人的。”

    “谢福晋。谢王爷。”

    银姬看着他走远这才关上了房门,门扉刚合上就被从被一把抱住了。“干什么?干什么?”

    “银儿,你刚才说话好有威严啊。”

    “你不说当然由我说啦。下次你说好了。”银姬扭着身子要挣脱。可怎么也挣脱不了。

    “我就喜欢听银儿说话。”北野弦将脸贴在她的背上,“银儿。我只喜欢你。”

    “知道了。我刚才的话只是说着玩玩的。我可是泰州城出了名地妒妇,怎么可能允许你纳小。好了吧。还不放开我。刚才让你穿衣服你也不穿。”

    “银儿……”北野弦的声音突然沙哑了起来。

    银姬感到不对劲,臀部有硬硬的东西在抵着她!不会吧!?

    “银儿。”北野弦就势舔着她的耳垂。

    银姬浑身一颤。急道:“小傻子,你干什么!”

    “娘子。”北野弦是手逐渐探入她的衣内。银姬伸手去挡却被他一把擒住折向背后,任由着胸部被他挤压捏揉。急道:“你放手!”

    “银儿,这里这里……”北野弦拉着她的手覆在早已勃发的私处,“这里被她“她摸你这里!”银姬立即双眼圆瞪。她的私有财产可是别人随便窥探的!

    “没有!”北野弦连忙否定,“她隔着被子地……”

    隔着被子也不可以!她要喷火了!

    “银儿,你给我洗干净……洗干净……”

    呃?这种洗干净的方法是谁教他的?谁教地!……好像是她教的……不过这种“洗”法会“洗”出事地。“那……就洗澡吧。呵呵。”

    “我要银儿。”北野弦坚定地扳过她地身子,“我要银儿给我洗干净,我不要洗澡。”

    呜呜,这种“坚定”也是她教的。真是自做孽不可活啊!银姬欲哭无泪。现在手心里地灼热是越来越硬,她要被小傻子那个那个了!

    北野弦俯身欲望深切地吻住了她,身子更是贴近她,两具身体间根本毫无缝隙。北野弦的吻一路向下,用牙齿挑开了她的衣襟,直袭她雪白的胸蕊。

    “等等!”银姬大叫道,“今天我们玩个新鲜的!”

    北野弦抬起了头,情动地看着她,迷离的眼睛里闪动着某种兴奋,盎然非常:“什么游戏?”

    银姬见准时机赶紧挣脱开他,拉他坐在床上,道:“玩一个你没玩过的,但很特别的游戏。你先睡下。”

    北野弦依言睡了下来。

    银姬将早上准备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放在一旁。她想着那男男春宫图里的那几行字。首先是先迷惑他的神智。他现在欲望勃发用不着迷惑了吧。

    银姬避免他会反抗直接用布条将他的四肢分别绑在床柱上,挑开他的亵衣,依着男男图的流程咬上了他的耳垂,再顺着脖子舔舐而下,刚吻到锁骨就听见了他抑制不住的呻吟声。银姬趴在他的胸膛上咬舔吸吮着他的胸前红珠,待吻到他的腹部时北野弦再也忍不住地唤道:“银儿!银儿!”

    银姬知道时机到了,倒了些麻油在自己的中指上,拉开他的亵裤,一手握住他的灼热,另一只手则顺着股沟向下。

    “银儿,不要!”北野弦突然大叫道,几近发狂,“不要!不要!”

    银姬按住他,哄道:“是娘子啊。”为了堵住他的嘴不让外面的人听见(听见就糗大了),银姬用唇堵住了他的嘴,“乖,是娘子我啊……”中指就着麻油的润滑趁机挤进了那紧涩的甬道内,不顾他双腿强烈挣扎竭力在那寻找着传说中的兴奋点。胡乱地在肠壁上按压挤推着,图上说是差不多一个中指的地方。

    “嗯……”北野弦蓦地口中窜出一语呻吟。

    啊!是这里!银姬在他呻吟的地方频繁地按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