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船到桥头九连曲 中

    等她醒来时天已经蒙蒙黑了。虽然身处王府但是还是能感受到外面的那种欢腾的气氛的。银姬换了身衣服,却没有穿最好的衣服,毕竟今日的主角并不是她。在进宫之前她想去看一看西江月,那个腼腆的女孩。

    “公主,这不太好吧。”王桂拿不定主意,“按照规矩……”

    “有什么不好的!只是去看一看罢了。”

    “公主,有什么好看的呀,”小兔子嘟嘴道,“皇宫的宴会都快开始了,公主,我们去皇宫吧。快来不及了。”

    “是啊,刚才皇宫差人来催了好几次呢,公主明天看也不迟啊。”

    银姬被这么一劝也就打消了主意,撂下了一句“那进宫吧。”就从北野明的新房门前走了。不看就不看,有什么大不了的!

    皇宫的盛宴自古是名不虚传,一向是以恢宏著称。这次的庆婚宴会明显的比太后的大寿还要隆重。

    “参见太后,参见皇上,参见皇后。”银姬一一礼拜。

    今天的太后似乎很高兴,没有刁难她,反而很反常地夸道:“银姬是越来越漂亮了。”

    “谢太后。”银姬起了身,盈盈含笑。

    “银姬妹妹有五弟疼爱,当然越发地水灵了。”皇后抿嘴直笑,末了还问了句:“皇上你说是不是?”

    北野锦的眼睛发着光,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最后只单单地道了个字:“是。”

    “银姬妹妹快入座吧,你老这么站着五弟可心疼了啊。”皇后看了看太后旁边的北野弦又是忍不住一阵笑。

    银姬应了声“是”就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子上。她抬头看了看四周,四哥坐在了她的旁边。哥哥在她地对面,三哥则在哥哥的旁边。北野弦似乎很受那老巫婆的喜欢,又是坐在了最上面。

    “呵呵。”太后开口了,“今日是哀家最开心地日子。哀家最疼爱的侄女找到了能守护她一辈子地男人,哀家怎么能不高兴。二王爷……”

    “臣在。”北野明赶紧站了起来。

    “以后你可要好好疼爱月儿呀。”

    北野明凝视着对面的银姬,许久才艰难地道:“……是。”

    “好好。”太后示意他坐下,转而对皇上道,“皇上。这宴会是不是应该开始了?”

    “是,母后。”皇上敛起面色,瞥了眼一旁的新大内总管严斗,严公公立即会意,尖着嗓子叫道:“宴会开始----”

    一大群的舞姬涌了进来,神仙般的乐曲应时而奏,顿时殿内一片和谐。

    “四哥地身体好点了没?”银姬微微偏头。

    “好多了。”北野萧喝了杯酒。刚喝完就有婢女给他斟满了。

    “四哥还是少喝微妙。喝多了对身子不好。”

    北野萧领情地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银姬不知道为什么四哥一到京城就开始散发出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火焰。难道他心仪的女子在这大殿之上?想着想着就伸长脖子去看。可这殿太大了,容纳的人太多了。那些夫人什么的就数以百计,根本不知道那个女子在那里。悻悻地收回目光时却与哥哥的眼睛不期而遇,银姬下意识地避开了去。转而看向了三哥。发现三哥旁边的福晋肚子大了不少,难道三哥要做爸爸了?!心里一片欣喜。于是对北野木举起了酒杯。用唇语说着:“恭喜。”

    北野木不知有没有看清她的唇语,只是见她给自己举杯显得很激动。当下就喝了一杯,对着银姬直笑。

    “公主,这是五王爷让奴才端给你的。”一个小太监悄悄地走了近来,将一盘桂花暖鸭端在她地案榻上就又蹑手蹑脚地退了。

    北野弦?银姬看着这盘丝毫未动的鸭子,顿时明白了,有些感动地向上面的北野弦那看去,和他相似一笑。

    而这边地北野明看着银姬则是狠狠地灌酒,一杯又一杯。

    这个宴会银姬自始自终觉得并不舒适,哥哥的目光让她坐立难安。好在不时有歌女和舞姬在她地面前晃悠,能稍稍帮她挡一挡。

    宴会到了末端,银姬终究是再也坐不住了,禀道自己身体不适,先回去休息了。北野弦立马也站了起来,要一同回去。

    太后不高兴了,拉下脸色道:“弦儿你好不容进宫一次就不能陪陪姨母?今天你不准回去,就睡在姨母这,给姨母讲讲你那泰州城地趣事。”

    太后不高兴,北野弦才更不高兴,驳道:“不要。”

    “什么,姨母的话你不听了!”太后大怒。直觉得罪魁祸首就是银姬,瞅着银姬地眼神也越发的毒辣,“今天哀家说你留在宫中,你就得留在宫中!”

    “我……”

    “五王爷!”李运海见苗头不对,也站起了身,“太后既然喜欢和五王爷话家常,五王爷岂有不恭从之意。何况五福晋也是识大体尽孝道的人,定会通情达理,以太后为先。”

    银姬正被大殿上的众人看得很是压抑,听李运海这么一说于是顺着道:“王爷难得见太后一次,银姬很赞成王爷留在宫中给太后解闷。银姬身体真的不适,就先告退了。望赎罪。”说完就在众目睽睽之中走了出去。

    出了殿,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银姬才觉得有些安心。

    “公主,您身体没事吧。”小兔子担忧地道。

    “没事。”

    “公主,这皇宫真大,真漂亮,公主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来啊?”

    “不知道。可能过几天就回来,可能明年才会来。你这么喜欢皇宫就把你绑在皇宫好了。”

    “我不要,我要在公主身边。”小兔子赶紧粘了上去,还真怕被绑在这。

    “那还不快走!”银姬白了她一眼,“这皇宫有什么好的,阴森森的,小心你晚上上茅房被孤魂野鬼拖了去,到时你可别喊我救命。”

    小兔子看着漆黑的四周,顿觉毛骨悚然:“不要啊!我再也不觉得皇宫好了!公主,你可别抛下我啊。”

    银姬满意又得意地点点头。捉弄小兔子一项是她的乐趣,可现在她的乐趣就真大只剩下这个了。悲哀啊----

    回到二王爷府后银姬就直接倒在了床上,明明是从早上一直睡到了晚上,理应不该再困了,可现在她一沾到被子眼皮又着着实实开始在打架。难不成她真是猪精变的?不会吧!

    管他呢,睡吧睡吧不是罪!

    于是她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好像才睡了没多久,床上方似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银姬……银姬……”

    这声音似乎带着慵懒,音调也似乎很奇怪,忽高忽低的。想不到做梦也是能听到声音的。

    “银姬……”

    什么东西这么重,压得她不能呼吸。真是好难受,似乎不是梦了。哪有梦这么有真实感。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上!接着耳朵处传来了一片温热濡湿。鼻子嗅到了一丝酒味……

    银姬猛然睁开眼睛,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趴在了她的身上,不停地亲她。“谁!你是谁!呜呜----呜----”嘴巴很快就被捂上了。她不停地挣扎也没有用,难道是传说中的采花大盗?!救命啊----

    “银姬,我、我喜欢你……”

    这声音好熟。银姬停下了挣扎,怯怯地喊道:“是哥哥么?”

    “银姬,我想娶……的只有你……银姬。”

    真的是哥哥!“哥哥,你在干吗?”

    “你、你是我的新娘子啊……”北野明醉得直打酒嗝,抱住她直喊:“娘子----”

    “你走错房间了!我是你妹妹银姬啊!”银姬急得动手去推他。

    “我没……错!你不是我的妹妹,你是银姬!”北野明寻找着她的唇,舔舐着,“我爱的银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