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天沧野茫烽火鸣 下补2

    “天承运,皇帝诏曰。寡人自甘身体不适,知道命不久矣,江山不可一日无君,朝堂不可一日无主。皇帝者必须心系国家,体恤百姓,仁慈和蔼。寡人众皇子中北野明聪慧过人,孝义感天,可继大任……”

    全场寂静。

    银姬只感到耳朵里嗡嗡响成了一片。她是不是听错了,产生幻觉了。刚才念的人名是谁的?

    李运海僵立当场。

    冬风无情地卷起了每个人的衣摆,血腥味更加弥漫。

    不知是谁道了句:“二王爷才是真命天子。”

    全场的人诧异地将目光投向了北野明,包括李运海。

    “你们都听清楚了吧。”北野明冷笑道,指着北野锦,“那皇位本属于我!”

    那皇位本属于我!

    这声呐喊让银姬长大了嘴巴,怎么也合不上。不可置信。哗啦啦,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

    她被欺骗,被利用了……

    “那诏书是假的!”李运海咆哮道,“不可能!”

    “李大人,”年迈的王大人开口了,“这确是先皇的遗命,一字都不曾改过。按照遗诏……”他看了眼身旁早已是惨白着脸的北野锦,“二王爷才是真正的储君人选。”

    “不!”李运海手握大刀,用力一转。横眼看向北野明时已立生杀意,“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四周的黑衣杀手闻令将手中的镰月弯刀甩得呜呜直响。

    银姬额上的冷汗不住地流,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那么地站着,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就在那些镰月弯刀居高临下劈来的一刹那,千万缕红丝从上空瞬间交织成一张红网,将这些弯刀尽数网了去。斗移目转之间那些黑衣杀手的心早被挖空,尽数死去。换上了一批红衣杀手。

    好快啊!

    李运海的大刀啪啷一声倒在了地上。

    净!

    银姬看着站在宫殿之上的净,那绵绵不绝鼓动的红纱,还有那妖冶的面具,无尽的邪魅。

    “来人啊,将这些犯上作乱还有那些谋权篡位的逆徒全部拿下!”北野明发令道。

    冬风还是冬风。没人敢动,或许也不知该不该动。

    “怎么,你们要违抗先皇的遗命么!现在我是皇上!”北野明喝道。打破了寂静:“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王大人。

    闻言无数地人跪了下来,齐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恍惚地扶住了身边的石栏,晕厥了过去。

    北野明三声大笑后再次命道:“将这些犯上作乱还有那些谋权篡位的逆徒全部拿下!”

    “谁敢!”李运海回身护住了北野弦,因为他的大力冲撞银姬被推到了一边。

    “造反么,李将军?”北野明又是大笑,“格杀勿论!”

    “不要!”银姬大叫道,“不要!”

    她不要看到谁死,谁都不要!

    北野明明显怔了一下,半晌后才道:“收入大牢。”

    “银儿……”

    “小傻子……”

    北野明一把扯住了她,厉声道:“你若靠近他一步,我就当场斩了他。银姬,我对你的耐心已经到了限度。”

    银姬犹如被厉雷击中,怔神地回头。

    “寡人是认真的。”北野明看着她一字一言认真地道,“你靠近他一步我就当初杀了他。君无戏言。”

    君无戏言。

    他是皇上了,他君无戏言了……

    好笑,好笑。

    “银儿……”

    银姬只能看着北野弦被压了下去却不敢动弹。

    北野明满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