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唯梦之死

    “谁敢动寡人!”北野锦见有人要碰触自己,眉头一凛,当即喝道,“退下!”

    由于他是做过皇帝的,言语中早已掩饰不住那种霸气,他的这一声咆哮当下就喝退了那些欲来擒他的士兵。

    “看来皇兄还是不了解情况啊。”北野明冷冷地开口了,拽着银姬一步一步地往上方走去,走到北野锦的身边,指着下面跪着的一干大臣道:“现在他们都臣服于我,你抢了我这些年的皇位,怎么,上瘾了?”

    北野锦面色一颤,偏头看着下面的那些大臣,咬牙道:“寡人不信!”

    “那道诏书可不是假的,你要不信就去问你的好母亲吧。”北野明的眼中闪过的狠戾让人心寒,“当初我无依无靠,不得不臣服于你,现今我卧薪尝胆,岂有再错过的道理。”说罢套着铠甲的胳膊一挥,“将篡位者打入大牢。”

    “你!”北野锦哪时受过如此的屈辱,一口气憋在胸中硬是提不上气。

    “带下去!”北野明背过身子不想再看到他的表情,而是捕捉银姬的每一个细微的脸色变化,伸手触摸她冰凉的脸,幽幽丝丝地道:“银姬,这不是你所想的么?我帮你实现了。”

    银姬打了个冷颤。

    就在北野锦被压着才踏下两个台阶时一记女音自殿后响起:皇上----皇上----”

    北野锦仓惶地回头,失声叫道:“唯梦!”

    “皇上----”唯梦苍白着脸,手托着已快足月的肚子,一步一停气喘吁吁地小跑着而来,突地不知是不是走得太急动了胎气。唯梦捂着肚子蹲下了身,“皇……”

    “唯梦!”北野锦挣脱开旁边的钳制,扑了过去。搂住她,“你怎么了?”

    “皇……”唯梦的脸色更加的苍白。盯着他问道:“您要撇下臣妾么?您不要臣妾腹中地胎儿了么?”见他没有出声,唯梦急了,当下肚子一阵绞痛,额上沁了一头的冷汗,“皇、皇上……”

    “你在乱想什么?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北野锦急在心里。可脸上依旧是冷冷的,“你忘了自己地身份了么!”

    唯梦笑了笑,捉住他的一只手挪到自己高耸地肚子上,“皇上,你听,孩子在踢我呢。”

    北野锦一脸的冰霜刹那间粉碎全无,一种喜悦悄无声息地埋在了眉间。

    “皇上,您带上臣妾吧。”唯梦靠在他的身上恳求地道,“让臣妾和孩子永远陪在您的身边吧。”

    北野锦眉间的喜悦因她地一番话又彻头彻尾地隐退了开去。依旧是往昔的冷漠,推开了她,让她冷不及防地双手撑地。“你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妃子,还妄想留在我的身边。不管我还是不是皇上。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没有地位的。”

    唯梦颤抖着嘴唇。悲痛地闭眼含住了泪珠,嘤嘤地抽泣。

    银姬注意到北野锦紧握成拳的双手。知道他定是狠下心了才说了这一番违心的话的。心内五味陈杂,不是滋味。

    唯梦渐渐收起了泣声,仰起脸地瞬间却是带着微笑的,还洋溢着某种让人心动的幸福。“皇上,”她哽咽地开了口,手柔柔地覆上自己地肚子,“臣妾终于知道您的心里是有臣妾地,臣妾等了您这些年,终于……终于得偿所愿了。哪怕臣妾在您心里地位置只有一丁点大,臣妾也很开心……”

    “唯梦……”北野锦动容地唤出了口,可他抑制住去扶她的冲动,尽量维持着表面地冰霜,“你在妄言什么!”

    “皇上,”唯梦伸出自己的右手,“您最后扶臣妾一次吧,就像我们见第一面的那样。皇上,最后一次好不好……”

    北野锦将手紧紧地负在背后,左手牢牢地扣住了早背离意愿蠢蠢欲动的右手。

    就在他挣扎之际,唯梦“哇”地直吐了口血,“皇……”

    银姬看到唯梦吐血的一瞬间尖叫了出声,“唯……”

    “唯梦!”北野锦直了双眼,跪了下去,接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摸着她下巴粘着的血,颤着手指,发狠地道:“你怎么了,是谁不要命竟敢害你!是谁?是谁!”

    唯梦窝在他的胸膛中,闻着属于他的气息,幸福满面地摇了头,“没有别人,是臣妾……”

    北野锦惊讶地说不出话,只是呆呆地凝望着她。

    “皇上,”唯梦摸着他的脸颊,“只有这样臣妾和孩子才能永远和你在一起。”

    “你在胡说什……”

    唯梦笑着再次摇头,“臣妾知道,”宽容地看着他,“臣妾知道皇上您打算要丢下臣妾。所以臣妾偷了皇上贴身带的那瓶毒药……”

    北野锦一听“毒药”二字当如棒喝,立马去摸自己的衣襟,感到衣襟内的空荡他僵直着望着她发了呆。

    “皇上,您会怪臣妾么?”唯梦又痛苦地吐了口血水,“皇上您要自尽为什么不叫上臣妾?臣妾不配么?”

    “不、不是……”

    “那……”唯梦笑得更加妖艳,此时的她面色竟有些红润了,“若有来世,臣妾可以还能遇见皇上么?”

    北野锦情不自禁地以指腹柔抚着她粉嫩的双颊,嘴张了几次终只吐出了一个字:“能……”

    “那臣妾可不可以提个要求?”唯梦急急地道。

    北野锦苦笑着道:“什么要求?”“来世皇上可不可以只宠唯梦一个人?”

    “皇上您知道么,唯梦不喜欢太过艳丽的花,不喜欢樟树的气味,我喜欢吃面,并不爱吃鸭。来世……”唯梦颔首想了想,终是低低地道,“皇上可不可以建一座房子只是……只是用来锁唯梦的?好不好?”

    “……好。”

    “真的?”唯梦的眼睛发出了如星星般的光泽,“那臣妾还可不可以再提一个要求?”

    北野锦点点头。

    “皇上您可不可以亲臣妾一下,只是亲臣妾,没有别的人。”

    北野锦看着怀里的女人,俯身,唇印上了她的额头。就在这瞬间,唯梦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在他是耳边吐着热气,“皇上,您要好好地活下去,再找个您喜欢的女子生一双儿女。”勾住他的胳膊渐渐地下垂,“还有……臣、臣妾很期……待……来……世……”

    怀里的躯体在慢慢地变冷,北野锦大叫道:“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