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卿本不愿同根煎 下 补

    银姬正在内室里寝食不安之际突然想到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还不如自己去找,她不信就算把皇宫翻个底朝天,她会找不出小兔子!

    第一个要查的地方是严斗,她觉得他鬼鬼祟祟,肯定背后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觉得他十分地有问题!

    银姬的寝宫现在本就没有什么人,所以她出来自然有就不必偷偷摸摸,况且又是天黑,漆黑一片,就算她光明正大地从正门出也不会有什么人看见的。

    严斗的卧室和奴才的卧室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其他奴才是两三个一间,而他却是一个人一间。只不过这么晚了,少说也有半夜十一点了,严斗的卧室却还是亮着的。

    明明连北野明都在御书房就寝了,他一个奴才难道还有什么烦心的事要处理,到现在还不睡?

    银姬趴在一旁的窗户边,用手指戳了一个洞向里看。严斗已经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了,只不过平时都是笑眯眯的,银姬从没看见过他如此严肃的表情。尤其当他的目光注视到他身后的一排书架上时那叹息声真是如牛喘饮。

    严斗对着一排书摇摇头,良久之后才举起书案上的蜡烛步入了里屋。

    银姬等他一走就轻手轻脚地拉开门蹿了进去,走到严斗当初站的地方,在黑暗中凝视着那拍书架。这里面肯定有鬼!

    手电筒的光束如海上的照明光在书架上来回地徘徊。论语、老子、礼仪……“难道他是个文人?读这么多的书……”银姬有些惊叹。

    手电筒的光从上排移到下排。

    “咦?”光束最终定格。银姬慢慢地走了过去,光束的中心是一个黑色的线条,插在四书五经中间并不显眼,如果不仔细看会很容易忽略。银姬将这黑色线条拨了开来,是一个黑色书皮的小本子。书皮上有很多皱褶。

    银姬将手电筒夹在颈窝下,翻开这个黑色的小本子。

    好像是严斗是日记。

    翻了两页随便打量了几眼后便移不开眼了!

    忍住颤抖的手,银姬的眸子里现出了些许盈光。

    “咳咳----”

    里屋传出几声咳嗽声,断断续续。

    银姬一阵惊慌,赶紧将这黑皮书重新放了回去,掩了门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整个人贴在墙上,听着里面有脚步声一步步走来再一步步返回后手紧紧地捂住了心口。

    她不敢相信那黑皮书里写的一切。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她心中的北野明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弄错了?

    小兔子!

    银姬脚尖一点心急如焚地向远处的黑暗跃去。小兔子!

    漆黑如水的院落,亦寂静如水。然而在这个寂静的地方却仿佛有冤鬼的哭声。淅淅沥沥,凄凄惨惨,呜呜咽咽。

    银姬听着这哭声心中一片冰凉,后背汗毛直竖。她的面前是一扇破旧的木门。雪光印在门扉上,异常的凄惨。

    门内的凄凉哭声更加淅沥,悲惨炎凉,如鬼如魂。

    犹豫了很久,银姬终于将手搭在了门上,轻轻地推开。

    吱----

    哭声戛然而止。

    门缝越开越大。

    “谁?”声音中仍然带着颤人心肠的哭腔,如怨如丝,就是那个鬼哭的正主。

    “小兔子?”银姬轻轻地问道,“是小兔子么?”

    沉默。沉默。

    沉默了半晌,破啼的一阵哭声打破了冰冷的空气,“公主-

    银姬原本还带着几分期望的心彻底凉了。颤着声带:“小、小兔子……”

    “公主!呜呜----”

    “小兔子你在哪啊?这里好黑啊。”银姬摸着向里走了两步,“小兔子你快出来啊!”

    “呜呜----”哭声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伤心,越来越撕心裂肺。

    银姬捂住心口,抖着手打开手电筒。一道光束徐徐向里墙找去。这一照连心里唯一的想念也彻底飞灰烟灭了。“怎么会这样?”

    “公主,不要!不要看我的眼睛,不要!”

    银姬感到全身犹如掉进了冰水里了般,五脏六腑全都冻结。“小……小兔子,你的眼睛……是谁!是谁挖了你的眼睛!是谁!”

    “呜呜----公主……不要看!不要看……”

    银姬上前几步,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她,然而碰触到绑住她手脚的麻绳时手更是一僵。别过头,不忍心看那早已经血肉模糊得结疤了的眼洞,阴沉发狠地道:“究竟是谁!我要杀了他!!”

    “公主……”

    “你快说是谁,我定要他死无全尸!”

    小兔子趴在银姬的怀里哇哇地大哭,到了这一刻她才敢相信面前的这人就是一只疼爱她的公主。不是别人冒充的,是真真切切的。

    “别怕,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把他揪下来烧死!到底是谁?是不是北野明?你说是就是!你快说啊!”

    小兔子的哭声更大了,使劲地摇头,颤着身子悲戚道:“对不起,公主,我、我没有看清……我没有看清----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