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千千千线何时尽 上

    头疼得要命。大口起呼着气。她在博物馆盗画,不小心踩到了红外线,被一群警察追赶,一不小心坠入了楼梯,一直翻滚一直翻滚……

    “师父救我!”陡然张大了眼睛,笔直地坐起了身子。有一个人正和她鼻子对着鼻子。红了脸:“你、你、你是谁?”

    北野弦缩回还来不及收起的手,狭促地正了正脸色,“寡人是来看看你有没有死了。”

    看着周围古典的装饰品和眼前这个人的打扮,她惊叫地捂住嘴:“我穿越了!不会吧!苍天啊----”她直接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了?她这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绝盗竟然穿到了古代!她竟然在一次失手时就穿过来了?!

    “你在大叫什么!”北野弦挑了挑眉。

    “娘娘,您醒了?”严斗端着药碗走了进来,眉开眼笑,“娘娘您可醒了。皇上这些天可担心……”

    “多事!”北野弦横扫了他一眼,严斗便头一缩咽下了下面的话。

    “娘娘?咦,我是娘娘?”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我怎么变成娘娘了?请问是皇后娘娘么?”

    北野弦冷哼一声背过了身子,严斗也不知该怎么答,而是将药碗递了上去,“娘娘您在说什么啊?这是御医开的药您趁热喝了吧。”

    “药?我得了什么病么?”

    “娘娘,难道您忘了?您从树上摔了下来……”

    “哦!哦!我记起来了!”眼珠子溜着弯,原来这个主是从树上摔了下去,她才能穿过来的。明白明白了!她一向理解力惊人嘛!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回去,那她现在就要好好扮演这个“娘娘”的角色了。不过她是皇后娘娘么……“这个药可不可以不喝?”

    “这……娘娘。御医说您……”说到这严斗有意瞥了眼北野弦,“说您伤了骨头,要喝药疗养。”

    “这样啊……”蓦地将头凑到严斗的耳边。“我这个娘娘受宠么?”

    严斗显然大吃了一惊。“这……这……受、受……”支支吾吾地说了个受字后便不再作答,他选择了一个很明智的决定。那就是灰溜溜地逃走了。

    北野弦背着她站了一会儿,摸了摸身边地桌角,他正打算慢慢地离开时背后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皇上,您就这么走了么?皇上?”

    北野弦吸了口凉气,骤然收紧了瞳孔。

    “皇上?”既然是自己是娘娘的身份。电视剧里后宫地女人不都是应该表现得楚楚可怜、乖巧听话、细声细语么……何况这个皇上还是美男型的,真真地是我见犹怜。她现在一直盘算着的就是如何辣手催花,手到擒来。美男啊!

    北野弦的唇抖了抖,双手渐渐收缩握成拳状,好似在竭力地克制自己。

    “皇上,这药好苦哦,可不可以不喝啊?”怎么没有反应,难道是自己的声音没有魅力?于是清了清嗓子,她这声可是参杂进了她百分之八十的功力了。有七分狐狸精地风采了。师傅说如果被某个阿sir抓了话,就施展魅力电死他好让他分神,自己开溜。她不信她连一个古人都电不死。“皇上。真的好苦嘛----”

    “银姬!你在搞什么鬼!”北野弦猛地爆发了出来,盯着她满眼的阴狠。“你又在玩什么!”

    啊?这是什么状况?

    目瞪口呆中她发现了一点事实。原来她在这里是叫“银姬”,好别致的名字啊……不过这个美男说什么“又”字又说什么“玩”字。难道这个身份的人以前很喜欢玩么?那……那就太棒了!她也喜欢玩的!圣母玛利亚啊,你终于给了我一个可以安心的时刻了。眨了眨眼睛,刻意讨好地笑道:“咦,我这次没有玩什么呀,这药真的很苦。不过我和你玩不好么?这样大家都会开……”她看着他一脸阴沉地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大气不敢出,最后一个字只能呓语出声:

    北野弦走上前,神色复杂地凝视着她的眼睛,用力地捏住了她地下巴,一个字一个字地道:“这次不管你要玩什么寡人都奉陪。寡人是不会输的。”

    “呵呵----呵呵----”这倒底是演的哪出和哪出啊。她完全不明白。她只知道她现在是银姬,一个很复杂地女人。而眼前的也是个很复杂地男人,但却是很漂亮很阴沉地男人。

    完了,他靠得这么近,她的脸颊好烫啊。

    北野弦地眸中闪过一丝迟疑,但最终一抹残忍覆盖了所有。嘴角斜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压低声音似在喃喃轻语:“玩……”

    脸渐渐压了下去,含住了她的唇。

    这又是什么状况!是她想要摧残他!反过来了啦!

    北野弦不顾银姬的挣扎,硬是加深了这个吻,虽然他闭上了眼睛,但他万千的神色还是在他的脸上瞬间变化。有伤心有痛苦有狠戾有无奈有残酷……等这些感情色彩一一表现出来时他猛然推开了她。

    银姬按住胸口,大口喘着气。脸颊更加地烫了,能煮熟鸡蛋了!哎呀呀!

    北野弦逃也似地夺门而出,就留下她一个人看着打开着的门。

    “真是个奇怪的人……”银姬低哝道,复而狂抓头发,“啊啊啊!我究竟生活在什么环境中啊!啊啊啊----妈妈咪啊----你从天上掉下来再把我砸穿越了吧!我理不清啊!”

    站在门外的北野弦听着里面传出的高叫,制止住了一旁要开口的宫女,若有所思了片刻,最后阴郁地离开了。

    一座充斥着暗色宫殿内,地上跪着一个人。

    “禀皇上,娘娘……她确实撞到了头部,可能这就是导致娘娘失忆的原因。”

    “失忆……”北野弦站着玩味着这两个字,久久不语。

    “御医,你可有办法尽快治好娘娘?”一旁站立的严公公轻轻地开口道,并留意着北野弦的眼色。

    “这……臣会尽力。但臣不敢保证娘娘会什么时候恢复记忆,可能会是明天,可能会是几个月几年后,也可能是一年……望皇上恕罪。”

    北野弦摆摆手,“你下去吧。”

    地上的御医闻言静悄悄地退了下去。

    严公公弯着腰点着脚尖尽量不发出声音,在北野弦的身侧道:“李将军已经在御书房等候多时了。”

    北野弦点点头。临走前吩咐道:“那边多派人留意。”

    “皇上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