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日日留情复哀伤  中

    银姬被重重地摔在了床上,摔得是那个头晕眼花。奴才们很识相地退了下去,还自动从外面关上了门。

    银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已被重重地压在了下面。身上的衣服正被大力粗鲁地往下撕扯。一股股凉意和恐惧深透入了每一个毛孔。她意识到这不是开玩笑。她要被强暴了!

    此时完全施展不出防狼十八招的她竭力挣扎地捶打,不断地躲过无数次地强吻,大叫道:“你个变态,色情狂!滚开啦!死变态,你心理阴暗啊!你有神经病啊!”

    北野弦不顾她的挣扎强力地压制着她的四肢,疯狂地拉扯她的衣服,低下头在她的身子上不断地啃咬。

    春帐剧烈地晃动,晃得阳光有些炫目。

    嘶----

    衣服被撕开了一个大口。眼见他还要撕里面唯一的一件衣服,银姬赶紧用手去挡,叫得也更大力:“你放开我!放开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春帐颤了颤,渐渐恢复了平静。

    银姬咬着唇,看着他由偏狂陡然变得静默。他的双眼漆黑地凝视着她,似乎有什么在这黑如墨的汪水内缓缓流动。

    银姬大力地推开了他,一骨碌地赤脚下了床,躲到了角落里,看着北野弦还依旧是两手撑在床上的姿势,久久都不曾动过。他的头发有一丝杂乱,想必是刚才和她扭打在一起时才弄乱的。银姬拉了拉身上破烂的衣服,颤着嗓子:“喂!你放我走吧!我、我真的不认识你!哎呀!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根本就不是什么银姬,我只是占用了她地身子罢了。所以你就放了我吧!啊?好不好?”

    北野弦不紧不慢地坐起身子。一手撑着他的额头,他完美的侧脸一览无余地现在阳光下。只见他闭着眼睛,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笑。

    银姬在等着他地答复。等了好久,就在她打算再开口时却等到了一个问题:“银姬。你可会爱我?”

    这个问题让银姬措手不及,她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耶?”这个……银姬张口欲说开什么玩笑,可视线触及他的那抹想听却又不敢听地极度复杂变换的神色时心下毫无来由地一酸,到嘴边的话怎么也不舍得说出来。他是落寞的吧,或许他是爱银姬的。或许他是想有人爱。思及了许多,终于开口道:“会。为什么不爱。”勇敢地对上了他有些期待地眼睛,继续说了下去:“你是个世上少有的美男子,又是皇上,权倾天下。凡是女子都会爱上你。”

    “银姬……”

    “我也是女子,我当然会爱上你。”淡淡地笑了笑,“当然前提是你没有对我做过那种事。”

    “银姬,我……”

    “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说,我并不是你们总挂在嘴上的那个银姬。此银姬非彼银姬,我只是从千年后的世界穿梭时空进入了她的身体。这个……你可能听不懂也不信,但这是真的。我不是银姬。所以让我走吧!我的确不是那个你爱的银姬!”

    “呵呵----”北野弦迅速地站了起来。拾起地上的龙袍,自己给自己穿戴上。他不断地笑。不断地笑。“没错,我也知道你不是以前地那个银姬。以前的那个银姬我当她已经死了。有一点我也要说明一下。我并不爱银姬。”

    “哎?”现在是换作她听不懂了。懵懂地看着他笑着离开,他的笑倾国倾城,让她有些失神。好半会才换过神地她意识到了一个很残酷的问题:他还没说倒底放不放她走呢!

    叩叩叩----门被敲响。

    “娘娘,娘娘,是奴才。”

    “啊?”银姬双手还在扯着自己破败不堪地衣服,慌乱地冲到衣橱处胡乱拿了一套衣服换上,确保穿得差不多了时才稳了稳嗓音:“进来吧。”

    “娘娘。”

    “是你?你有事么?”银姬平静看着严斗,尽量不让他看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奴才是来告诉娘娘,您吩咐地事情奴才已经办好了,娘娘大可放心。”

    “嗯?什么事?我有吩咐过你什么事么?”银姬大大地不解。

    严斗仔细地注视了银姬片刻,像要看出什么,最终垂下头:“大概是奴才记错了。奴才告退了。”

    真是的,什么和什么啊!这宫中地人都不是一般的怪!

    银姬重新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她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看一看这古代的世界啊。现在她的脑袋里有许多事情都没有理清楚。

    那个四哥说的皇上原来是一位皇子,而她又是一个公主,那他们岂不是乱伦么!

    这什么和什么啊!

    不过,二十一世纪法律规定亲兄妹不可以结婚,是怕生下的孩子畸形,所以不生小孩不就没事了!

    哎呀,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她又不想和这个皇上在一起!郁闷的了!

    这两天她就郁闷了上千次了,会不会提前衰老啊??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更让她郁闷,那个皇上好像失踪了一样,影子都没有见过,似乎从来就没有他这个人似的。而她又好像被软禁了,不管到哪儿都有一大推的人明里暗里地跟着。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不然就在方圆十米的地方打转。这算什么嘛!把她当宠物养啊!

    在二十一世纪她每天都看电视、上网、逛街、听音乐。可是现在呢?什么都没有!

    她受不了了!她不能失去活下去的动力!

    于是她决定了一件事情!虽然良心不安和羞涩了一会,但她还是这么决定了!

    这些天她已经摸清了这些古人的生活习惯,晚饭吃完就没得事干了,除了睡觉还是睡觉。

    于是她趁悄无声息的时候翻窗跳了出去。她刚才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了,皇上此时应该在什么花月殿。

    一听这名字她当时眼睛就亮了。后宫中只有皇上一个人算是个男人,他晚上哪都不去就去了这花月殿。花月,花月,很暧昧的名字啊!后宫相传佳丽三千,那么这殿内的女子一定非常漂亮。

    哎呀!她今晚终于可以大饱眼福了!

    激情戏,激情戏……哈哈,光想想就很激情啊!

    阿弥头佛!阿门!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是很熟门熟路地摸到了这个花月殿。

    大概是皇上在,而且又是大晚上的,怕万一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声音就不好了,所以院内守卫的人不多,大多都集中在院内。

    银姬从一个狗洞爬了进去。至于她怎么知道这里会有狗洞的,她也想不明白。都是潜意识作的祟呗!

    瞅着两腾腾的屋子,银姬淫光大放,就差发出狼外婆的奸笑声了。极富色情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右手的食指,又是奸笑三声后将那窗户戳出了一个标准的圆洞,接着又戳了另一个洞。一个听,一个看嘛!眼珠子向其中一个洞凑了过去……

    一个很妖娆的女子,这大冷天的就单单穿了件红色薄纱,分明就在考验男人的自制力嘛!只见她撒娇地将她的那对圆润无比的胸脯有意贴近了北野弦的手臂,上下搓动,嗲声嗲气地道:“皇上,奴家胸口这里好痒哦!不知道是不是有虫子啊飞啊飞的,飞到奴家的这里来了……”说着抓住北野弦搁在菜桌上一只手向自己雪白丰满的双乳上摸去,“就是这里啦,真的很痒啦,皇上您给奴才抓抓好么?”

    银姬吸了吸鼻子,若不是她自制力强,鼻血早喷了一地了!这个女子求欢的借口真是绝啊!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冷天的哪来的虫子飞……

    “哎呀!皇上,这虫子好像飞到了奴家的腹部了。哎呀,又飞到了大腿里了!皇上,奴家好怕虫子啊,您替奴家捉出来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