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日日留情复哀伤 下

    银姬倒抽了一口凉气。想不到这后宫的妃子还真这么开放啊!好戏要上演了啊!脱!脱!脱!

    北野弦的手被那女子抓着在她的身上胡乱又色情地抚摸,但他却连神情变也没有变,像是在享受又像是没有兴趣。他另一只手执起一只酒杯,不紧不慢地贴在唇上,缓缓饮下了肚。

    那女子的身体早已经粉红了一片,情动地含着春水低喃地喊着:“皇上……皇上……”这声音似魅惑似勾引似邀请。

    北野弦面无表情地放下酒杯,大手一伸,将那女子揽进了怀里,不知是情动还是酒醉,他热切地啃吻着这雪白的脖子。怀里的女子竭力地仰着脖子,承受着这恩宠,嘴里耐不住地呻吟出声。

    “嗯……皇上……皇上……”

    北野弦被这叫春的呻吟勾得欲火四起。毫不怜香惜玉地双手撕扯着她的纱衣,女子吃痛地哼叫了一声。

    银姬很清楚地看到那个女子的手自北野弦的胸膛慢慢往下游移,此刻已经如鱼般地抚上他的下身了。

    看着眼前这副春宫图银姬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会非常的不舒服,几乎是带着愤恨,愤恨地咬紧了牙齿,眼泪不由自主地在眼眶里打转。

    平白无故升起的强烈占有欲正在燃烧着她的理性,以至于让她忘了思考她为什么会愤怒,又为什么在愤怒。心里只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眼前的两个人快点分开,在她的眼前快点分开!

    就在她感到自己要喷火,喷掉眼前的窗户和墙时北野弦做了个让人很意料之外地举动。

    他狠狠地几乎毫不留情地推开了怀中的这个女子。冷眼瞧了一眼,莫名其妙地哼笑道:“也不过如此。”

    银姬看得目瞪口呆,原本还燃烧得足可以毁灭整个宇宙的怒火早已下降成了火苗。最后扑哧一下就熄灭了。不光是她,那个女子也很愕然。

    因为北野弦明明是有了反应。有了欲望地。他的高高耸起地私处就是不用言语的证明!

    只是为什么在这欲火焚身中他却推开了怀中香软呢?照他这个冲动的年纪是不可能拒绝得了这种诱惑的呀!

    北野弦又自斟自饮了数杯,而那个女子却还在那愣神。银姬看着那女子的脸色渐渐转变为羞辱难当,有点可怜她。这个男人当真属于异类中地变态。

    他喜欢玩弄女人!

    为后宫的广大女同胞表示悲哀啊……

    北野弦完全顾不到别人难堪的心理,还是自顾自地喝酒,仿佛这女人都没有这酒吸引人。直至喝光了酒壶内的酒。他才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站稳了脚步,做到门口打开房门。两个小太监赶紧上前要搀扶却被他拒绝了。

    “皇上,您还要去哪?”其中一个太监问道。

    “去……”北野弦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一个小太监从远处跑来,禀道:“皇上,李将军在外面求见。”

    听到“李将军”这三个字,北野弦似乎酒醒了不少,“让他在御书房候着吧。”这时的他却一反刚才的常态,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就压在那两个小太监的身上。一步三摇地走进了黑暗。

    银姬趴在窗下,心下大大地产生了疑问。一是为自己刚才的毫无理智地愤怒,二则为这个皇上。他的身上好像隐藏着什么。

    好玩!她突然对他的隐私产生了好奇心。

    三步并作两步也跟了上去。

    “皇上万岁。万万岁。”一个洪亮地男音,一听就知道是上了年纪的。

    北野弦推开扶着自己地两个小太监。摇摇晃晃并且差点跌倒地扶着桌子坐到了自己地椅子上。醉意盎然地道:“舅、舅舅不必多礼。不知舅舅这么晚来……有什么要事?”

    “不知皇上对老臣这几日送进宫内的女子可还满意?”

    啊,原来这些女人是这个李将军送地啊!真是用心良苦。做大臣的做到这个份上,连皇上每晚的性福也劳心劳肺,这种为君分忧的情操真是没得话说!当下银姬就对这将军竖起了大拇指。

    “多、多谢舅舅。”北野弦满脸尽写满着这几日非常之爽的表情。

    “哈哈----”李将军大笑道,“这就好,若是早日诞下皇子则是国家之福啊!只是不知皇上为何半夜不在那些女人身边过夜?”

    大胆!好大胆!竟然敢问皇上这么隐私的问题!这不是传说中的以下犯上么!如果皇上一个不高兴就会被杀头的!这个老头活腻味了。但北野弦的态度却让她大跌眼镜。他毫无不满之色,反而满脸含春欲说又止地道:“寡人后宫佳丽那么多,怎可每晚只留在一个女人身边,当然是……”

    那李将军一听立即坏笑地直捋胡须,连道了几声“好”字又说了些“祝皇上身体安康”之类的话就称天色太晚告退下去了。

    这时的银姬又看到了传说中的变脸绝活!

    北野弦原先还一副淫靡的模样的脸在李将军出去的一刹那慢慢冷却了下来,换上了一副狠戾。

    银姬猜想必他恨这将军已经入骨了,却又苦于拿他没办法,只好强颜欢笑。

    可怜的皇帝啊!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银姬转了转眼珠子,自古以来皇上不得不听臣子的话基本就只有那么三个原因。一是大臣把持朝政,二是大臣把持朝政,三还是大臣把持朝政。

    而这三个原因基本又离不开“军权”这两个字。想必是这李将军手握重兵,皇上动不了他,所以若想除掉他还是暗地里在刺小人下咒里下功夫吧。

    “来人,拿酒!”北野弦重重地拍了桌子。喝道。

    那些奴才唯唯诺诺地赶紧去捧酒坛。

    北野弦拔开酒盖就拎着酒坛仰头便灌。与其说是喝还不如说是拿酒洗澡。大多数的酒根本就从他的嘴角哗啦啦地流了下去,浸湿了全部的衣服,再流到地上。

    浪费啊!浪费粮食是可耻的!国家主席倡导地八荣八耻你没有刻在心里么!银姬大大地摇头。

    “皇上……”严斗劝道。“皇上,酒伤身子……”

    “滚!全部给寡人滚出去!”北野弦咆哮道。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眼睛一片通红。

    严斗没有法子只好退了出去,并遣走了尽数的奴才,关上了门。

    银姬隔着窗户看着他死命地灌酒,好像他是为了酒而生存地。看到他这种颓废的模样。又油然升起一种不舍地酸涩。脱口而出了三个字“小傻子……”,这三个字让她着实吓了一跳,小傻子是谁啊?

    北野弦手撑着桌子痛苦地干呕了起来,好似要掏空五脏似的。吐完之后又是接着灌酒,灌了一会又是呕吐。

    银姬看不下去了,推开这偷看的窗户就跳了进去,一把按住他的酒坛:“别喝了!看你喝的!”从衣襟里掏出一块淡黄色地手帕给他擦嘴。

    北野弦呆呆地看着她,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好半晌才问道:“你……你是……银姬?”

    银姬叹了一口气,答道:“对。我现在的身份是银姬。”

    “原来又是梦啊……”北野弦狠命地摇晃着头,似乎要将他这颗脑袋摇掉到地上似的,那么地大力。“是梦……”

    银姬看着好笑,这人喝醉了酒像个孩子似的。于是固定住他的头。眼珠子一转。想出一个捉弄人的法子,嘿嘿地笑道:“不错。这是梦。那你想要对梦里的银姬说什么?”

    北野弦的眸子闪了闪。银姬能够看到他此刻的挣扎彷徨。

    蓦地,他一下子拥紧了她,头埋入了她地衣襟内,喃喃地道:“银姬,为什么你要走。你不是说要陪我玩一辈子的么。为什么要喜欢二哥不喜欢我,为什么……”

    银姬的脸瞬间一片煞白。

    “你不喜欢我碰别地女人,为什么你要碰别的男人,为什么?”北野弦战栗着将脸埋得更加深入。

    银姬怔住了,这时她地眼睛起了奇怪地变化,瞬间之中整个眸子都镀上了一层奇妙的银色。她抖动双唇,动容地反手也拥住了他,呓语道:“对不起,小傻子,对不起……”

    北野弦浑身一震,向上勾住她地脖子就吻了下去。

    浅尝辄止的吻在这里永远没有了止境。

    两个人用尽力气抱在了一起,唇舌交缠,忘情地索吻。

    没有止境,没有限制……

    不知多久,银姬头痛地睁开了眼,浑身酸痛得难受。眼刚睁开,眼前的所见让她吓了一跳。她竟睡在这个变态的皇上的怀里!换句话说,这个男人正压着她的身子舒服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的天呐!她被当作了抱枕,难怪全身的骨头在抗议了。

    小心地解脱了出来,活动了又活动了筋骨。她怎么会和他睡在了这里啊,虽然衣服都是整整齐齐的,可还是雷到她了!

    她明明是看他不停地喝酒就来劝他,然后恶作剧地说自己是梦中的人,再然后……咦?再然后怎么了?她怎么完全想不起来了,好像被人硬生生地挖走了一块似的。敲了敲脑袋,还是无济于事。难道她闻到了酒气也顺便醉过去了?不会吧!

    哎哟!嘴怎么这么疼……难道睡觉时磕到桌角了?哎哟,好疼,像是被老鼠咬的……

    趁这个皇上睡着的时候赶快走吧,不然他醒了不知要怎么对待她了,毕竟她也属于私闯“民房”。

    揉了揉嘴唇,轻手轻脚地还是从窗户那跳了出去。可谓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了,不带一片云彩。

    可是,她不带走云彩就没有留下一片云彩么?以为她神不知鬼不觉么?

    酒迹未干的地上一块淡黄色丝帕蛰伏在那,上面的阴影随着烛光的忽明忽暗而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