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一弦一瑟皆诉情 下

    银姬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那个蒙面的女老师。好像叫什么解语的。

    “解语拜见娘娘。”

    “解语老师你是特意来见我的?”银姬环视了左右,好像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不知为什么她有点排斥这个女的。

    “是。”燕解语眼睛下面的面纱随风飘了飘,“我是想拜托娘娘一件事。”

    “什么事?”银姬扭着手指。关键是她能帮她什么呢?帮她摘纱巾?还是……

    “明天娘娘要和皇上去净音山赏梅花,可不可以带着解语一起?我还没看过这京城的梅花。”

    “这个你直接去问皇上好了……我有这个权力么?”

    “皇上他似乎……对我……”燕解语为难地垂下了头。

    啊,是啊,那个北野弦似乎不愿意见她呀!这个……那个……人家都这么开口了,她能拒绝么……这好像是叫顺水人情吧……而且人多好办事吧……“嗯,行!”

    “那就谢谢娘娘了。”

    “不谢不谢!啊,对了!”银姬的心里一直对她的面纱非常好奇,见四处无人便紧靠了上去,问道:“解语老师啊,我能不能问个私人问题啊?你为什么要带面纱?难道是脸上有疤?”

    “娘娘你说笑了。”燕解语笑了笑,“这只是我那的习俗罢了。未出嫁的女子是要带面纱的。”

    “哦!这样啊!”银姬做了个大大的惊异状。她那的人还真狡猾。男的若要娶媳妇就凭感觉娶好了,等结了婚才能知道老婆的样子,就算面纱下的是个丑八怪也只好认了。

    “娘娘,严公公让奴婢来问您有什么需要带地?”一名宫女小跑了过来。

    燕解语向银姬点了一下头便走了。

    银姬瞧了眼燕解语的背影,心理怪怪的。她不太喜欢她,没有原因。“需要的么?呃……多带些银子啊什么值钱的东西就行了。”

    “是。”宫女领了命便走了。

    银姬慢步走进自己的寝殿。她是来看看自己的房里有什么值钱地东西可以明天带走的。扫视了一周,除了值钱的古董字画和花瓶,好像能拿来直接买东西的货币一个也不见。真是伤脑筋。

    究竟要带什么东西才能过活呢?

    真是太伤脑细胞了啊……

    不管了。先把首饰项链戒指簪子什么的先带上吧。

    关上门翻箱倒柜地搜刮。当然得关上门了,你好意思大开着门做盗贼地事么!话说她还是很要面子的……

    收拾了几件自己比较喜欢的衣服放进包袱内,当然首饰什么的已经塞进里面了打开门就看见两个宫女弯着腰:“娘娘,收拾的活交给奴婢做就好了。”

    “不了,我都收拾好了。”说着将包袱拿给她们,“你们好好拿着,不许打开看。听见了没有!不然地话……哼哼!”

    “奴婢不敢!娘娘放心!”两个宫女近乎吓得跪了下去。

    “起来吧。知道就好。”银姬风平浪静地瞥了她们一眼便走了,可是内心却是翻江倒海。这些人怎么动不动就下跪啊!膝下有黄金不知道么!思想教育课是怎么上的啊!嫉妒鄙视宫廷礼仪!

    银姬满腹心事,当然能让她担心的事就是钱了!没错,她一直在思索着怎么才能在“钱”上突破。就在她拼命思索之际看见了几个小太监急匆匆地从面前地走廊里穿过,十万火急似的。指着那几个小太监走过的方向问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

    “啊?”身后的宫女看了看。“不是的,娘娘。大概是严公公在筹备明天皇上和娘娘出宫的事吧。”

    “干吗走那么急?好像哪里着火了一样。”银姬啐了一口,也就在她啐的时候她脑袋里突然炸了一束火花,可谓灵光一闪。她想出了今天能在哪弄到钱!

    话说她这么个破坏环境的人怎么还会这么得到老天地眷顾呢!随地吐唾沫还能让她想到怎么得到钱??有没有搞错?!

    没错,她不再苦恼了!

    想到自己很快就会脱离贫苦的边缘。她心里那个乐啊!找了个理由遣走了身边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宫女。她觉得自己这阵势和国际明星有得一拼了,周围全是人啊,就是没有人大叫着上前要她签名的。哀……

    虽然已经多日不行那苟且之事了。不过她的脚步身法还是那么地灵活。先是凌波微步避开那些侍卫太监宫女什么地。呃……宫里除了侍卫太监宫女还有什么?难道还有传说中的黑山老妖外加百鬼夜行?银姬想到这出了一身地冷汗,越想越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发着银光盯着她瞧……妈妈咪呀!逃哇!使出一记九阴白骨掌就直溜溜地爬上了树。话说……原来九阴白骨掌还可以这么来用的,真是举一反三,发散思维啊!梅超风就是死了也能笑着当僵尸了。

    银姬抱着树干俯瞰下面。找准了目标后又直溜溜地下了树。趁两班侍卫交换班之际以放学后百米冲向食堂的饿狼扑食的速度冲向了淫光所照之处。原来她的双眼发出的光才是真正的淫光!

    现在她躲在这扇窗户下的屋子属于谁的呢?谁的呢?嘿嘿,奸笑两声。当然就是严斗的了。

    他为了明天的行动肯定会准备很多钱放在身边。皇宫的钱大大滴,比阿里巴巴十八大盗盗的钱还要多,她从中抽走一部分的话肯定是没人会发觉的。安啦安啦。

    今天严斗公公的屋子蛮黑的,似乎不在。难道去会他的御医老情人去了?理解。理解!

    这样挺好的。老年人容易空虚嘛。而且这也方便了她的行动。利己利人。

    银姬从窗户上戳地洞上收回自己的圆鼓鼓的眼珠子,轻手轻脚的掰开窗户,虽然有“咔咔”声,但还不上很大,会让人误以为是风吹数枝的声音。谁让皇宫什么不多就是树特多呢。可以比得上亚马逊森林了。不过有一方面更让她纳闷。为什么皇宫里的人都不把窗户关好呢!窗户关好了她就进不去了嘛!你把窗户关好,她进不去,可以说是犯罪未遂。真是的,这不是有意让她犯罪么!邪恶啊!

    银姬一边腹诽着一边钻了进去。

    里面黑漆漆地。眼珠子稍微适应了的话会看见里面摆设的轮廓。

    银姬将随身携带的火硝掏了出来。至于她为什么要随身携带,她是想随时犯罪,不犯白不犯。至于她怎么会有火硝这玩意的。这个……当然也是她有次犯罪时看到地,觉得不错,就顺手牵羊了……

    火硝的一小簇火花照亮了周围十厘米的距离,若眼睛能透光的话应该可以看得更远点。

    严斗是保险柜会放在哪呢?

    银姬到处找。

    首先是里面的卧室。严斗地卧室倒还听雅致的,没有什么铜臭味。不过没有铜臭味。她怎么能摸到钱啊!将枕头、被单都仔仔细细地搜查了一遍,床底下也奋力钻进去手脚并用扫了一遍,什么都没有!

    难道放在了外室?

    那就去外室的那小小地书房看看吧。这书房的桌上什么也没有。咦?这严斗这么会藏东西?

    啊!古人都喜欢弄什么机关的!鉴于上次在枯井里的经验,这里肯定也有什么机关暗格!

    机关可能性比率最大的首先是花瓶,再者就是书架上的某某饰品。再再者就是……其实已经不用再再者了。因为银姬在转动花瓶的时候那个所谓的高科技机关就已经开了!果然花瓶是最容易藏猫腻地地方!

    花瓶一转,附带花瓶后面的墙壁就移开了一块大概一平方米左右的暗门。里面堂堂正正地放了一只盒子。傻子也知道盒子里面是钱啊!

    老人常说贪心的娃不好。这点银姬也很赞成,所以面对着一盒子的银票……她取出来数了数。有百来张吧……呀!要死了!当个太监竟会有这么多地银票!每一张都是一千两!来年等她做了男人她也要入宫做……呃!来年的事来年再说吧!阿弥头佛!

    遇上银姬很不贪心地取走了三四十张。她就说她不会贪心地!她拿走了一半都不到,算是好孩子了吧!

    将银票藏在了衣襟内,并将要带收紧了不少。拍拍胸口,确定不会丢了后再次移动花瓶,将那暗门归复原位。

    心愿已了,大事已成。银姬觉得自己整个人轻松了,飘飘然了!反正也不急着回去,那个北野弦估计也差不多睡了。她有点时间好好地晃荡。说实在地,这严斗满架的四书五经他都会读,都能读熟?

    银姬不相信。

    突然她领悟到,这里的书会不会是挂羊头卖狗肉啊!会不会这“四书五经”封面下的是……黄色小说!啊!肯定是!

    顿时双眼光芒大盛!扑过去就取出一本书翻了开来。哎呀,她好久不曾这么兴奋了!黄色……黄色耶!

    翻了好几本后。她大大地失望了。完全不是她想得那么回事!这里的书正直得很!还黄色呢……明明只有两种颜色……白色和黑色。纸是白的,字是黑的……

    咦?

    眼角无意间发现书架的某个角落似乎有点不对劲。是的。很不对劲。为什么这本书这么地瘦小呢!而且书皮还是不寻常得深黑色,和旁边的藏青色是夹在一起很别扭哇!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淫荡的书刊!嗯……拿出来瞄一瞄,如果是真的那她可就要没收了,然后再永久性地珍藏,让她的接下来的漫漫人生可以不那么无趣。

    食指中指动了动,将那黑本本抠了出来。深吸了口气,书皮上连名字也没有……嘿嘿嘿---好邪恶的书哇!

    嘿嘿嘿……银姬奸笑两声,啊,不,是三声后翻开了第一页。咦?还是手抄本的?字不错!就着第一行小声地读了出来:“天朝光化四十三年晚……”

    “奴才们给严公公请安。”

    “嗯,可有什么人来找洒家?”

    “回公公,没有。”

    门外突然有人声,银姬心里一惊。严斗约会回来了??手中的书也顾不得看了,直接往衣襟里一塞。第一反应就是---快逃!

    赶紧走到窗户旁,连爬带滚地七手八脚地滚了出去,窗户也来不及关地,就遁隐了。

    一边逃还一边想那天朝光化四十三年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激情限制级的戏码呢?是不是一个男的在那个晚上无情地强暴了一个女的?还是一个女的有意地占有了某个男的?

    都有可能!毕竟男女平等。嗯,回去得好好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