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为何当时已惘然 中

    “呸!谁是你娘子!你爱脱不脱!管我什么事!”银姬白了他一眼。

    “当然是银儿你了。”北野弦伸手将她楼如怀中。银姬这回没有挣扎。

    她可是聪明的女人,对待男人就像训狗一样,先给它一点教训,让它急得围着你直转,好让他学乖,然后在摸摸他,给他点甜头。这好像叫什么欲擒故纵来着。

    “少甜言蜜语了。我问你,你倒底有没有派人来接我?你若敢骗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北野弦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我北野弦一辈子都不会骗你。我一回朝就有派人去接你,可是回来的却是燕解语老师,于是我又派了人去接你。最后等到的却是你遇害的消息。银儿,我好担心你啊。”

    银姬忍不住笑了,反抓住他的手,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眼珠子溜了溜,脸又拉了下来,问道:“燕解语老师回去又有没有说为什么我没有和她一起回去呢?”

    “她并不知道我回宫了,她只是想回来处理一些事情。她说你还在泰州城玩,那个知府和你的关系很好,还说你很喜欢小孩。”

    “那你两次派来接我的人哪去了?”银姬咬着唇,难道燕解语真的不是有意将她丢在泰州城好来勾引她的男人?

    “我也不知道。他们没有再回来过。所以我很焦急地就来找你了。”

    银姬转身与他面对面,摸着他地脸。他的脸真的憔悴了不少,连黑眼圈都出来了,还有他的青胡子。整个人没有以前漂亮了,真是让人心疼啊。语气稍微好了些:“你出来找我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北野弦按住她的手,凝视着她道:“我以为你被那些江湖人杀了,正打算铲平整个武林为你报仇。”

    “唉,我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杀我。天算不如人算,谁叫我命大呢。想死也死不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北野弦搂住她,“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真的,我会保护你一辈子地。”

    “嗯。”银姬将头埋进他的衣襟内,环住他的腰,“干吗这么敏感,我怎么会死呢!上苍说我会长命千岁,贻害万代的。”

    “知道。”北野弦捏住她的下巴,倾身吻了下去。

    银姬微微启开双唇。接受着他唇舌的长驱直入,双手更是忙不迭地伸入了他的亵衣内。这两个月的边疆亲征让他更瘦了不少,皮肤也略微的粗糙了些,不过摸起来倒还是很有感觉地的。

    “银儿。那钱元宝的孩子可爱么?”北野弦忙里抽空地问道。“可爱,不过一定没有我生的孩子可爱。”银姬笑了笑,舌尖与他缠绕,强烈地回应着他。

    “那……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北野弦解开她地衣服,“我们的孩子。”

    银姬笑着剥开他的亵衣。右手搁在他的胸膛上。左手自他的后背一路向下。滑过他地腰线。一个男人若是腰线也能这么完美,那么他一定是个极品,而这个极品正好被她碰到了。再滑过他地腹部。他地腹部很结实。有一种性感的妖娆美。“有时候我真羡慕你的身体,竟这般地完美。”

    北野弦将她压在床上,挑开她的肚兜,舌头在乳沟处再三流连,张口吞下她的左乳,咬噬着那圆润的小小的坚挺,“我更喜欢你的身体,甚至你的整个人我都喜欢。”

    “那是当然。”银姬娇喘出声。

    北野弦闻后一笑,撒娇似的在她的耳边再次问道:“我们生个大胖小子好不好?”

    银姬还是没有正面回应他,左手滑下他的腹部,往下,再往下,在他灼热的部位一按,“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北野弦一惊,很快低下头在她的脖子上用力一咬,“那就看我吧……”

    银姬咯咯地笑着,笑着笑着转动眼珠与北野弦静静地相视。她能看清他眸子里自己的脸。缓缓地闭上眼睛,迎上他的唇柔柔地吻了下去。

    “银姬,”北野弦将自己的灼热轻柔地埋入她的体内,小幅度地律动着,但他的眸子却牢牢地将她锁住,“有时我总觉得你会离开,很担心,所以我想我若是没爱上你该多好,可我却情不自禁,不得不爱……”

    银姬的眸子内晶莹闪烁,与他双手交叉,“小傻子,爱上我就爱上了啊。”双腿环上他的腰,收紧,“这么好的良辰美景,你怎么学会文绉绉的了。”试探性地主动配合着他的动作,不忘情动地呻吟出声。“嗯……今天要我主动么?嗯嗯……那……”舔舐着双唇,“孩子可得跟我姓……”

    “想得美……”北野弦抽身,将她翻了个身,反剪着她的双手,又重重地从背后插入,“不管你生多少孩子都得跟我姓。”

    这个姿势让银姬无比地兴奋,经不住吟叫出声。北野弦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有力,放开对她双手的钳制,握着她的腰趴在她的腰上。“你……是否爱……爱过我……”低叹了一声后又全力以赴地冲刺着。“孩子……孩子……银儿……留住你……”

    银姬经受不住地抓紧了被子,头发披散了一身,腰随着他的律动不断地起伏配合。

    淫靡之色一时充斥了整个帐围。

    末尾北野弦的一声闷吼,银姬急促地喘着气,抬手反抱住北野弦。动作是停止了,但淫靡却没有消除的迹象。

    北野弦抬起银姬的一只腿搁在自己的腰上。银姬感触到他那个又坚挺起来的部位惊呼出声:“你还想?”

    “为了孩子我当然得努力才是。”北野弦摩擦着她的私处,“我可是个很合格的父亲。”快速地挺了进去。

    “啊嗯……”银姬紧紧地抱住他,指甲扣入了他的皮肤内,“那……嗯……我不是……是个……啊……合格的母亲……怎、怎么办……”

    “你做个我合格的娘子……就行了……”北野弦舔着她的耳朵,“夜夜春宵……”

    银姬娇嗔地掐了他一把。

    哎,不知道他们此次的造人计划会不会成功。她刚经历了生理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生物学说的那个排卵期,这个她不会算啊!

    全凭天意吧。

    嘴唇一痛,银姬眯开右眼,看到北野弦略带惩罚的柔情。哼,在怪她恍神么?银姬在他的舌头上一咬,敢咬她?!

    北野弦也是吃痛地一哼,他上面吃亏了,下面就要讨回来了。银姬苦叫连连,下次她绝不能在床上逞强,正反都是她自己吃亏啊。

    北野弦胜利地扯开一抹微笑,将她抱得更紧,似乎要融于自己的骨血之中。他不敢想象若是以后没有孩子牵绊住她,他该怎么度过下面的人生。她对他是一种迷药,更是一种毒药,戒不掉更躲不开,深深沉溺在其中,他想自拔却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