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悲不禁时时杜鹃血 中

    “今晚的宴会我也要去?”银姬坐在冷宫的亦可大树下纳凉,对这个小太监传的旨意有些哧鼻。

    “回娘娘,燕妃娘娘是这么吩咐的。”

    银姬冷哼一声,“她什么时候当上妃子了?真是恭喜。不过……她有资格命令我么?”

    “这……”那小太监的眼珠子咕噜噜地转了一圈,便笑嘻嘻地道:“燕妃娘娘也吩咐了,如果娘娘您太累了,不愿意出席就在屋内好好休息即可。”

    “你可以走了。”银姬了无趣意地闭上眼睛,似乎又安静地睡了。

    那奴才也不敢多做打扰,静悄悄地退了下去。

    “娘娘……”宫女小心翼翼地蹲在银姬的右手边,“娘娘您今晚去么?”

    “给我烧水沐浴。”银姬懒懒地哼道。

    “啊!是!”宫女喜出望外,大笑道:“奴婢这就去给您打水!啊!奴才还要摘一大堆的花,把娘娘洗得香喷喷的!”

    银姬闻言嘴角扯出一抹弯笑。

    繁复清香的花瓣浴,银姬在木桶的热水里慵懒地伸长秀腿,轻轻地擦拭上面的肌肤,水珠从她的头发上一滴滴地落下。掬起一捧水洒在自己雪白的胸部,纤长的五指慢慢地自脖子往下滑。如玉的胳膊在水面激起一层涟漪,一串细流自手腕流向锁骨,在从乳沟滚落。留下一条水痕。

    寒冷地房间内已经是热气腾腾,蒸汽不断翻滚。

    银姬站起,极其美艳地走出木桶,宫女立即拿来了一条白色浴巾裹住了她曼妙的身姿。等身上的水珠被浴巾吸走时,浴巾飘然滑下,如玉的胴体前面披上了一层肚兜,红色的丝线自背后打上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还半裸在空气中的肌肤立即就滑入了一件红色丝绸的华服中。

    系上精致地腰带后坐在梳妆台前。一捧乌黑的秀发如瀑布泄了下来。

    “娘娘,今晚奴婢一定要将您好好打扮一番。”

    银姬在镜子里看着身后的侍女,会心一笑。镜中的自己还是这么的美丽,如多年前的自己,没有意思的变化。

    “哎呀!娘娘,您的首饰都扔进了井里了!”宫女大惊失色道,“这下怎么办是好!”

    “没关系,不用发簪也是可以束发的。这样就很好了。”银姬伸手碰了碰自己地发髻,“很好。”

    “那么……娘娘。奴婢帮您上妆吧。”宫女赶紧拿过粉盒。

    “不必了,我自己来。”银姬取来珍乳,在脸上涂了一层,缓缓地拍打了双颊后才开始在脸上薄薄的擦了一层粉。用手指在鬓角处压了压,在刷了一层桃花腮红。站起身从书桌上拿起一只毛笔,看向那个宫女:“你会画花么?”

    “奴……奴婢……”

    “来。在我的左额上画一朵桃花。”

    宫女接过笔,有些犹豫:“奴、奴婢怕画不好……”

    银姬有些无奈地接过笔,“那么你来调色。”

    “是。”

    银姬手执毛笔。咬着唇。仔细地看着镜子。一点点地着下笔……

    天色早已经半黑了。

    皇上在天和门前大摆宴席。光桌数就三百来桌,每张桌子都配有水果和糕点,宫女和太监川流不息。正对着天和门的地上地一条红色的真丝地毯。将宴席的桌子分成了左右两边。最上首的也是最大的一张桌子,当时给皇上准备地。

    此时已经有一大批地朝廷命官徐徐涌来,依照个人地官职大小依次入座。十六K文学网细看之下,这些命官的大多数就是年轻的官员,年龄皆在二十到三十岁上下。温文尔雅,彼此擦肩而过都会垂手作,都带有文人间地风流之态。

    半个时辰后,所有的桌子都几乎坐满了。官员们交头接耳,既对这次的宴席大加赞赏有所期待,同时又对皇上的丰功伟绩表示钦佩。

    “皇上和燕妃娘娘驾到---”太监徐徐唱道。齐刷刷的跪地声,黑漆漆的一片,齐呼:“皇上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皇上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

    燕解语一身黄色的几乎近似于凤服的锦衣,春风得意地跟在北野弦的身后,高傲的眼神扫过地上的数百臣子,踏上皇上御用的专道,坐在了北野弦的身侧。

    “众卿平身。”

    “谢陛下。”官员们复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北野弦绝美的脸在夜色下更增了一种神秘性的美。有些官员竟看得痴了。可是北野弦眼底的冰冷同时又让他们浑身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向上看去分毫。

    “舅舅,你身体不适,今天可有大碍?”北野弦的目光移向下面右侧。

    “老臣今日精神好多了。”李运海出列,单腿跪在红色地毯上,“今晚老臣是想让陛下准许老臣卸官回乡,以养天年。”

    有些老臣们吃了一惊,睁大眼睛看皇上的答复。

    北野弦哈哈地笑了:“舅舅正值壮年,何需说此话,快快落座。”

    李运海坐了回去,其他老臣们这才安下一颗心。

    “干杯!”北野弦举起酒杯。捏住酒沿的手指用力地发抖,骨指间只曾白色。

    燕解语很高兴地举起酒杯,跟着群臣大呼:“谢皇上。”

    北野弦一饮而尽,只听燕解语低低地道:“皇上放心,臣妾会让老爷子交出兵权的。”

    “庆功宴歌舞开始----”

    空中立刻散放出千万朵千红万紫的烟火,映照得地面如同白天。

    一群歌女婀娜多姿地走了上来,在盛乐的伴奏上翩翩起舞。

    一道道的美食也在此时慢慢地搬上了宴桌,第一道永远都是呈给皇上的。

    宴会一片和睦融融,朗笑声不止。

    北野弦一杯又一杯地喝酒,眼角有意无意地扫过下面左侧空着的一张桌子。

    燕解语看着那张空桌,招手对严斗道:“银姬娘娘怎么没来?”

    “这……奴才不知。”

    燕解语瞥了北野弦,嘟囔道:“也太不把皇上放在眼里了。”

    严斗谨慎地瞧了眼皇上,不知该说什么好,祈祷着银姬最好快点来。就在他焦急之际,太监的一声假嗓音高唱道:“银姬娘娘到----”

    乐声戛然而止,舞女都匆匆避于两侧。

    银姬含着三分笑,低低地垂着头,发髻上的金步摇晃悠悠地遮住了她的半边脸,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缓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红色的纱衣依风而飘,每走一步脚踝上的铃铛“叮叮”作响,衬着她曼妙婀娜的身躯好似仙女从仙境蓬莱走出来的一般。

    当场的一些文人学子都禁不住站起了身子,酒水洒了一地也不自知,只知喃喃低语:“美人啊,美人。”

    银姬徐徐下拜:“臣妾银姬拜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点一滴地抬起了她的头,让她那永远停留在十六岁的脸曝在光亮下。眉若勾魂锁,眼若繁流星,唇若红樱桃,只是微微的一笑便能让天地一片失色。

    靠前坐着的人早已惊艳当场,忘了动弹,靠后坐的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的背影,只是这么看着便已经要开始迷失自己。她就是让三代君王神魂跌倒的可人儿啊!

    今晚银姬的左额还画了一朵明艳艳的桃花,含苞怒放,花瓣一直延伸至发隙。散着妖冶的光泽,仿若能吸魂的食人花,将他们仅剩的一点点理智一丝丝地往漩涡里带。

    北野弦原本举在半空中酒杯还依旧僵硬在半空,看着银姬杏花含笑的盈光闪闪的眼睛一瞬也不瞬。

    燕解语怒意大起,却又不能发作,手用力地按在桌上,恨不得将桌子拍碎。勉强维持着笑道:“银姬娘娘请坐。”

    燕解语的声音落下,银姬再望向北野弦时,他已经饮下了杯中的酒,接着又自斟自饮了一杯,不再向她这边看来。银姬怀着复杂的心情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呵呵,刚才她赢了,北野弦被她迷住了不是么,虽然他很想掩饰。只是他是为了燕解语才掩饰的么……他什么时候爱上那个女人了……

    银姬的失意只是一晃而过,她今晚是来重新振作精神的。她要证明她永远都不会是残花败柳,她想吸引谁就吸引谁,她是有这个魅力和能力的!

    歌舞已经恢复。

    只是因为银姬的存在,即使再火辣的热舞怎么也带动不住所有男人的目光。

    银姬注意到自己已经很成功地成为了这个宴会的主角了。看吧,北野弦,她曾经说过,这世上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你走了,自然有人愿意填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