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剔透红白惹谁怜? 下

    吱呀……

    皇宫的大门忽地大开。数万的军队在宫门前踟蹰不前,看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勒马悬崖,只是翘首以待。

    “好一个空城计。”一匹黑黝发亮的战马上传出了一声哧鼻的嘲笑。

    “将军,是否进去?”左前锋警惕地看着宫门。

    “报!”一名黑衣人一晃而现,单膝跪下,禀道:“门内空无一人。”

    “再探!”黑马上的人全副武装铁甲。

    闪电般又降下了一名黑衣人:“报!皇上正在妃嫔处休息,宫里没有动静。”

    战马朝天喷鼻。那左前锋笑道:“将军,看来皇上已经是无力抵抗了。”

    那将军伸出右臂,想了半会,用力一挥。

    军队陆陆续续地全数进内。既小心翼翼,又有些目中无人,仿佛既要不战而胜。

    等最后一名士兵都进入了之后,宫门又“吱呀”一声地关闭上,毫无缝隙,留下门扉相叩“哄”的一阵余音。

    全部的人心中犹如炸了一颗鱼雷,全身僵住了,转而惊慌地看向四周。

    漆黑的宫墙像筒子一样将他们牢牢圈住。

    “放箭!”

    四周墙头不知是谁凌空一吼。无数枝羽箭密密麻麻地射了下来!

    银姬在九曲十八弯的隧道中几乎是连爬带蹲地终于看到了眼前地一丝亮光。有亮光就看到了希望。就犹如黑暗后的启明星。银姬本来已经开始有些沮丧的心情瞬间一振,奋力向上爬去。

    一只手向光亮处伸了上去,抓到了地面,心中一喜,双臂用力将脑袋伸到了外面。正巧一只小狗跑了过来,叉开腿正要排泄,银姬的头一冒出来将它吓得不轻,哀叫了一声夹着尾巴赶紧逃走了。

    银姬的眼睛才接触到外面的世界。第一眼就看到那狗的白白的屁股,也足足愣了半晌,后自言自语道:“原来是条公狗。”径自爬了出来,拍打着身上地泥土,回头往那洞口一看,生出了一股悲凉感,她爬出来的地方是狗洞么?正好开在一棵树上……自古那些狗狗们都喜欢在树上撒尿啊……

    江林西药铺。严斗说让她找江林西药铺。

    银姬向四周望去,此时天刚半亮,街上还没有什么人。悄无声息。一股风卷起地上的尘沙,说不出的苍凉。

    江林西药铺!

    不远处的一块牌匾让银姬差点大叫出声。赶快上去敲门。

    “谁啊谁啊!”里面有人不厌烦地叫道。只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姑娘,这大清早的,你干什么呀!”

    银姬将那块玉佩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我是来找你们当家的!”

    那伙计看这玉佩看得定住了,等反应过来后忙不迭地道:“快进来!快进来!”

    马车晃晃悠悠的赶着,不知都有多少天了。

    “姑娘,到了。”

    银姬下车,眼前站着的一个人让她呆住了。没想到她会这样看到四哥。坐在马车里时她还在想此次是去见谁。会不会是严斗地什么亲戚。却没想到这个人竟是他!

    “银姬。”北野萧一身素色布衣。含笑着望着她。

    这个人真是当朝的四王爷。她的四哥?!除了布鞋上没什么洞,身上几乎就是补丁衣了!难道现在流行这样穿?

    北野萧看到银姬欣喜地道:“前些天就接到消息了,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快。”

    “四……四哥。”

    “快进来吧。”北野萧从破旧的衣襟里掏出了几枚铜钱给了马夫。领着银姬就进了一扇松松垮垮地竹门。

    这里就是他住的地方么?和草棚没什么区别啊……脚下的是黄黄的土,也没有经过粉刷,以后下雨了就会是一片泥泞。

    北野萧推开屋门。

    这是一栋三间房间的屋子,都是用竹草木头之类地材料搭建地。用“栋”这个量词来形容简直是太抬举它了!一进去就是一张四方桌子。桌子就是木头地本色,也不是什么好木头。家具更是简单,除了桌凳几乎就是空无一物。

    俗话说受死的骆驼比马大,就是这么大法的?!

    “银姬,你赶了几天地车,累了吧,把包袱放下吧,你的房间我已经准备好了。”北野萧接过她的包袱往里面走去。又推开了一扇木门,这扇木门似乎比大门的质量好。“这是你的房间。”

    银姬点头,四周张望了一下,就大概六个平方大小吧。只够摆一张床和一张小柜子。再放其他东西的话连脚都没地方站了。

    北野萧将包袱放进了柜子里,“这里我一直都有打扫,不会脏。”

    “谢四哥……”天呐,她是不是入乡做知青了?简直不敢相信,有一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那皇宫就是天堂,这里就是……木讷地眨眨眼。

    “银姬……”北野萧似乎知道银姬心中的落差,讪讪地道:“等四哥有了钱一定会给你买新的。”

    银姬心下一紧,问道:“四哥,你的家产真的全都捐了?”

    “嗯。”北野萧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四哥低头的样子和姿势还和当年一般温文尔雅,透着风流倜傥。如果他还是穿着光鲜的丝绸,手里拿着的还是豪华的金丝扇,就好像时间没有在他身上走过似的。

    北野萧察觉到她地视线。偏过眸子与她对视。

    四目相对,没有只言片语。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

    是的,他们都看到了过去的对方,年少天真,无忧无虑,无知又可爱。

    “是……是公主么?”房门外站了一名女子,双手摸着门,颤着嗓音。“公主!是公主么!”

    “你怎么出来了?”北野萧迅速收回视线,上前搀扶住那位女子。

    那女子侧耳凝听了半会儿,激动地抓住北野萧的袖子:“王爷,是不是公主回来了!是不是公主回来啦!”

    北野萧看了眼银姬,应道:“是……她回来了。”

    “公主!公主!”女子急忙放开北野萧,双手上前摸索而去,本来就一丁点大的地方她却走得东踉西跄。“奴婢是小兔子啊!公主,奴婢是小兔子啊!”脚绊上了床脚,一个不提防直直地摔在地上。

    银姬赶紧伸出手。双手拉住了她。

    “公主?公主!”小兔子紧紧抱住身前的这个人,狂喜道:“公主,奴婢终于盼到您来啦!”

    “别哭了。”银姬看着她凹下去的黑洞般地眼睛,抚上她几乎就是皮包骨头的脸颊。“再哭我可就走了。”

    “嗯!”小兔子死命地点头,但还是抑制不住地大哭出声。

    北野萧在门口看着,内心是说不出的滋味,索性别过了头。

    小兔子用手背擦了擦鼻子,笑逐颜开道:“公主您饿了吧。奴婢这就去烧火做饭!”

    银姬疑惑地拉住她。看着她的眼窝顾忌地道:“你……你还能做饭?”

    小兔子摸着银姬的手。忙摇头:“王爷从来不让奴婢做事的!就是后来家里一个奴才也没有,王爷也没让奴婢做过事。奴婢只是想亲手做饭给公主吃。”

    北野萧温和地道:“不用了,今日的饭我都做好了。快来吃吧。”

    小兔子反手拉住银姬。摸着墙就往外走。银姬的心里则是震惊得不小。四哥什么时候会做饭了?真是天下奇闻啊!可以载入历史神秘事件簿了。

    亲眼看到桌上的一荤三素,银姬这回真算是信了!都是四哥烧地?不知道会不会吃死人。于是开玩笑道:“若是毒死我,看我晚上怎么化厉鬼去吓你。”原本以为四哥也会反击的,所以迎上他的目光,看他能怎么挖苦自己,可迎上的却是一道无比温柔地宠溺。

    银姬脸一红,老实地坐了下来。小兔子也摸到了凳子,坐在了旁边。“好香啊,公主你一定要多吃点。”

    银姬拿着筷子看着这四道菜。先说那三道素菜吧。第一道是水煮荠菜,第二道是炒韭菜,第三道是焖青菜。而那唯一的一道荤菜是红烧五花肉。

    北野萧夹了块比较瘦的肉到了银姬的碗里。银姬吃了一口,没什么味道,好像没有放盐。但她还是咽下去了。

    “小兔子,吃肉。”银姬也夹了一块给小兔子。谁知小兔子突然反应过烈,叫道:“我不吃!奴婢不吃!还是公主和王爷吃吧!”

    银姬没想到她会如此反应,愣住了。

    北野萧无奈地看了眼银姬,然后对小兔子温语道:“你吃吧。今天……”

    “不,”小兔子放下碗,“还是王爷吃吧,王爷您还要干活。”

    银姬涌上一股酸涩。这就是穷日子么!四哥穷得连肉也吃不起了,连盐也吃不起了……无声地站了起来,走到给自己的房间,拿出包袱,摊到桌上,“小兔子你放心吃吧,这次我带了许多银子出来了,以后想吃什么都行。”

    “真地吗?”小兔子高兴地张大了嘴,要是她看见包袱里地那些银票一定会乐晕地。

    北野萧脸色有些不好,只看了眼这些银票一眼,道:“银姬,你这些银票哪里来的?”

    “咦?”银姬眨眨眼,“不能是我的私房钱吗?”说完有些心虚,又改口道:“其实是严斗给我地,就是那个大内总管严公公。”

    北野萧神情一暗,夹了一筷子韭菜吃了起来。

    银姬嘟囔道:“这些银票是他的,可这些珠宝是我自己的啊!”说着捏着一块超大的蓝宝石,“这颗宝石若是卖了铁定够我们吃好几辈子的了。”北野萧还是没有做声,可怜楚楚的道:“四哥你不喜欢?”

    北野弦的筷子一顿,有些哀色:“我不想用你的钱。”

    “不是啊!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么!”银姬急道,“你也是为了我才会这样的。再说,钱是谁的一点也不重要啊!”

    北野萧轻叹一声,快速吃完碗里的饭就站了起来,离开了。

    银姬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了话,喃喃地道:“怎么了……”

    “公主。”小兔子顺着桌子摸过来,抓住银姬的手,“王爷他是有心事。王爷他……”低下头,“他是不想用公主的钱罢了。”

    啊?银姬还是有些不明白。钱不都是一样的用么!况且她还给他写过欠条。不过,她可不敢再提欠条的事,她一辈子也还不起啊!

    “公主您饿了,快吃饭吧。”

    银姬坐下。夹了筷荠菜,再扒了口饭。蓦地,喉咙一阵泛酸,竟全吐了出来。这一吐却一发不可收拾,搜肠刮肚的直将肚子里的酸水都吐尽了。

    “公主你怎么了?”

    “没事。”银姬擦了擦嘴,“我大概坐车时间太长,晕车了。我去床上休息一下。”

    小兔子站起了起来,关切地道:“公主您快去休息!奴婢自己会吃饭的。”

    银姬躺在了床上,纳闷自己怎么会吐。四哥的菜虽然没放盐,但也没有到了食不下咽的地步啊。她难道真是晕车了?还是水土不服?

    猛地,又兴起了一阵搜肠刮肚的反胃,银姬趴在床头又呕吐了起来,这次连酸水也没得吐了。这一阵过后,银姬安抚着心口,难道她生病了?

    还是……

    如果按照她多年看电视剧的经验,女主角如果像她这样呕吐的话多半就是……不会吧!

    绝对不会的!她只是赶车赶了很长时间罢了!不会有事的,休息一下就会好的。一定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