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只苦了红烛泪上凝 上

    “小兔子,”银姬走到了小兔子的房间,见她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针线在修补衣服,而北野萧并不在,“你在补谁的衣服?”

    小兔子腼腆地道:“王爷的。”

    银姬拎起衣服的一角,上面已经补了两三块的补丁了,好奇道:“上面的都是你补的?”

    “嗯。”小兔子一手按住打补丁的布,一手拿着针线,一边摸一边补,倒也麻利。

    “你们难道穷得连卖衣服的钱也没有了?”

    “王爷说既然当农民就要好好当,王爷说哪有农民穿的衣服是不打补丁的,王爷还说买那么多好看的衣服在乡下穿了也是白穿。”

    “别老是王爷说王爷说的,你都快变成鹦鹉了!”银姬没好气地道。

    小兔子的脸瞬间红了,羞涩地低下头默不作声了。

    “四哥现在去哪了?一大下午就不见人影了!”

    “王爷……”小兔子的脸又红了几分,“过几天庄稼就要收割了,王爷去田地了吧。”

    “田地?那我去看看。”银姬起身就往外走。

    “公主,您身体没事了么?”小兔子急急喊道。

    银姬身子一顿,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应该什么事都没有吧。哪有这么邪门的!在宫里没有,出了宫就有了!?心下一宽,随口道:“我没事。我很快就回来。”

    走出四哥院子地竹门。沿着乡间小道走去。原来农村的房子都差不多。就是草棚似的。有的连草棚都不如,也有几户人家比较有钱,住的是瓦房。

    四哥的田地在哪啊?真是的!刚才忘记问了!虽然是秋天,但太阳还是很晒的。一边走,一边向一望无垠地天内搜寻着。此时的田地都是一片金黄,黄澄澄的稻子,低压压的一片。如果用了袁隆平的杂交水稻这收成肯定更讨喜!

    走了很久,瞅见一片天上围了好几个姑娘。花痴般地看着某个方向,有时叽叽喳喳,有时又是害羞状。咦?乡下也有美少男不成!

    好奇地往那些姑娘走去,也顺着她们的目光找去,面前都是一人高的水稻,什么也看不见啊!难道看见UFO了?或者外星人了?又或者她们在拍戏?真是够神经的!她还是去找她的四哥吧。转身要走时,那片水稻里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个白色地人影,那人影弯下了腰,一会儿又直了起来。十六K文学网好像是在锄草然后擦汗,头上还带了个遮阳的大草帽。身边的那些姑娘更加地兴奋了。

    这人是谁?帅哥一只?

    大概是太热了,那人摘下了头上的草帽,扇起了风。你问这人是谁?他可不就是四哥么!银姬对北野萧大挥着手臂。不顾周围那些姑娘大惊失色地表情跑了过去。

    “四哥。”银姬跑到北野萧的身边,“这片田是你的么?”

    “银姬你怎么来了?”北野萧的脸上挂满了汗珠,“这里这么热,把你晒黑了怎么办?”说着就把手上的草帽扣在了她地头上。

    “你帽子给了我,那你怎么办?”银姬要把帽子脱下来给他。却被按住了。

    “我一个大男人晒黑一点不算什么!”北野萧弯腰将水稻田里地草都拔了扔进竹筐里。

    银姬注意看他地皮肤。并没有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白,看来还是有当小白脸的得天独厚地潜质啊!禁不住抿嘴偷笑,余光扫过田埂上的那些花痴女子。虽然距离远,还有水稻隔住了视线,不过聪明人也知道那些女的正嫉妒她嫉妒得发疯呢,说不定还在肚子里骂她呢!呵呵。扬了扬眉,八卦道:“四哥你在这里很受欢迎啊。那么多的女孩子要当你的粉丝呢!”

    “粉丝?是什么?”北野萧闻言直起身子,擦汗,看向银姬意有所指的地方,摇头一笑后便继续干活。

    他的这一笑让银姬恍了片刻的神,回过神后又戏谑道:“不知里面有没有这个村子的村花,如果长的漂亮说不定可以考虑考虑当我的嫂子。”说着这话,眼睛却瞟着北野萧,不知他会有什么反应。可是他什么反应也没有,似乎只知道拔草。

    银姬说那话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竟有那么三分希望看到他的反应,有五分想听到他的否决。她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占有欲作祟?不想有人来和她分享四哥?

    闻着周围的稻香,随口念道:“稻花田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四哥,这田里有青蛙么?”

    北野萧笑道:“癞蛤蟆倒是有不少。还有那虫子也有不少。”

    虫子?一股恐惧迅速炸开了!她最怕虫子了!哎呀呀!逃命是也!“这个……四哥,你慢慢忙,我先回家了!”跑了两步,突然又回头道:“早点回来!”便风一阵地逃跑了,也忘了把草帽留下来。

    北野萧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直笑。

    好不容易跑到了田埂上,银姬正喘着气时却被一群人围攻了。围攻她的不用说,自然是那些花痴农村花姑娘。警惕地看着她们,道:“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的一个姑娘毫无善意地开口了:“你是王大哥的什么人?”

    王大哥?是谁?难道是说四哥?难道是四哥的化名?“你们又是什么人?”

    “你不像是我们村上的!”某位眼力尖的女子道。

    “我本来就不是你们村上的。”银姬好笑地承认道。

    “你是哪地人?”那为首的逼问道。“你是邻村的?”上下打量了银姬一眼,伸手迅速摸了摸银姬穿的衣服,“丝绸的?你是地主人家的小姐?”

    一听“地主”二字,这些女的都有所顾忌地后退了两步。显然是有些怕。

    “什么地主不地主,我不认识。”银姬笑道。

    她这一笑让所有的人黯然失色。有两三个女孩子当场就含了泪,“你……你是来勾引我们王大哥地……”

    “你……你这个狐狸精!”为首的那个女孩子白了脸,骂道,“你个狐狸精。休想迷惑我……我们的王大哥!”

    狐狸精!她奶奶的!骂她什么都行,就不能骂她狐狸精!她最讨厌别人这么骂她了!凭什么就只有女孩子长好看了是狐狸精,男的就不是!凭什么!这不是性别歧视么!

    银姬双手叉腰,语气不善地道:“谁说我勾引你们的王大哥了?是他勾引我的好不好!我这么漂亮,这么有钱,”说着刻意摸着自己身上的丝绸衣服,“他若不勾引我,我怎么会看上一个农民!”

    众女子被她那理直气壮的言辞吓住了,不知道是真是假。面面相觑。为首地那女子嗫嚅道:“你骗我们!”

    “哼!”银姬冷笑道。“谁骗你!不信你们自己去问啊!”

    “你骗人!”一个女子大叫道,“王大哥已经有老婆了,怎么又会去勾引你!王大哥不是这种人!”

    “对!王大哥不是这种人!你骗人!你这个狐狸精!你这个骗子!”

    “我们村子不欢迎你!你个狐狸精!狐狸精!骗子!”

    你们!看着她们的咄咄逼人,银姬气得脸色铁青。咆哮道:“谁是狐狸精!谁骗你们了?就是你们王大哥勾引我的!有本事你们自己去问!”

    “没错。”一声男音突然夹杂了进来。“是我勾引的她。”

    简直就是平地里一声春雷,炸得地抖了三抖又三抖。

    一道黑影长长地覆盖在了银姬地身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这么看着,忘了动作。

    银姬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心跳怦怦地快爆了……此时只有两个字来形容她的心境了:丢脸!没有比今天更丢脸的一天了。她都想哭了……脸都丢尽了!

    “王大哥……”那些女子自动退了开去,眼巴巴地看着北野萧走进来。

    “啊!王大哥啊。后会有期呀!”银姬挤出几丝笑容就欲遁逃。谁料手很快就被拉住了。

    “我们一起回家。”北野萧柔声道。

    银姬脸一直红到脖子根。甩开他的手,“不要!”但很快又会被牢牢牵住。

    “一起回去吧。”北野萧低下身子凑近她地耳边低喃道。

    “我……”她不要……苍天啊,哪里有洞哇。借她钻一下撒。没有就变个动给她吧!

    “走吧。”北野萧冲着四周地人微微一笑,就拉着不愿意跟他走地银姬走了。

    这些女孩子见还真是王大哥在缠着那个女的,而那女的还一副不乐意地样子,看来真是他在勾引她。一个个欲哭无泪。

    银姬心里一直盘算着怎么解释,还在想着四哥会怎么嘲笑她。一句话,真是没脸见他了!只好想扯开话题,缓解一下尴尬:“你……你不是去拔草的么!为什么要这么快回来?你不用干活啦?你的稻子什么时候收割啊?……”声音越来越低,“刚才你听到什么了……”

    北野萧满面的笑容,拉住她推开自家的竹门。银姬期期艾艾地跟着他。

    “公主您回来了么?”小兔子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银姬心突地一紧,无形中有什么正刺向她的身体,接连着被他拉住的手也隐隐泛疼。下意识地挣脱北野萧的钳制,低叫道:“四哥……”

    北野萧手颤了颤,很不情愿地渐渐松开了手,大步走进了屋。

    银姬咬住唇,等到涟漪的心湖慢慢平静下来才走了进去。一进去就听见小兔子说道:“王爷您回来了,公主呢?”银姬随口应道:“我在这。”正好撞上北野萧的眼睛,别过脸,独自进了自己的房间。原本平静地心湖又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王爷,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田里的事都忙完了。你在补衣服?”

    “没有事做……”

    “这几天你都没有怎么睡,好好休息吧。”

    “奴婢不累。”

    “不是不让你叫奴婢了么。”

    “奴……我……我知道了。”

    银姬靠在房门上听着他们的谈话,盯着自己的脚发呆。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是孤独的。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类。自己本来就是穿越的来的,当然是多余的了。银姬自嘲着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这几日没有涂指甲液,上面的颜色已经开始在褪色了。

    唉……这次自己真的离开了皇宫,不知北野弦是否还会向那次那样亲自来找她。上次是因为自己遇到了杀手,他以为自己死了才会来找自己的吧。如果他来找自己是因为他还没有利用完自己,那么……这次他是不可能来找她了。因为……她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他说过他的子孙只会留给自己。可是皇宫向来三宫六院,怕要给他生孩子的女人不计其数吧,孩子一多他自己也会麻木了。

    他还说过他会永远保护自己,最后还不是让别的女人来杀她。

    他还说过不会让自己伤心,不会让自己哭。倒头来根本不会关心她是否伤心了,是否哭了。

    无知无觉中,脸颊上已经湿了一片。

    银姬,你要坚强!

    银姬擦干泪,安慰着自己。她既然出来了,就不要老想着过去了。女人要坚强!她还要向以前那么地爱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爱了,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能值得自己爱了!银姬你要坚强!

    吱----

    门被推开了。一只温暖的大手碰触到了她的脸颊,暖暖的。银姬扑进了这只手的主人怀里:“四哥,我心里难受……”

    北野萧轻轻地搂住她,没有出声。

    丝绸和粗布交叠在了一起。

    房门外站着小兔子,驻足在原地,一动不动。发黑的凹陷的眼眶空洞地看着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