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只苦了红烛泪上凝 中

    晚上吃的菜是中午的菜。每天都是这样。早上都是随便弄点填肚子,中午烧两个菜,吃不完的就晚上接着吃。每天都不会有浪费。

    小兔子睡得很早。银姬却是不习惯这么早睡的,于是端了个小爬爬凳坐在院子里看星星。由衷发出一句感慨:还是古代的星星亮。

    一张小凳子放在了她的身边,坐下一个人。也看着夜空。

    “四哥,你什么时候来这的啊?”银姬双手拖着下巴。

    “半年前。”

    “半年就能把水稻种熟了么?”

    “我没来时那就已经种了水稻了。”

    “哦。”继续看星星,“四哥,在这里种田很辛苦么?”

    北野萧站起身子,随意地坐在了地上,后仰着身子,右手撑地,左手指着天空:“我在这里可以随意看星星,很舒服。”

    银姬咯咯地笑出了声:“你当王爷那会儿不也是照样能看星星!”

    “那不一样。”北野萧睡在了地上,“在这里我可以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一个我想要的生活,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阿谀奉承。这里的民风很淳朴,和人交谈不用小心翼翼。过得比以前舒坦。我靠自己的力气吃饭,有一种自豪感。”

    银姬眼角含笑:“那是因为你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自然觉得穷人地生活好。可是这里的穷人都想过上富人的生活。四哥你有没有想过。穷人的命是不值钱的。”

    北野萧将双臂放在后脑勺下,“富人的命同样也不值钱,只不过死法不一样而已。”

    “可是富人可以杀死穷人,不是么?”银姬垂下眼睑,“只要你有权有势,即使杀了人也是不犯法的。”

    凉风在他们的四周拂过。

    天上地星星并没有受到寒风的影响,依旧闪闪发亮。

    “四哥,你和严斗认识么?不然他怎么会指引我来找你的?”银姬很认真地看向他。

    北野萧摇摇头:“我和他见过没几次面。二哥流放前吩咐让他好好照顾你。他很忠于二哥。”

    “怎么会?”银姬不信。“严斗对北野……弦也很忠心啊。”

    北野萧瞧了银姬一眼,半笑道:“有时为了保护一个人而不得不忠于另一个人。这个你可能不懂。”

    银姬沉默了。

    “银姬,听说你失忆了。”北野萧没有看向她,好像说的是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四哥,你觉的呢?”

    北野萧笑得很深,仿佛这天上有什么值得吸引他的目光,值得让他笑的。“你说你失忆了,你便是失忆了。你说你没失忆,那你便是没失忆。”偏过头深深地看向她。“你说的每句话,我都信。”

    “我说什么你都信?如果说我没有失忆,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虚伪?”银姬望向他地眸子,眸内盈光褶褶。

    北野萧伸手握住她的手。就这么睡着拉住她,再次看向夜空,“不会。人有时应该失忆便失忆,哪里有什么计较。”低叹道,“有时我也希望自己能失忆。那么我便会不记得心中的那个人。就不会为了她痛苦。不用眼睁睁地看着她进入别人的怀抱却无能无力。”

    银姬失神地看着他地手。有什么裂开了,一声响,碎成了数片。在她身体的各处游走,刺到哪便是哪。毫无由来的痛,痛得她连呼吸也是痛。

    “银姬,”对上她的目光,深深地对上,“如果我深爱着一个女子,但在她嫁给别人时我却没有勇气去告诉她,求她跟自己走。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懦弱?”

    银姬眨着湿润的睫毛,摇头:“不会,也许那是你爱她地一种方式。”

    二人地对望在一瞬间成了永恒。很多年后她和他都会记得今天地这次对望,有一种唤不出名的东西种在了他们的心里,顽固地扎根生长,拔也拔不掉。

    银姬最先收回视线,抽出了手,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小兔子会伤心地。”

    她的这句话他是懂的,他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你要我做的事我都做了。”

    “我知道……”

    天呐。他们都是她不愿意的伤害的人。却在很久以前就在伤害了,可她现在才知道自己是错的。可是这错入得太深,想改都已经无从改起。如果巨头三尺真有神明,可不可以还她一个心愿,那就是让她不要再接着错下去了!

    腰部一紧。她被迎面抱了个满怀。

    “银姬,”北野萧紧紧地抱住她,“这次我怎么也不会放手了!以前我没有勇气让你不要走,我每天都很难受,可是见到你幸福我就会满足。我不能看你受伤。这次你又回来了,我不能再让你走了。银姬,留下来,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银姬被震撼住了,震得全身发颤。她举起手想回抱住他,可是她不敢……“小兔子她……”

    “公主。”小兔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她含着笑,“公主,四王爷真的很爱你。”

    “可是……”

    “公主,奴婢和王爷什么关系也没有。我和王爷并没有成亲,王爷只是为了救我才散布的假消息。”小兔子突然欣喜地笑出声,“祝公主和王爷白头到老,长命百岁。”在银姬嗲嗔出声前赶紧躲进了屋内,还关上了门。

    “你个小妮子!”银姬羞得满面通红,作势要去和小兔子讨回公道,却因为还在北野萧的怀中而动弹不得。

    “银姬……”

    风徐徐吹过,饶是再冷,但经过了他们的鼻翼后都会发热。

    “我能和你在一起么?”

    北野萧闭上眼,用着他的整颗心说道:“能。因为我勾引了你。我很早就在勾引你了。勾引了很多年了,你一直没有发现。既然我诱惑了你,那么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银姬扑哧笑出了声。缓缓伸出双手放在他的背上。

    “银姬……”北野萧喜急了地亲吻她的发髻,喃喃不停地叫着她的名,“银姬、银姬、银姬……”

    银姬用力地搂住他。不知道这次她有没有做错。苍天啊,如果她做错了,可不可以帮她改成对的。因为她不想再经历一次“错误”了。

    屋内的房内,小兔子靠在墙上,呜呜地捂着嘴,身子慢慢滑下,最终抱膝呆在了漆黑中。

    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