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半壁江山山上情 上

    银姬陡然转醒,腹部一阵绞痛。苍白的脸上立即挂上了冷汗。回想自己也没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些该忌口的食物她都没吃,比如她今天就拼命忍住了没吃烤羊肉。难道是肚子里的孩子很调皮么?应该不可能,才两个多月,还没成形呢!

    她以前从没有享受过母爱,而到了这个世上只是享受到的母爱却犹如昙花一谢般。她定要给这个孩子她全部的母爱。因为她知道没有母亲的孩子是根草,长大后甚至不知道什么才是爱。寻找爱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需要的爱,是很可悲的。

    就像她才知道原来妹妹对哥哥的那种爱并不是那种爱。

    “银姬!”门咚地毫无预料地被推开了。

    “哥哥?”

    净一把拉起她,一脸严肃:“快走!”

    “为……”

    “有人杀来了!”

    银姬惊愕地与净上了马车,从客房跑到马车这么短的距离就已经让她冷汗淋漓了。

    “你怎么了?”净看她脸色不对立即把住了她的手腕,这脉一把立即就吓了一跳,“你哪里不舒服?”

    银姬闷声哼道:“肚子……”

    净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外面,这马车现在已经不能停下来了!擦了擦银姬额头上的汗:“阿银,你忍耐一会!”

    银姬艰难地点点头。整个人趴了下去,捂住肚子。

    嗖嗖----数道劲风自马车旁擦声而过。

    这声音让银姬煞白了脸。她认识这个声音!那个曾让她在生死徘徊过地声音!

    咚!

    什么东西撞上了马车,马儿惊吓地仰身嘶叫。马车被连带着差点翻了过来。银姬本来就腹如刀绞,被这么一折腾更是雪上加霜,差点要疼死过去。

    “阿银!”净拉住银姬的手,“你怎么样了?”

    “哥哥……”银姬吃痛地抓住他的手:“孩子……孩子会不会保不住?我不要!”指甲深深地掐入了他的肉里,“我不要!”

    咚!

    马车又被什么东西撞上了。马儿发疯般地前翻后仰。银姬的脸彻底失去了血色,拼命地张大嘴呼吸。可是手指还是紧紧抓住净不放。净是手腕留下了倒到血痕。

    净深深地看了银姬一眼,道看句“放心,不会的。”就掀开车帘飞了出去。车帘掀开的一刹那,银姬看到马车的外面有无数把银月弯刀正呼啸而来,而车帘落下地瞬间,似乎又把她和外面的世界隔绝了。

    马儿安静地狂奔着,再也没有“咚咚”的响声。

    “哥哥----”银姬无力地看着车帘,喃喃地唤道:“净……哥哥!平安……平安……”

    银姬疼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左手边伏着一个人。首先她第一件事就是去摸自己的肚子,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她还没来得及给他母爱呢!疼啊,怎么不疼了?疼了至少她还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啊!

    慌乱地摩挲着腹部,平坦的不能感应到孩子的存在!上苍啊。发发慈悲吧,她发誓一定会很爱很爱这个孩子。还给她吧!求求众位大神了!

    “银姬你醒了!”

    “我的孩子呢!我地孩子呢!”银姬大叫着,“我的孩子呢!”

    “银姬,银姬,你冷静一些。你的孩子还在。好好的在你地肚子你呢!”

    银姬闻言这才舒了口气。摸着肚子喜滋滋地笑了。她会很爱这个孩子的,就算所有的人都不爱,她一定会爱的。

    心中的大石落下后她才有功夫去打量四周。看了眼面前人地脸,惊道:“四哥,你怎么在这里?我怎么在这里?!”

    “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北野萧替她理了理她额前地碎发,“是那匹马带你来地,那时你只躺在马车里。净教主呢?”

    净?他……银姬急急抓住他的手:“没有他的消息么?”

    “出什么事了么?”

    银姬急道:“我们被人追杀,净为了保住我和肚子里地孩子冲出了马车。四哥你能不能去找找他!”

    “是什么人追杀你!”北野萧大惊。

    银姬的眼珠子闪了闪,最终摇摇头,放下拉住他的手:“不知道。”

    那圆月弯刀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北野弦,你是真的要对她赶尽杀绝么?连孩子也不放过!?

    北野萧给她掖好被子,“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

    “四哥,”银姬拉住他,看着他道:“四哥,我怀孕了。”

    “我知道。”北野萧说得很平静。

    银姬却是很苦涩:“你……你不要再喜欢我了。”

    北野萧拿下她的手,笑着道:“喜欢谁是我一个人的事。你好好休息吧。”

    银姬挣扎着抬起身子:“四哥,我不能和小兔子抢你。我希望她能得到幸福。”

    北野萧看着她却没有说话,拉开了房门正要离开,银姬又再道:“四哥,我的心里装了别人了。对不起,四哥。”

    “你心里装的是北野弦么?”

    银姬咬着下唇,重重地点头。每点一次头她的眼眶里的泪水就多一分。

    北野萧偏过头,坚定地道:“我说过我喜欢谁是我一个人的事。银姬,你好好休息。”说罢就走了出去,反手关上了门。

    银姬地泪一颗接一颗地落下。她安静地用手背擦干。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宝宝,妈妈是坚强的,会好好保护你的。就算没有爸爸你也会活得很开心的。大不了妈妈想办法把你带到二十一世纪,那里单亲家庭的孩子活得也很好,不会受歧视,不会被欺负。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净了,到现在都没有半点音讯。不知有没有安全脱身。若是他死了,她会一辈子内疚的。

    然而她在这个村子又住了两个月,净还是没有半点音讯,她知道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现在她地肚子已经凸显了出来。满满的快五个月的身孕,她都能感觉得到孩子在肚子里蠕动的感觉,很微妙,却很幸福。

    她和北野萧子那日之后就真的只像兄妹一样,那天的事谁也没有多说一句,心照不宣之时又仿佛她们一直就是这样单纯的关系。

    北野萧每天照样会去天上看看。而银姬会每天从屋里走到田里,当作是安胎,利于以后生产。

    如今已经是数九寒天,她因为是孕妇不能感冒。穿得很多,一层又一层,像裹粽子一样。

    这日她正在屋内烤火,突然外面沸腾了起来,又尖叫又有大喊大叫的。好像碰到了什么会吃人的怪物。银姬好奇地拉开窗帘。这一看整个人呆住了。

    村子被士兵包围了。

    好多地士兵把住村口。

    来抓她的么?银姬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门吱呀地打开了。北野萧戴着斗笠从田里迅速赶了回来,一看见银姬就道:“官府来人了。”

    银姬点头,慌道:“我们快逃吧。”

    北野萧拉住她:“他来了不是么!你为什么要走?”

    银姬此时也说不清。甩开他的手,慌忙冲进自己地房间,开始打包衣物和金银首饰,叫道:“四哥!我们时间来不及了,等他来了我们谁也逃不了了!我也说不清,但我知道我们不能死!”

    “银儿。”

    一声熟悉的好久不曾听到的声音传入耳际时银姬整个石化了。他来了。她僵在那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转身。满心的害怕恐惧。

    “银儿。”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就在咫尺天涯之间。他的呼吸她都能清晰地听到。

    “银儿。”北野弦看着她地背影,笑了:“你怎么穿了这么多?”伸手上前想抱住她。

    银姬一个打了个激灵,快速地闪开了,僵硬地道:“皇……上……”他总是很可怕,每次都给了她害怕地甜蜜再杀了她。

    “银儿,你怎么了?我来接你回去了。”北野弦大步上前,紧紧箍住她,“银儿,我好想……”手摸到她地肚子一惊。立即放开了手,这才注意到她略微高耸的腹部。“银儿,你的肚子……怎么这么大?”

    银姬仰起头,终于勇敢地回过身子,将自己臃肿地身子显现在他的身前,而然她看到了北野弦身后的四哥。他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你怀孕了?”北野弦试探地问道,看到银姬的默认后,大声叫道:“这孩子是谁的!”转身看向的却是北野萧。

    银姬心哗啦啦地碎了,她能够听见心碎的声音。他竟然会条件反射地觉得这个孩子会是别人的。就算她现在告诉他孩子是他的,他必定也会不信,因为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疑惑,人一旦有了疑惑就要花上几年乃至几十年才能去消除。

    “这孩子是谁的!”北野弦近似发狂。看着银姬从他的旁边走了过去。

    “你不是已经怀疑了这孩子是谁的么?”银姬忧伤地看着他。她这样说既是带着死心,又是带着惩罚。

    北野弦凝望着她,再凝望着她身后的北野萧,头嗡地一片哄鸣,头疼欲裂,爆炸似的疼痛让他更加发狂,红了眼睛,近乎发疯。指着他们道:“杀了他们!”

    北野弦的一声令下许多士兵都拔出了刀。明晃晃的刀映得人的脸一片惨白。银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连累了四哥了。她闭上了眼睛准备挨上一刀时,手却被牵住了。这只手她知道是四哥的。

    喜欢谁是我一个人的事。

    这一刻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她甚至在想若是自己死了会不会又一次的穿越……

    刀起----

    她瞬间做好了挨疼的准备,但是耳际却听到了一声哀嚎。忙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净站在了他的面前,一身的红衣。

    “哥哥!”银姬大喜。

    “快走!”净拉住他们向外走去,门外停了辆马车,银姬和北野萧上了马车,净在后面断后。这些士兵哪里是他的对手,三四下就溃不成军。净驾了马车,快马加鞭。

    “小兔子!”银姬发现少了个人,“哥哥,快停车,小兔子没有上来!”

    净往后看了看追兵,重重地抽了记马鞭,“没时间了。”

    “可是小兔子!”

    “以后再说!”

    银姬哪里容得了以后,掀开车帘就要跳下,可是一把圆月弯刀生生地把她吓住了。很快就有两名净教徒从四面八方飞出,与他们车后的黑衣人缠打于一片。北野萧紧紧抓住她的手腕,大喊:“银姬!”

    银姬脸色苍白地跌落在马车内。车帘遮住了外面的一切。

    从今天起注定了她逃亡的日子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