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江山情别儿女意 下

    是夜很静。月明如水。

    银姬将孩子背在身上,将手里的五爪银钩往屋顶一甩,借力登了上去。好久不曾飞檐走避了,因为生疏和生了孩子的缘故手脚使不上力气,但毕竟是有些底子的,折腾了半个时辰终于攀了上去。

    站在屋顶上,看了眼还熟睡的孩子,飞身跃走。

    然而远处遥遥地看着两个人,将银姬的一切动作都看如眼底,却没有上前阻止,就这么看着。

    “皇上你不追么?”净依旧是一身妖娆的红衣,似笑非笑地收回视线,看了眼北野萧后又转头看向离自己很近又很远的圆

    北野萧的眼底跳动了一抹哀伤,深深地种在瞳孔里,然而他沉重地闭了眼,将手里的一把玉扇放在额上,挡住他的黯然。喃喃地道:“不了,寡人终究是留不住她。”

    伤心的话语随风飘散,碎了一地。

    月亮很亮,将世间的百态牢牢地尽收眼底,却无动于衷。

    净拍了拍他的肩:“你是放手的太多啦,皇上。”

    北野萧苦笑着摇摇头,张开那把玉扇置于胸前,却是不扇:“她感到幸福就好。寡人……寡人会等……”

    净的眸子微微地晃了晃。许久后的一声沉叹后对北野萧作道:“请容我就此告别。北野萧不解地看着他:“你要走?”

    “是。”净点点头,“阿银已经知道她要的是什么了。我也终于可以离开了。”

    “可是净爱卿……”

    净垂下了眼睑,抱拳道:“皇上放心,我这次回去就立马解散净坛教,从此世界上不会出现净这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净坛教地杀手。”

    北野萧拿着扇子的手一顿。急急地道:“寡人不是说这个……”

    “皇上保重,后会有期。”净右臂一挥飞纵而去。

    “你是不是也爱着她!”北野萧冲着他远离的方向喊去,从他说“后会有期”时他就开口问了,可是净的身形太快,几乎是须臾之间就消失了无影无踪,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答案。

    啪啦——

    将扇子合上,双手握着扇柄,看着近身处的圆月笑了。又是“啪啦”一声打开。北野萧又恢复了往日地风流倜傥,轻摇着扇子,扇坠一摇一晃。从远处看是那么的潇洒无忌。然而当你拉近了与他的距离,会发现他的眸子中流动着一种晶莹的物质,在月光之下一闪一闪的,像他的扇坠一般。

    净只飞出了百余米,站在一棵粗大的老树的数枝上,靠着树干,长叹不已。虽然走得急。然而刚才北野萧的话他是听见了地,一字不落。他爱银姬么?那是当然,他是她的亲哥哥。

    “如果我不是她的哥哥……”暗淡地低下头,“那该多好……”

    红色的身影只有这么一刻恍惚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抓住就消失殆尽。不留痕迹。

    银姬跳出了皇宫的最后一层宫墙,一辆马车徐徐驶来,在她的面前停下。银姬撩开车帘钻了进去,马车又徐徐地开动了。

    银姬将背在身上的孩子解开。放在手腕中,幸好在他喝地水中放了些安眠的药,不然刚才飞檐走壁的时候醒了大哭就糟了。拍了拍孩子,又掀开车帘,对着赶车的马夫道:“李公子,谢谢你。”

    李公子甩着马鞭抽打着马儿。听到银姬的话微微一笑。“何来感谢,若是感谢也是我该感谢。当初是公主你赎回了在男馆中地我。”

    “李公子,我不是有意隐瞒我的身份的。”银姬知道自从四哥被拥簇着为民请命的时候他就不再理自己了,有时就算面对面碰上了也会刻意地避开,她隐约地猜到他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才会如此的。

    “那是你的秘密。驾——”李公子马鞭一挥,马蹄咚咚地在冷清凄凉的街道上快速奔过。

    银姬沉默了一会儿,勾起嘴角,笑道:“你以后会住在哪里?我有空就去看你。”

    “我大概会住在一处山谷之中,与世隔绝,不问世事,孤独终老。”李公子沉静地答道。

    “你可以娶妻生子啊!”银姬听到他的最后四个字很不是滋味。

    孤独终老……

    李公子嗤笑了一声:“就我这副残花败柳地身子还有哪个姑娘会要!”

    “怎么会没有!你长得这般俊俏,这些美女还不把你家地门槛踏破了!”

    “……那么你会么……”

    沉寂。

    沉寂……

    银姬愣住了,试着几次张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拒绝又该怎么拒绝才好?难道就装听不见,或是以一句“你开玩笑”结束这个话题?

    “我是开玩笑的。”很久之后李公子淡淡地开了口,有一种强笑地味道,“你别不是当真了吧!呵呵——呵……”到了下面却怎么也笑不下去了。

    “胜花呢?”不知道为什么银姬就特别想问这句,脑子里除了这句也没有别的了。胜花不是喜欢他么,宁可放弃男儿之姿。

    “哈哈哈——”李公子大笑出声,转瞬又变成了狂笑,按着肚子几乎要笑得断气了。

    马车依旧在夜色中行驶。

    “你、你误会了吧。”半晌,李公子才端坐好身体,却怎么也收拢不住笑意,“他有次和我打牌,当时定的赌注是输的人必须易装成女性一年,就算是睡觉也不许脱。他后来输了,不服气,就故意在人前恶心我!”

    “啊?”银姬有些傻眼了,原来只是赌注啊!她还一直以为……

    李公子接着道:“他此刻指不定揣着银子在哪处买了栋屋子和一群女人厮混呢!他说他以前是做叫花子的,没有女的正眼瞧他一眼,他现在发达了定要那群女的都争着舔他的脚趾。”

    “这个混蛋。”银姬低声咒骂道,有钱了就敢玩弄女性?!看她不教训他一顿!正当她要开口问那王八蛋在哪时马车一个转弯,银姬没坐稳堵在喉咙的话便在措手不及中硬生生地吞了下去。等扶住了身子时看见李公子在夜色中的背影,想到他所说的“孤独终老”便忘了刚才想说之话。

    她坐回到里面,躺在孩子的身侧,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苍天啊,这次她只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能不能给她一次她想要的幸福?这一次,就这一次!以后她都不会要求这个了!真的就一次,行不行……

    她和李公子一路都相处很融洽,谁也没有再提那晚上说的话。路上也很平安,并没有士兵拦截。她已经走了三天了,四哥应该早就该知道她离宫了。她此刻对远方的人只能道一句:四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