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TranLoad}

大结局

    最终决战来得比任何人想象中的都要快,他们所在的山洞几乎是在天亮之前就遭到了大量蚂蚁的袭击。并不是多强的蚂蚁,却多到让人惊骇。但被袭击者却没有组织袭击者所料的惊慌失措。

    “嘿!那叫琅邪的小姑娘料的还真是准!这群蚂蚁果然很快就来了!”

    “哈,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瞧你兴奋的!现在还是好好的把这些畜生们解决多些的好。”

    听到猎人协会里某大叔十分爽朗的声音,某个强化系强人一脚踢爆了某路人蚁的头后轻松的说道。但那只是看似轻松罢了,被那么多蚂蚁围攻,就算对方只是蚂蚁里等级最低的小兵,却也是实力不赖的。一次对付那么多,还是会让人感觉吃力。

    话说几小时前,空气中风元素的异动引起了琅邪的警觉,她面色如常的说着错误的情报,直到感觉那个异动离开才操纵风元素将山洞中的声波全都阻拦。说出她刚才的发现以及推测。

    小空所拥有的石化之眼其视角并不是一百十度,而是一百五十度。至于她的石化之力的有效距离是三十五米,而不是二十米。得到片段消息的蚂蚁王护卫队,必定会在今夜就采取行动。企图在乱中就将关键人物小空给解决了。

    可它们万万没想到,近卫队里隐藏能力最顶尖的猫女竟会被发现,更没料到身为特殊能力者的小空……她的近战能力即使是在这些精英之中也是拔尖的。

    猎人协会的精英们很快就变换了对策。既然蚂蚁已经发现了他们,也发现了他们的意图,那就干脆将计就计,一方面令连同琅邪在内的几个无论是隐藏能力,抑或是速度都很不错的人和小空一起提前出发去寻找蚂蚁王的所在地。 另一方面令一些诸如窝金信长一类的强化系高手和大部队一起留下来,抵御蚂蚁的突袭,尽可能吸引更多的,来自蚂蚁王近卫队的进攻。也装作那个拥有特殊能力的小空还在这里的假象,在不知不觉中暗度陈仓。

    由于蚂蚁们并不知小空究竟是长得什么样,只是通过山洞内的对话知道她是个平时闭着眼睛,看起来像个瞎子一样的年轻女性。假扮小空的这一重担就落在了后来加进来的比斯琪身上了。没办法,谁让这里的年轻女性虽然不少,光旅团里就有玛奇,派克和小滴。可听过小空那抽风般的声音,有点智力的就不会相信玛奇这样的冰山美女,派克这类性感成熟女性,又或是天然呆的小滴会是那个拥有石化之眼的小空。

    为了种族大义,性格脾气隐形火爆的比斯琪无奈之下也只得在西索“轻薄的假象”帮忙下伪装成盲人,驻守在这里。

    至此,和小空一队,帮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侵入到蚂蚁王所在寝宫的人有:尼特罗,伊尔迷,杰诺,琅邪,芬克斯,飞坦,玛奇,库洛洛。

    暗杀世家的人自然对于隐蔽和一击必杀有他们自己的心得,来自流星街的人自然在这方面也弱不到哪里去。至于琅邪……已经可以自身元素化的变异人跟过来完全就不需要理由。战场上的瞬息万变没有任何人能够料到,但他们所要做的却是十分简单的事——找到蚂蚁王。在那之后,除了飞坦以外的人帮忙拖住留守的近卫队成员。速度方面最有优势的飞坦和小空则负责对付蚂蚁王,在极近的距离内使用石化之眼。必要的时候……飞坦需要帮小空挡去致命的一击。

    这是他们的全部计划,简单得几乎只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却进行得异常惨烈。自尼特罗,杰诺而下,无一不身受重伤。琅邪的御魂剑不断的改变属性以弄出更大的动静,不要命的打法实在是令人很难不去怀疑她是否有再生的技能所以才可以对自己这么狠。

    旅团的成员们也是首次让人看到这么惨的样子,似乎是回到了在流星街最黑暗的那段还弱小着的日子。而飞坦……却真真正正的履行了计划中所设定的。在蚂蚁王从两人的速度中反应过来攻击时挡在了小空的面前,后又被蚂蚁王拽在手里企图挡去已经睁开双眼的,小空的石化之眼。

    本以为……飞坦会代替蚂蚁王被小空所石化,被小空亲手杀死。却没曾想,在那样的关头,金为小空治疗多时都没有彻底起到作用的封印,在小空的意念下完成了……

    那是小空来到猎人世界后看到的第一抹色彩,却是被猩红给染脏的黑色。在看到飞坦脸上那抹难以察觉到的笑的时候小空就知道,金大叔所谓的造化已经到了。可为什么……能看见了,她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呢?

    “笨、笨女人,不要哭了。本来就丑,哭起来更、更丑……”

    被蚂蚁王击中后几乎全身的骨头全都粉碎性骨折的飞坦一边咳血却还是扯出了一个难得一见的笑意,可这笑意却令小空的眼泪更加无法抑制。虽是被涌出的泪模糊了视线,帕兰古斯一族的战斗本能还是令小空立刻抽出了“阿德兰之刃”,像刀子切开豆腐一般破开蚂蚁王的缠,以其怪力硬是令蚂蚁王赔上了抓住飞坦的手臂。在那个瞬间小空一咬牙将已经好像破布娃娃一样的飞坦打到另一边琅邪所在的地方。而后……使出“凝”的小空看向蚂蚁王。

    领导着一个种族的枭雄即刻成为石像……

    接下来的事,虽然麻烦,但得益于猎人协会几乎倾巢而出,失去了精神支柱的蚂蚁纷纷被各个击破。强化系五大念能力者之一,与金一起制作贪婪大陆并负责“大天使的呼吸”这一卡片能力赋予的念能力者也在尘埃落定之后为因此次行动而命悬一线的人治愈伤口。

    一切就此尘埃落定,猎人协会也就此元气大伤。琅邪和小空因此成为猎人协会的挂名散工。当然,这是后话了。琅邪在这次行动中杀红了眼,经此一役,这个不具有一丝一毫念能力却拥有自然力的传奇人物在念能力中彻底出名。参与了这次行动而没有拿取一丝一毫报酬,甚至连猎人协会说要解除对他们的通缉令以作为报答都只是一笑了然的幻影旅团也变得亦正亦邪起来。

    当然,在那之后没有漂白的他们也继续干着烧杀抢掠的正事,幻影旅团那彪悍的人生根本就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任何人理解。

    库洛洛那个看起来比谁都要有气质的盗贼头子在那次事件中也受了重伤,从未有过的狼狈,可唇边的那抹笑意却始终未有离开。直到,那个金发,灰蓝色眼眸的女孩再一次的离开。

    “为什么?”

    看透了琅邪眼中那抹从未用心掩饰的爱,库洛洛疑惑了。明明爱着,却为何不肯留下来?

    “因为我要的不仅仅只是喜欢,可你给的……恰好只能是喜欢。在你的眼中,一旦和旅团相提并论,我就什么也不是,我就是可以随时抛弃,利用到榨干所有价值的棋子。是,你很会演戏,但你终究是库洛洛·鲁西鲁。你为我编制的这个梦……很美。但,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说着这一句话的时候,琅邪背过了身,并没有看库洛洛,像是在回忆什么一般。

    “那你呢?你是不是从头到尾都在演戏?”

    并不需要说得更明白,两人的默契可以使得他们知道,这……指的是什么意思。听闻此言,琅邪转过身,脸上带着她所能给予的,最美好的微笑,像是在回味最初爱上的感觉,又像是在给自己所爱着的,却又永远都得不到的那个人最后一个忘不了的画面。

    “不,我想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

    女孩微笑着的画面,揭开了两人日后长达数十年的追逐游戏。多年后,这两人纷纷为念能力者光明面与黑暗面的传奇人物。却是各自以两人自己的方式上演了一出出胡作非为的戏码。

    库洛洛和琅邪。一人到最后都是那极恶盗贼幻影旅团的首领。一人虽是亦正亦邪,却也一直被金那一派的念能力者致以敬意。他们丝毫不避讳两人非同寻常的关系。在那一场场追逐游戏中,两人虽是谁都没有得到了谁,可琅邪却终究如她所愿的成为了库洛洛自心中最特别的存在,谁都不可取代的存在。

    光与暗,终是在淡淡的惆怅中交织出了潇洒快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