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大结局)

      时间滴滴答答地流逝,日期一天一天地变更。

      拐到两个小小宝贝,飞坦和欧阳凌薇之间的距离,显然要比库洛洛、侠客近得多。

      

      九月的午后,秋高气爽,风清日朗。

      优路比安大陆东边有一座阔阔绰绰古香古色的日式建筑。庭园面积很大,园木修剪得整整齐齐,一片落叶也没有。松树、桂花树、樱花树、海棠、杜鹃,风姿绰约长得正盛。树木之间有弯弯曲曲的泉水流过,显得清清凉凉的。空地上长满绿茵茵的青草。

      

      进得别墅的门去。门厅样式非常考究。客厅天花板高高的,空间大大的,气氛暖暖的。大敞四开的窗口时有清风吹来。洁白的窗帘悄悄摇曳。风夹带着海洋气味。

      浅紫色组合布艺沙发上仰躺着一个女子。身穿白色睡衣。脸上盖着一本《80个经典童话故事》。绸缎般顺滑的银色长发垂落在松木地板上。一室安静。只有鸟叫声从打开的窗户传来。

      

      今天的天气也是好得万里无云。

      适合睡觉。

      适合喝茶。

      适合会友。

      低低的和式木门滑动声音响起。有个修长的身影从门厅口进来。他穿了一件黑色低V领针织薄衫,同色系休闲长裤。飘逸顺滑的黑色长发,散落在肩上。比以往多了几分尔雅,还有性感。

      大概是听到门开的声音,在沙发上安睡已不知几时几许的女子,动了动。

      书本斜斜地从她脸上滑落,‘啪!’的一声,掉在地板上。

      女子似乎没有睡醒,眼神茫然地看了来人一眼,说话带着鼻腔,软软的:“回来了。”

      

      “嗯。”伊尔迷径直朝女子走来。脚步很轻也很快,以至于到了沙发近前,还微微带着风,飘起女子柔软的刘海。

      “怎么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女子闭着眼,嘴里含含糊糊地道:“唔,本来在看书的,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睡在这里太凉,盖的东西都没有,我抱你回床上睡吧?”

      

      女子懒洋洋地伸手,从头顶拽过一只乳白色的泰迪熊,搂在怀里,“这样就有了。”

      看她无所谓的样子,伊尔迷紧紧地绷着脸:“薇薇。”

      伊尔迷努力维持冰山的形象,但绷了一会,口气又软下来:“你啊……总是这样,叫人放心不下。”

      “呃——”欧阳凌薇揉着眼睛,大概是清醒了些,声音清澈不少:“我这不是挺好的。”

      

      听到这句话,伊尔迷气不打一处来。

      哪里好了?

      那个强大如神魔的人,身体已经差得不能安安生生睡觉,哪里好了?

      那个同西索打得不分上下的人,而今走几步路都容易跌倒,哪里好了?

      再想到半年前,西索突然告诉自己这个地址……

      伊尔迷气得有种把欧阳凌薇翻过来打一顿屁股的冲动。并且,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欧阳凌薇先是错愕,接着意思意思挣扎两下,就不动了。

      哼!这种事,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反抗得太激烈反而会被打更惨。嗯——说不定还会触发隐藏剧情。比如,打着打着打出爱的火花什么的。然后干柴烈火什么的。偶像剧都这么演的。要引以为戒!

      更何况,打得又不重,就全当臀部按摩吧。嗯,最好顺便把背部也按一按,躺太久,酸疼酸疼的……

      

      足足打了七八下,伊尔迷才回过神来。这一刻,他的心在怦怦的动。他心想:幸好薇薇趴着的,看不见自己的窘况。尴尬!很尴尬!说好听点,是在体罚不听话的妞。说不好听点,这是在耍流氓!毕竟大家都是这么大的人了。不过,这触感,柔柔的,软软的。手感真好。

      这么想着,伊尔迷发现自己如同鬼迷心窍般已经在那个柔软部位捏了两把,呃……

      这回真的在耍流氓。

      

      “那个——”欧阳凌薇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伊老师,学生犯了什么错?”

      欧阳凌薇原本不想出声的。伊尔迷把自己抓来当小孩子打,她表示可以理解。小伊气自己不是一天两天了,多多少少得让他排解一下……

      

      其实,她认为,以小伊的性子,应该忍得更久一些才是。唉,自己也不是故意要做出这等吓人的事。这也是没办法的呀。

      一来,母舰的能源只够启动一次。如果启动到一半又停下,岂不是浪费。而且,每个时空都有它自身的法则,外来者若是没有强大到与之抗衡的东西,就会被时空法则毁灭,那可是真正的形神俱灭,前辈的本源生命已经弱得快无法抵挡时空法则,必须送她回去。

      二来,后来想到,将本源力量全部外放,和母舰的能量聚合在一起开启时空通道,也不失为留下的一个法子。本源力量都没了,自己情绪再不稳定,想做点什么也是有心无力的事。虽然这个法子凶险了点;虽然没有本源力量和子舰的保护,自己逃脱时空漩涡的几率低得为零;但总归有希望不是?

      当前面的路是黑的,心怀希望才能走远,走远了总会有光的,不是?

      

      当初,一番深思熟虑后,欧阳凌薇决定托西索帮忙。她想,库洛洛是不能找。谁知道自己没力量了,库洛洛会把自己怎么样。事后肯定无力改变容貌气质这些,库洛洛把自己收进玻璃柜内也不是没可能。侠客肯定瞒不过库洛洛,也不能找。飞坦……直接pass,这要选他不就是自己送上门,请君随意……

      至于小伊,他根本不会配合自己。想必在小伊看来这个世界也好,那个世界也好,首先要保全的是自己活着。

      

      欧阳凌薇又想到西索刚把她送到这里休养的时候。那时她连最简单的开口说话都已是办不到,样子悲惨得不能再悲惨。她还记得,听完筱藻一丝不苟的答复,西索‘啪’地一下摔门走了。

      筱藻说:“这个时空的能量非常充沛,但能量形式过于原始,本体受损严重,根据计算在五十到两百个地球历之间恢复,有百分之十五的误差。”

      筱藻还说:“这种脱逃时空漩涡的方式,理论上只有千亿分之一成功几率。”

      

      欧阳凌薇知道西索是真的怒了,不是气自己没能力履行承诺,而是气自己没有告诉他危险到如此地步。小伊也是这样,两人刚见面的时候,她正在檐廊下晒太阳,听音乐。他那天也是跟今天一样,一身黑色休闲打扮。那时背着灿烂阳光的他,大踏步走向她,耀眼得仿佛要长出金色的羽翼,天使般帅气。

      她记得,那天在阳光下,清风中,她被他平静的目光盯得发麻,只得干笑一声: “小伊,我挺好的。”伊尔迷也是毫不客气地转身就走,‘啪’地一下摔门进屋子里去了。

      欧阳凌薇则是无奈地望天。她是觉得自己这副样子比之四年前,真的好太多太多……

      人要懂得知足。人生路上的所有选择都要付出代价。

      活着,这就真的挺好。

      更何况,在未来的人生里,有两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在未来所有的欢乐幸福中,有原以为再也见不着的人。

      她真的很满足。

      

      ……

      ……

      

      就在欧阳凌薇左思右想,神游太空期间,伊尔迷的手循着她的背脊,由下而上摩挲起来。

      欧阳凌薇被酥酥-痒痒的感觉拉回正在远游的神思。感受到后背有温热的大手打着圈儿渐渐往上按,她有点呆。

      这是什么发展趋势……

      “这个——小伊——”

      “嗯?有事?”尾音略带上扬。

      “……”欧阳凌薇一时不知该做何种反应。

      有事?!你按着我摸,你问我有事?!

      

      偶像剧什么的,是演出来骗小孩的!欧阳凌薇很悲愤!面对‘暴政’,乖乖就范的,果然是傻瓜!

      欧阳凌薇手忙脚乱地想要翻过身坐起来。可是,被人摁住。

      欺负人!

      如今,就算是水水也能轻而易举地制住她,更别说是小伊。显而易见,小伊这是打定主意不停手。

      欧阳凌薇被他弄得紧张起来,连忙扯过泰迪熊盖在自己背上,试图阻止那作恶多端的手。“小伊,我突然觉得好困……嗯,让我再睡会……”

      “睡吧。”伊尔迷手上动作未停。时急时缓,时轻时重,细细抚摸欧阳凌薇后背每一寸肌肤。

      ……叔可忍我不可忍!欧阳凌薇将手伸到背后,一把抓住伊尔迷的手腕。

      伊尔迷轻轻地挣脱开,又开始抚摸她的锁骨。“不是说困?快睡吧。整天躺着不动,肌肉很容易酸痛。我帮你按摩按摩,会睡得更香。”

      

      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按摩也不用把手伸进衣服里吧!”欧阳凌薇愤怒地睁开眼,发出的声音却绵软:“你在调戏我!”

      “错。”伊尔迷的声音中泄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不是调戏,我是在调情。”

      “……”算你狠!

      

      薇薇这样子也蛮好的,好看又好欺负!伊尔迷大大的猫眼眨了眨。屈臂把欧阳凌薇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低头,亲亲她的唇,又作势要去解她睡衣的扣子。

      “……”没见过耍流氓耍得这么光明正大的!欧阳凌薇气结。

      瞪瞪瞪,欧阳凌薇狠狠地瞪!没办法,她现在就剩下眼神最具有杀伤力。

      伊尔迷垂着眼睑,不急不缓地解着欧阳凌薇白色睡衣扣子。

      解到第三粒的时候,欧阳凌薇急了:“小伊,小伊!”

      “嗯?有事?”

      “!”平生第一次,欧阳凌薇有种吐血的冲动,憋了半天,她憋出两个字:“没事——!”

      身体反抗,无力。言语反抗,可以预见——无效。那只能说‘没事’了……

      欧阳凌薇心里小泪横流,兀自感叹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伊尔迷在欧阳凌薇的锁骨边种下一颗红艳艳的草莓,“薇薇,这个成语真的是这么用吗?”“不然怎么用?!”

      “虎落平阳,那你岂不是母老虎?再说虎跟犬也不是同一物种,我跟你是。”

      “……”什么暧.昧、不安啊,转眼间统统化为囧字。

      欧阳凌薇用泰迪熊拍打着伊尔迷的后脑勺。“伊尔迷!你今天短路了吗!”

      伊尔迷任欧阳凌薇闹着,扣子解开第三粒后,没有再继续解下去,只是专心致志地吻着她的锁骨,种着草莓。

      这种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门铃‘叮咚’‘叮咚’地响起。

      

      “小伊,我去开门。”

      伊尔迷抬起埋在欧阳凌薇肩上的脑袋,视线下移,满意地看了看她白皙肌肤上的唇印,再从容地帮她理了理头发。

      “嗯,去吧。”

      

      欧阳凌薇如蒙大赦。生怕伊尔迷反悔般,立马站起来,光着脚,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跑去。

      她一时没有心思去考虑,门外是谁。其实她想得到的,家里几个人回来,都不会去按门铃。伊尔迷知道是谁,却懒得说。该来的总要来,挡不住啊……

      

      是谁说的呢,离开,让一切变得简单,让一切有了重新被原谅的理由,让我们重新来过。

      她和他们之间的故事,在门开的这一刻,刚刚开始。

      

      ——全书完——

      

      后记

      

      写到这里,《美色三加二》基本上就算完结了。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生活下去,还是终将各自天涯,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欧阳凌薇和小家伙们最后何处何从,侠客等人是否能长生,那也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总之,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而我们的故事讲到这里就已经结束。

      

      能敲下‘全书完’三个字,现在想来真的很不可思议。一路上,无数次坑文的机会,都被我‘错过’了。在这里,我由衷地感谢陪我走到今天的朋友,是你们的留言给我动力,没有你们的鼓励和支持,我早已把你们埋在坑里,自己也不再前行……O(∩_∩)O

      

      再说说遗憾的事情。太多!数不过来!但,最遗憾的莫过——写到最后,西索的剧情被我砍掉;还有飞坦的剧情,那个柔弱得如同稚龄孩子的飞坦也被砍掉。预计35万字,27万完结。因为,我发现啊,最近越写越慢,再不完结,结局就会变成那天边的浮云……

      

      这也是因为,当初在拿笔之前,对于这篇文,我完全没有想过大纲、计划之类的东西,就是某天看完花大的…龙套生活,不可抑制地爱上了猎人中这些人物,然后,心血来潮之下自己也想写一本。好吧,既然想了,那就随便写吧,反正是自娱自乐来着。以至于剧情基本上想到哪写到哪,导致后期写得非常吃力。

      

      嗯,最后,是关于下一个坑的消息。我已经想好了。题材还是猎人。我会先写点存稿,11月份再开始上传。我会努力弥补这本书留给我的遗憾。也希望自己写作水平能提高那么一点点的同时可以带给大家更多的快乐。

      那么,我的朋友们。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11月再见!

      

      2010年10月初完稿

      2011年4月修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