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拳之敌(四十六)突破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少年脸上恍惚而神秘的表情,为他增添了几分非人的气质。

他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所控制,或者说,真有来自更高维度的神魔,降临到他孱弱的身体里。

这样的气质,令那些气势汹汹想上前质问他的狂信徒们,都感到莫名心悸和恐惧,忍不住想在少年面前跪下,膜拜他的脚趾。

更别说,少年扛着的三联装重型火神炮。

这支来自更高维度的超级武器,其长度已经远远超出背篓可以装载的极限。

就好像少年的背篓连接着异度空间,能从里面无限抽取出地狱中最致命的凶器。

而这具绝世凶器的表面,既看不到半个齿轮,也没有丝毫接缝,更没有半缕“嘶嘶”作响的蒸汽。

乍一看去,并不像是狂信徒们所熟悉的,机械妖和蒸汽魔的造物。

却在银光闪闪中,萦绕着凌驾于机械和蒸汽之上,毁灭性的破坏力。

在他们对面,横跨大河的城楼之上,数百名弓箭手已经绷紧了弓弦,搭上了羽箭。

其中一半羽箭上,还包裹着沾满油脂的布条,被火把点燃,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箭。

火光映照之下,是铁拳军的军官们,虔诚,冷漠而残忍的面孔。

在他们身后,另一名拳神殿大祭司高高举起了拳头,眼看就要重重落下,万箭齐发,将这些妄图亵渎真神威光的妖魔邪祟统统杀死。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就连大河中滔滔的波纹,都被双方紧绷到极限的杀气挤压,凝固成僵硬的涟漪。

所有铁拳军的嘴角,都勾起冷酷的笑意。

所有狂信徒的瞳孔,全都收缩到极限。

拳神和蒸汽之神,仿佛都透过漫天乌云,冷冷凝视着人间的激斗,就像是两名棋手,紧皱眉头,居高临下,看着几枚至关重要的棋子,发出无声的碰撞。

拳神殿大祭司,终于挥动他的拳头。

然而,在他的手臂还未落下之前,恶魔降临到体内的少年,已经抢先扣动了扳机。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璀璨花火,再次如恶魔的狞笑般绽放,灼伤了所有人的视网膜,也把他们的耳膜都撕扯得七零八落。

刹那间,无论铁拳军还是蒸汽军,视界之内的一切,都从橘黄变成赤红,又从赤红变成惨白,再从惨白变成仿佛永恒的黑暗。

他们都变成了瞎子,只能听到耳边传来春雷炸响般的轰鸣,感知到万马奔腾的震动,随后就是十八层地狱般凄厉的惨叫。

有什么东西被炸上了半空,又在半空分崩离析,如同熊熊燃烧的天女散花般落入大河中,河水都被煮沸,发出“嗤嗤”之声,冒出一缕缕夹杂着浓烈血腥味的白烟,刺激着他们的鼻粘膜,打出了一个个大大的喷嚏。

喷嚏过后,仿佛永恒的黑暗,终于再次被惨淡的鲜血和狂暴的火焰,勾勒出了模糊的线条。

鲜血淋漓的线条,组成一幅不可思议的场景。

蒸汽军的狂信徒们吃惊地发现,横亘在大河之上的城寨,已经消失不见了。

整座城寨都被格斯轰飞到了半空,变成燃烧的碎片,和铁拳军还有大祭司的残肢断臂,“噼里啪啦”地跌落下来,烧红了整条河面。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铁拳军,全都变成了煮熟的烂肉,即便有人将血肉之躯修炼到如钢似铁的程度,面对火神炮的轰击,也只能将在劫难逃的死亡稍稍推迟几分钟,顺便令自己承受更多非人的折磨。

就连拳神殿的大祭司,都被轰爆了半边身子,在湍急的水流中一沉一浮,除了瞪圆血染的独眼,朝蒸汽军的船队发出惊骇交加的光芒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封锁河道的铁链,也被火神炮的狂轰滥炸,炸得寸寸断裂,甚至熔化成了废铁。

埋伏在河道两侧的铁拳军、弓箭手,全都目瞪口呆,如泥胎偶像,半天回不过神来。

所有幸存者的身体乃至灵魂,都被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力量抓住,他们都感觉极度窒息,仿佛空气也在刚才的烈焰蒸腾中,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唯有河水仍在奔流,带动船队撞开城寨的残骸,碾压焦头烂额的伤者,突破拳神殿大祭司精心设计的陷阱,一路势不可挡地朝下游冲去。

大河两岸的弓箭手,兀自沉浸在格斯手中释放出来毁天灭地的力量震撼之中,信仰一寸寸崩塌,久久回不过神来,却是忘记向河道中央开弓放箭。

当然,就算他们尽忠职守,现在船队仍在河道最中央,距离两岸有上百米,以他们颤抖不停的双手,箭矢也不会有多少力量和准头,根本拦截不住这支拥有恶魔庇护的船队。

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支载满了残兵败将,眼看刚刚就要被一网打尽的船队,如离弦之箭,扬长而去,消失在茫茫黑夜里。

直到船队的最后一盏灯火被黑暗吞噬,大河两岸才有弓箭手支撑不住,终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张开嘴巴,无声地尖叫起来。

……

格斯清醒过来时,发现乾元城和大河上燃烧的城寨,都被他们远远抛在脑后。

船队已经驶出数百里去,在这个通讯落后的年代,乾元城几乎没办法将邪道徒突围的消息,这么快传递到他们的前方。

所以,暂时是安全的。

格斯稍稍松了一口气,再看周围,他发现几乎所有狂信徒,都用敬畏而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刚才想上来质问他,又被他一脚踹开的那名狂信徒,更是跪在地上,跃跃欲试,想要上前亲吻他的脚趾。

就连他的姐姐格蕾,都一副不认识亲弟弟的模样,直愣愣看着他——以及他手里的三联装重型火神炮。

格斯动了一下火神炮。

所有狂信徒立刻发出“啊啊”的喊叫,不少人面红耳赤,更多人流下了激动的汗水和泪水,一副蒸汽和机械之神降临眼前的模样。

格斯将火神炮重新塞回背篓——更准确说,是请背篓里,蛰伏在蒸汽球里的恶魔吕轻尘,收回这具来自更高维度的武器。

狂信徒们都发出有些失望的叹息,却也不敢违逆“圣子”的意志,见到偌大一支火神炮都消失在小小的背篓里,看着格斯的眼神愈发崇敬和畏惧。